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美麗的惡夢(加州清光篇)

罪孽三十九寫了一半,實在寫不下去,所以決定先開坑練習文筆,這篇故事所描述的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千銀本丸故事,因此千銀的性格、刀劍男士們的性格和他們對千銀的感覺也與正篇的不同,語也決定不改千銀的名字了,就隨其自然吧……

注意事項:
• 有虐慎入
• 有GE和BE結局
• 每章也有不同的刀劍男士出場

美麗的惡夢一




        「千………對不起……求求你……快點醒來……」


          千銀睜開雙眼,剛才的夢境已在她清醒那一刻忘記得一乾二淨,感覺到自己正依靠着一個人的左肩,便微微抬頭,打算向那人致歉。
        “千,終於醒來了嗎?“溫柔親切說着日文的男性聲音使千銀立刻合上正準備道歉的嘴,道甚麼歉,千銀你是笨蛋嗎?
       “還有五個站才到,如果累的話再繼續睡是沒問題的。“他再度體貼的道着,千銀抬頭,看着一把黑色的髮絲,已成為了自己男朋友三個月的男士,千銀用一口流利的日文道“赤羽先生,我們現在去那裏?
        “千是還沒有睡醒嗎?“他幽默的說着“你忘記了嗎?今天是休息日,難得的日子當然要去主題公園玩一天才是的。“
        說來也是……糟糕,連男朋友說的話也忘了甚麼,也太差勁了嗎?
        “哈…哈…看來我真的忘記了……“千銀無奈的說。
        “沒關係,一看就知道你很忙碌,每天晚上也在搜集資料做論文,但是你想到要用甚麼主題了嗎?“他問。
        “很早以前已經想到了,只是不明白為甚麼那麽少資料……“
       “嘛……今天就暫且放下功課,我們來約會吧!“他露出可愛的笑容並站起來,如紳士向女士邀請跳舞般向千銀伸出手,千銀也露出微笑握着他的手道“當然沒問題啦…“


          那是個美麗的惡夢,是少女夢寐以求的將來,她會一直沉睡夢鄉,直到靈力衰竭死亡。


         「编號XXXXXXX審神者,涉嫌改變歷史,現在將會作出裁判。」

  

         “這裏是橫濱?“千銀問。
         “沒錯,是橫濱海島樂園,在這裏等我一會兒,我去買入場券。“身子較高的他在千銀的額頭上留下一吻,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往入口處走去。
        “!!“突如其來的襲擊,把千銀弄得措手不及,她的臉紅得像一個蘋果,她大叫一聲“笨蛋!“好讓他聽得到。
       

       可以把沉睡的少女喚醒的方法,只有使她醒覺這裏不是現實。
 

       “嗶嗶……“千銀的電話響起來,是訊息來的,是她的妹妹傳送過來的,她問“姐姐,你聖誕假期回不回家呀?“
       “嘻…“千銀露出可愛的笑容,立刻回覆道“當然回來,甚麼事?“
       “要早點回來,爸爸和媽媽提早開派對呀!“妹妹道。
      “沒問題,到時再通知你們時間^_^“
       

      
       “和誰談天談得那麼開心?“千銀的男友從後面抱着千銀好奇問。
        “哦?是我的妹妹呀…她叫我聖誕假期早些回家“千銀回答。
       “千有那麽好的家人,真好呀!“他把自己的頭放在千銀的左肩上道。
        “嗯…“聽到後,千銀露出美滿的笑容道。

        
        「鈴…」


         “我們接下來去那裏?“千銀看着地圖問。
         “千來決定吧!“他跟在後面回答道。
         “那麽,我們先去看海豚館,然後再去看企鵝館,好嗎……呀!“千銀一邊走一邊興奮的看着地圖,完全忘記了要看路面情況,結果,就和一位途人撞上了,千銀和一個戴着黑色帽子,穿著紅色便服的少年也一同跌倒在地上。
        “對不起。“即使跌倒在地上,千銀也不忘抬頭,跟眼前的途人道歉,在她看到眼前的那個人時,愕然起來,她平靜的腦海頓時變得混亂起來,如同海嘯衝擊般看到一閃而過的影像。
    
        紅色的雙瞳……嘴角的美人痣……你是誰……我……我……

        「別理會我呀!」打破花瓶的聲音……


           我……你……我……是……誰


          這裏……是…哪……


          “千!“千銀的男友急切的叫着千銀的名字,一邊扶起千銀,一邊喚醒千銀的思維。
         千銀被拉回意識,看到眼前的少年已戴回帽子站起來,少年低着頭,不讓千銀看到自己的樣子。
         “那個……對不起……你沒事……“


