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漫威亂舞企劃」 明石國行和結城緒希 人設

語參加了「漫威亂舞企劃」,大家有空也可以來看看啊⊙ω⊙

想要知道更多詳細資料,可以按「漫威亂舞」這tag看看。

語的人設如下:

結城緒希,Elaine,日美混血兒
歲數:17歲
種族:原是變種人,但因被兄長封鎖了童年的記憶,到現時為止也忘記了自己是變種人,認為自己是人類。
能力:第六感應,擁有非常靈敏的超級感官和有預知危險的能力。
詳細描述:在普通情況下,能力只能感應到有危險以及該危險的程度與大致的方向,無法確切表明危險是怎麼發生的,但是若然集中能力,便可以透過感觀探測 附近人和物的動態,如同透視一樣,範圍不限,取決於她想要深測多少範圍,使用範圍愈廣,消耗精神力量愈多;此外,亦遺傳了母親的一點催眠能力,能短時間對對方進行催眠,但因為只是母親的一點能力,沒法發揮最強效果,在使用的同時,會有反噬後果,身心功能變弱。
所在基地:Y
外貌:咖啡色的長髮,銀灰色的雙瞳,戰鬥時會絷馬尾,於基地時會放長髮,戴着一條紫水晶的項鏈,穿著沒特定風格,很隨意,背上有一條刀割傷的疤痕。
性格:追求完美,挑剔,經常也神經緊張,很謙虛,愛幫助人,樂於伸出緩手,經常給很多壓力自己,不喜歡因為自己的問題而拖累同伴,很勤力對待每一件事,稍微有點傲嬌。
兒時背景:父親是人類,母親是變種人,能力為催眠對方,有一個兄長,比緒希大四年,在十歲時,父母雙亡,兄長和緒希一同偷渡去美國,在無家可歸的時候,被特勤組發現,在逃跑時被明石拯救,接下來開始三人不斷轉移地方一起生活,在十四歲時,在貧民區再度被特勤組發現,緒希第一次發動第六感應,感覺到兄長有危險,推開兄長,自己承受被哨兵蜘蛛斬傷的攻擊,從而背上留下疤痕,接下來再度轉移時,因為被兄長禁止使用能力,誤入特勤組的陷阱,在走投無路時,兄長拜託明石保護緒希,自己做餌引開特勤隊,臨走時對緒希進行深度催眠,把她所有的記憶也封鎖起來,因此在緒希再度蘇醒之際,便會忘記如何使用能力,忘記所有傷心的記憶,明石遵重緒希兄長的話,帶昏迷了的緒希逃到Y基地附近,被Y基地的原首領所拯救。
現時背景:因為被兄長封鎖了記憶,一直認為自己是普通人類,在十五歲蘇醒那天,明石對她說他是她的監護人,她一下子便相信了,在Y基地中是蕾娜的手下,因為眼力好,擅長遠距離射擊,喜歡使用步槍,狙擊槍,隨身也會有一至兩把手槍,從心底敬佩以及崇拜蕾娜,喜歡彈搖滾結他,和明石住在5樓,房間裏養了一隻黑色流浪貓和一隻流浪家貓,名叫black和hope,也是男的。

明石國行,日本人
歲數:21歲
種族:變種人
能力:幻術變種人,能把曾看到的東西實體化
詳細描述:除了普通的幻術、隱身外,還可以把看到的東西用幻術複製出來使用,其使用時間為一至兩分鐘。使用幻術會感到疲累,渴睡,無力。
所在基地:Y
性格:懶散,和緒希的性格成對比,因為幻術反效果影響,經常睡覺,被其他人認為懶惰,但其實也會盡力認真為基地效力,在受傷時看到血時會稍微變得有點病態。
背景:據說有兩個弟弟在逃亡時走失,因為一直後悔自己沒有盡兄長責任而到處犯罪,因為能力太利害的關係,一直是特勤隊的通緝人物,在認識到緒希的兄長後開始改變,不再犯罪,因為緒希兄長的遺願,過往一直把緒希當成妹妹看待,但直至緒希能戰鬥後對她的看法有所改變,喜歡作弄緒希,對電腦程式有很高的知識,曾試過入侵特勤組的電腦一段短時間。

美麗的惡夢(加州清光篇)

罪孽三十九寫了一半,實在寫不下去,所以決定先開坑練習文筆,這篇故事所描述的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千銀本丸故事,因此千銀的性格、刀劍男士們的性格和他們對千銀的感覺也與正篇的不同,語也決定不改千銀的名字了,就隨其自然吧……