        「吶…千…」那少年打斷千銀的話,鼓起勇氣的抬頭,滿目肅然的看着千銀問「現在的您開心嗎……」
         

         “誒?“這話使千銀愕然了一會兒,開不開心……那當然是開心……可以到日本留學,認識到愛我的男朋友……但是……


       “我……“
       “等等,你到底是誰?為甚麼要問這些問題?“千銀的男友察覺有異,立刻上前把千銀護在身後問“千她開不開心根本與你沒關!“
       “切…“少年緊握雙拳,不滿的咬緊牙關,把一直以來也忍受著的情緒一下子發洩出來,少年向千銀的男友的左臉揮下一拳。
       “咳……“他被打得跪倒在地上。

       “赤羽先生……
       “千……“少年不穩的走上前,雙手抓緊千銀的雙肩,赤紅的雙瞳留出眼淚,痛苦的道“求求你,快點醒來,這裏根本不是現實,清醒過來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在睡夢中哭泣的樣子了……


       或許對於她來說
       這裏正是她一直尋求的將來
       作為她的刀
       本應該在旁守護著她
       不該阻止她
       但是
       她哭了
       在睡夢中也在哭泣
      
      
       “你根本就不想留在這裏…求求你…別再折磨自己了!“少年的話使千銀沉默起來,千銀露出恐慌而無助的眼神,本應充滿希望的雙瞳變得淡然無亮,自言自語道“甚麼……我才沒有折磨自己,這裏是真實的……
       “千,別再自欺欺人了!你的家人已經死去了!“

       “!!“
 
 
      「啊呀…啊呀…不要……」電話跌倒在地上並化為碎片……白色的場景四處也飄起赤紅色名為彼岸的花瓣……少女站在中央,雙手掩臉的哭泣着。

       「啊呀…不要…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少女大叫,一而再,再而三,否認事實的真相。
  
     
         “不是的…你欺騙我…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絕對不是的……“千銀到達了崩潰邊緣,她開始掙扎起來,想要逃離這裏,但少年把千銀懷抱着,不讓千銀逃走,他道“千銀,不用緊的,你不需要自己一個承受着痛苦的,因為你還有……

        “不要呀!你走呀!!“千銀雙手掩耳的尖叫着,把少年本打算說的也給斬斷,同時在千銀所站的灰白色的地板突然破裂,並同時伸出大量白色帶有刺針的觸手,並往少年的方向刺去,少年躲避不及,被一連串的觸手給刺穿,並抬上高處,夢境因為少女的「否認」,認定了少年是入侵者,故此便要把少年強行帶走。
 
        “咳……“被刺穿的少年吐出一口血,被刺穿的的身體不斷流出赤紅色的鮮血,他緩緩抬頭,慢慢張開帶有血的嘴,掙扎的道“千……銀……“
        像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千銀呆滯的抬頭,失明的看着少年,看到千銀看着自己,少年像有回精神般,想要脫離觸手的束縛般伸手向前,但同時在他掙扎的時候,觸手的束縛便加緊刺進去,像想要把少年死死釘在那裏一樣。
        “千……千銀……我……“少年的雙腳開始如玻璃般出現裂痕,然後開始碎裂,碎片開始消散到四方。


       已經沒有時間……


        察覺到自己身體狀況的少年,露出疑似絕望的笑容道“我……我愛你呀…千銀…“

        語畢,少年-加州清光因為重傷而被逐出這個世界,如同碎刀一樣消逝。
      

       「你…到最後還愛著我嗎……?」
      


        在少年消失得無影無蹤時,千銀的淚不斷從黑瞳中流出來,她不認識那個少年,不知道自己哭的原因,就像迷失方向的小女孩一樣在哭泣着。
        “不……不要呀…不要呀…“


        不要記起來, 感到痛苦的話便忘掉吧……

        
        這個世界是真的……


 

        一直也是真實的……

        
        “千銀!“千銀的男友擔憂的呼喚着千銀,千銀醒覺過來,看到他拿着入場券,擔心的神情看着自己,一切事物也正常運作,沒有尖利倒刺的觸手,沒有戴帽子的少年,剛才所發生的事就好像夢境一樣虛無。
        “為甚麼哭起來?“他抬手,替千銀擦乾眼淚,溫和道。
       “我……我也不知道……“千銀微微搖頭道。
       “沒事了沒事了,我們去約會吧,握緊我的手呀!“他伸出右手,握着千銀的左手,並拉着千銀走進橫濱海島樂園。
  
     
         千銀呆滯的跟着她的男友走着,她抬頭看着男友的臉孔,從男友右手中感到熱力正傳送給她,像在保護着自己般,令千銀感到很安全和幸福。


       忘記剛才發生的事,享受這裏的生活吧!


       她若無其事般露出開朗的笑容像在回答道“嗯!“


      .
      ..
      ...
      ......
      ......……


       “呯……“身子倒下來的聲音。
       “咳……“那人倒在地上吐出血來。
     

       “加州殿下!
       “加州!“
       “清光!“

      “快!快扶清光到手入室!“……



       付喪神可以進入夢境,幫助審神者脫離夢境,但只要審神者拒絕離開,便會被「夢境」逐出,而在夢境所受的傷也會呈現在現實世界上。


       
   
      【加州清光,失敗】




未完待續……

喜歡的理由

給清光的文章ノ(^ з^)ノ
和此文有關的小劇場會在評論發放網址,大家可以看了小劇場再看此文(開始了( ´▽` )ノ~)
 

喜歡的理由(清光and審神者-千銀)

(千銀視角)
        我的名字叫作千銀,今年十六歲,是一個典型雙魚座少女,一年半前,我發生了一場交通意外,這一場交通意外使我失去了約半年記憶,直至我康復出院後,我不知甚麼原因,突然對日本刀產生强烈的興趣,得到家人的同意我加入了審神者行列。

         “清光。“每天晚上,不論是否忙碌,我也會抽空到自己的本丸履行審神者職務。
         “千銀。“看着眼前已持續了幾天對着自己强硬歡笑的近恃刀,我不禁回想起三個月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情形。
      
      
【本丸】
       「請選擇你的初始刀。」白色可愛的狐之助這樣告訴我,看着眼前五把不同各有特色的刀,我的選擇困難症出現了,該怎樣選擇呢?我沒法理性判斷,過了三分鐘後,我仍選擇不來,可見我的選擇困難症非常嚴重,看到狐之助有點不耐煩的樣子,我只好閉上眼,憑感覺去判斷。
        
         就好像有人握着我的手,帶領我到我該選擇的刀上。

        「請用靈力注入你所選擇的刀劍中。」拿起一把我仍不知是誰的刀,集中靈力注入刀劍中,感覺很奇妙,就好像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一樣。

        我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沒可能的,一定只是我的幻覺。

      
        感覺到手上的刀因為我的靈力而升起,我鬆開手,睜開雙瞳便看到一個比我高一點的少年從紅色的打刀中出現,富有光澤而柔順的黑髮,不太白的膚色,嘴角上的美人痣,較為長的黑髮被鬆鬆的白帶從後頸綁着並垂到胸口上,就好像一個洋娃娃般可愛和真實。

        他黑色的長靴站在地上,穿著帶點魅力的黑色洋服,頸上赤紅的圍巾,他睜開如紅寶石般赤紅的雙瞳,露出如貓般可愛的微笑,介紹着自己。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很不錯的喔~你就是我的主人嗎……」

       「……」他突然停下口,雙瞳變得迷惘看着我,問「主人,你為甚麼哭?」
 
 
        「呀?」我抬起左手,撫摸着自己的左臉額,是淚水?為甚麼突然會哭起來?

        「難道是因為我的模樣?」他問。

        「不不是的。」我連忙搖頭,雙手立刻把臉上的淚水給擦掉,將悲傷的感覺給擦掉,然後露出平易近人的笑容,並伸出代表友誼的手道「我的名字叫作千銀,亦可以叫我千,請多多指教。」

    
        這就是我和清光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和他經歷了三個月,便知道清光是一把怎樣的刀,但是,即使是那時候對待巴形,清光也沒有展露出這樣的表情,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清光視角】
         第一次的見面,她哭了,不知是因為甚麼原因,我竟然感覺到有點悲傷,或許因為我是個敏感的人,她和那個人很相似,不但是氣息,還是個性……
 
         擔任近恃,對於我來說是一份的竉愛,代表自己仍被愛,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加入成為同伴的刀變多了,在聽到千銀想轉換近恃的時候,我是明白千銀想要增加他們的練度,但是我卻害怕着,害怕自己會因為這樣而再度被拋棄。
        但是,事實證明我想錯了,因為千銀仍有來找我……可是,在看到千銀和其他刀一起,我的心便會感覺到一些疑似孤獨的痛楚……慢慢地,我知道……我喜歡千銀。 
   