注意事項:
• 有虐慎入
• 有GE,BE,NE結局
• 每章也有不同的刀劍男士出場

美麗的惡夢一

        「千………對不起……求求你……快點醒來……」

          千銀睜開雙眼,剛才的夢境已在她清醒那一刻忘記得一乾二淨,感覺到自己正依靠着一個人的左肩,便微微抬頭,打算向那人致歉。
        “千,終於醒來了嗎?“溫柔親切說着日文的男性聲音使千銀立刻合上正準備道歉的嘴,道甚麼歉,千銀你是笨蛋嗎?
       “還有五個站才到,如果累的話再繼續睡是沒問題的。“他再度體貼的道着,千銀抬頭,看着一把黑色的髮絲,已成為了自己男朋友三個月的男士,千銀用一口流利的日文道“赤羽先生,我們現在去那裏?
        “千是還沒有睡醒嗎?“他幽默的說着“你忘記了嗎?今天是休息日,難得的日子當然要去主題公園玩一天才是的。“
        說來也是……糟糕,連男朋友說的話也忘了甚麼,也太差勁了嗎?
        “哈…哈…看來我真的忘記了……“千銀無奈的說。
        “沒關係,一看就知道你很忙碌,每天晚上也在搜集資料做論文,但是你想到要用甚麼主題了嗎?“他問。
        “很早以前已經想到了,只是不明白為甚麼那麽少資料……“
       “嘛……今天就暫且放下功課,我們來約會吧!“他露出可愛的笑容並站起來,如紳士向女士邀請跳舞般向千銀伸出手,千銀也露出微笑握着他的手道“當然沒問題啦…“

          那是個美麗的惡夢,是少女夢寐以求的將來,她會一直沉睡夢鄉,直到靈力衰竭死亡。

         「编號XXXXXXX審神者,涉嫌改變歷史,現在將會作出裁判。」

  

         “這裏是橫濱?“千銀問。
         “沒錯,是橫濱海島樂園,在這裏等我一會兒,我去買入場券。“身子較高的他在千銀的額頭上留下一吻,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往入口處走去。
        “!!“突如其來的襲擊,把千銀弄得措手不及,她的臉紅得像一個蘋果,她大叫一聲“笨蛋!“好讓他聽得到。
       

       可以把沉睡的少女喚醒的方法,只有使她醒覺這裏不是現實。
 

       “嗶嗶……“千銀的電話響起來,是訊息來的,是她的妹妹傳送過來的,她問“姐姐,你聖誕假期回不回家呀?“
       “嘻…“千銀露出可愛的笑容,立刻回覆道“當然回來,甚麼事?“
       “要早點回來,爸爸和媽媽提早開派對呀!“妹妹道。
      “沒問題,到時再通知你們時間^_^“
       

      
       “和誰談天談得那麼開心?“千銀的男友從後面抱着千銀好奇問。
        “哦?是我的妹妹呀…她叫我聖誕假期早些回家“千銀回答。
       “千有那麽好的家人,真好呀!“他把自己的頭放在千銀的左肩上道。
        “嗯…“聽到後,千銀露出美滿的笑容道。

        
        「鈴…」

         “我們接下來去那裏?“千銀看着地圖問。
         “千來決定吧!“他跟在後面回答道。
         “那麽,我們先去看海豚館,然後再去看企鵝館,好嗎……呀!“千銀一邊走一邊興奮的看着地圖,完全忘記了要看路面情況,結果,就和一位途人撞上了,千銀和一個戴着黑色帽子,穿著紅色便服的少年也一同跌倒在地上。
        “對不起。“即使跌倒在地上,千銀也不忘抬頭,跟眼前的途人道歉,在她看到眼前的那個人時,愕然起來,她平靜的腦海頓時變得混亂起來,如同海嘯衝擊般看到一閃而過的影像。
    
        紅色的雙瞳……嘴角的美人痣……你是誰……我……我……

        「別理會我呀!」打破花瓶的聲音……

           我……你……我……是……誰

          這裏……是…哪……

          “千!“千銀的男友急切的叫着千銀的名字,一邊扶起千銀,一邊喚醒千銀的思維。
         千銀被拉回意識,看到眼前的少年已戴回帽子站起來,少年低着頭,不讓千銀看到自己的樣子。
         “那個……對不起……你沒事……“

        「吶…千…」那少年打斷千銀的話,鼓起勇氣的抬頭,滿目肅然的看着千銀問「現在的您開心嗎……」
         

         “誒?“這話使千銀愕然了一會兒,開不開心……那當然是開心……可以到日本留學,認識到愛我的男朋友……但是……

       “我……“
       “等等,你到底是誰?為甚麼要問這些問題?“千銀的男友察覺有異,立刻上前把千銀護在身後問“千她開不開心根本與你沒關!“
       “切…“少年緊握雙拳,不滿的咬緊牙關,把一直以來也忍受著的情緒一下子發洩出來,少年向千銀的男友的左臉揮下一拳。
       “咳……“他被打得跪倒在地上。

       “赤羽先生……
       “千……“少年不穩的走上前,雙手抓緊千銀的雙肩,赤紅的雙瞳留出眼淚,痛苦的道“求求你,快點醒來,這裏根本不是現實,清醒過來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在睡夢中哭泣的樣子了……

       或許對於她來說
       這裏正是她一直尋求的將來
       作為她的刀
       本應該在旁守護著她
       不該阻止她
       但是
       她哭了
       在睡夢中也在哭泣
      
      
       “你根本就不想留在這裏…求求你…別再折磨自己了!“少年的話使千銀沉默起來,千銀露出恐慌而無助的眼神,本應充滿希望的雙瞳變得淡然無亮,自言自語道“甚麼……我才沒有折磨自己,這裏是真實的……
       “千,別再自欺欺人了!你的家人已經死去了!“

       “!!“
 
 
      「啊呀…啊呀…不要……」電話跌倒在地上並化為碎片……白色的場景四處也飄起赤紅色名為彼岸的花瓣……少女站在中央,雙手掩臉的哭泣着。

       「啊呀…不要…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少女大叫,一而再,再而三,否認事實的真相。
  
     
         “不是的…你欺騙我…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絕對不是的……“千銀到達了崩潰邊緣,她開始掙扎起來,想要逃離這裏,但少年把千銀懷抱着,不讓千銀逃走,他道“千銀,不用緊的,你不需要自己一個承受着痛苦的,因為你還有……

        “不要呀!你走呀!!“千銀雙手掩耳的尖叫着,把少年本打算說的也給斬斷,同時在千銀所站的灰白色的地板突然破裂,並同時伸出大量白色帶有刺針的觸手,並往少年的方向刺去,少年躲避不及,被一連串的觸手給刺穿,並抬上高處,夢境因為少女的「否認」,認定了少年是入侵者,故此便要把少年強行帶走。
 
        “咳……“被刺穿的少年吐出一口血,被刺穿的的身體不斷流出赤紅色的鮮血,他緩緩抬頭,慢慢張開帶有血的嘴,掙扎的道“千……銀……“
        像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千銀呆滯的抬頭,失明的看着少年,看到千銀看着自己,少年像有回精神般,想要脫離觸手的束縛般伸手向前,但同時在他掙扎的時候,觸手的束縛便加緊刺進去,像想要把少年死死釘在那裏一樣。
        “千……千銀……我……“少年的雙腳開始如玻璃般出現裂痕,然後開始碎裂,碎片開始消散到四方。

       已經沒有時間……

        察覺到自己身體狀況的少年,露出疑似絕望的笑容道“我……我愛你呀…千銀…“

        語畢,少年-加州清光因為重傷而被逐出這個世界,如同碎刀一樣消逝。
      

       「你…到最後還愛著我嗎……?」
      

        在少年消失得無影無蹤時,千銀的淚不斷從黑瞳中流出來,她不認識那個少年,不知道自己哭的原因,就像迷失方向的小女孩一樣在哭泣着。
        “不……不要呀…不要呀…“

        不要記起來, 感到痛苦的話便忘掉吧……

        
        這個世界是真的……

 

        一直也是真實的……

        
        “千銀!“千銀的男友擔憂的呼喚着千銀,千銀醒覺過來,看到他拿着入場券,擔心的神情看着自己,一切事物也正常運作,沒有尖利倒刺的觸手,沒有戴帽子的少年,剛才所發生的事就好像夢境一樣虛無。
        “為甚麼哭起來?“他抬手,替千銀擦乾眼淚,溫和道。
       “我……我也不知道……“千銀微微搖頭道。
       “沒事了沒事了,我們去約會吧,握緊我的手呀!“他伸出右手,握着千銀的左手,並拉着千銀走進橫濱海島樂園。
  
     
         千銀呆滯的跟着她的男友走着,她抬頭看着男友的臉孔,從男友右手中感到熱力正傳送給她,像在保護着自己般,令千銀感到很安全和幸福。

       忘記剛才發生的事,享受這裏的生活吧!

       她若無其事般露出開朗的笑容像在回答道“嗯!“

      .
      ..
      ...
      ......
      ......……

       “呯……“身子倒下來的聲音。
       “咳……“那人倒在地上吐出血來。
     

       “加州殿下!
       “加州!“
       “清光!“

      “快!快扶清光到手入室!“……

       付喪神可以進入夢境,幫助審神者脫離夢境,但只要審神者拒絕離開,便會被「夢境」逐出,而在夢境所受的傷也會呈現在現實世界上。

       
   
      【加州清光,失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