   
        「 加州,除了因為你是初始刀外,小千銀喜歡你甚麼,你知道嗎?若果再多一名小千銀喜歡的刀,你猜她還會不會繼續讓你擔任近恃?」
   
         
          三日月的話,我一早便明白,只是不想承認,我知道除了我之外,有很多刀也喜歡千銀,包括說這番話的三日月。
 

        「我喜歡清光,清光是我的初始刀,要靠着這優勢去贏其他對手。」
 
         
           
           只是因為我是初始刀才喜歡我嗎?在聽到三日月說的話,我的腦海浮現出這個問題……
   
  
   
          “加州殿下。“加州清光反應過來,便看到站在眼前的一期一振疑惑的看着自己。
   
          啊…正在出征,我怎可以在這種時候發呆,要好好表現才行的……
   
          “抱歉,一期,現在便開始偵察……“
    
           “還在為三日月的計劃感到煩惱?“一期的話語打斷了清光的思維,清光驚訝的看着一期反問“你知道?“
           “三日月殿下將他的計劃告訴了我,但是我才剛來本丸一個月,故拒絕參與其中,看到加州殿下這樣的表情,我猜想應該也是和三日月殿下有關。“
    
         不愧是一期一振吉光,看任何事情也看得非常通透,但是我也知道……
    
            
           “……“
    
         “如果真的有甚麼想知道的話,加州殿下可以問一問當時人的,這是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的解決方法,偶然一次撒嬌,其實沒問題的。“一期道完便回隊伍中,留下清光一人獨自思考一期話中含義。
   
   
    
       問一問?真的要這樣做?
    
    

      
【本丸走廊】
         “到底發生甚麼事?“千銀一邊散步欣賞風景,一邊自言自語道,對於清光的事,她很想要幫忙,但是連問題是甚麼也不知道,她又怎樣去幫忙呢?
        轉角處傳來次郎歡笑的聲音,千銀便想起一位可以幫到她的刀,於是,她快速走上前,便看到剛完成畑當番的次郎和她想要找的刀-太郎。
        “次郎、太郎。“千銀走上前,和太郎次郎他們一樣坐在走廊上,看着庭園的花草樹木道。
     
       “千銀大人。“
       “你好,千銀。“次郎臉紅紅的,露出燦爛的笑容道。
       “次郎,你又喝酒嗎?“千銀頑皮的問。
       “當然啦!工作以後的酒是最棒的!“次郎大叫道,再拿起一杯酒喝掉。
        “嘻嘻…別喝太多呀…“千銀笑了笑,對次郎說着經常也說的話,然後看向遠看着風景的太郎道“太郎,有件事想問問你的,你知道清光發生甚麼事嗎?“
        “……“太郎仍看着遠方,沉思了一會兒道“知道。“
        “!“沒想到太郎竟然真的知道,千銀最初也只是 碰碰運氣,沒想到還真的被她猜中,於是她問“可以告訴我嗎?“
       “……不,我認為這件事要靠他自己解決,千銀大人只要陪伴在清光身邊便足夠了。“太郎收回視線,看着千銀,露出仁慈的笑容道。
       “是啊…看來發生了一件很大的事呀…“千銀收起笑容,看向遠處道,過了一會兒,千銀道“是否和老爺子有關的?“
        收起頑皮的性格,所說的話是多麽的成熟,多麽的充滿魅力,就好像轉眼間轉換年齡般,由活潑開朗的十六歲少女瞬間變成成熟的二十多歲女士,太郎曾經因為千銀這樣的行為認為自己的主人是一個雙重人格的人類,但相處時間長了,太郎便否定此想法,他知道眼前這個成熟的少女,才是真正千銀的性格,至於為甚麼千銀要用那嬉皮笑臉,活潑好動、虛假的性格來隱藏自己,他便無從知曉,但正因為這樣的行為,太郎才沒法將視線從這人移開。
   
       “……“次郎好像也感覺千銀的變化,他放下酒杯,半醉狀態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是。“面對這樣的千銀,太郎沒法對她有所隱瞞,坦白道。
       “是啊!“千銀再度露出開朗的笑容,像回復原狀般……不…不是回復原狀,而是再度隱藏真正的自己般道。
       “非常感謝太郎,我們再會吧~“千銀站起來,向次郎太郎道別後便往另一旁走去。
         “大…大哥……“
         “唉…“太郎歎氣道“我也沒有辦法。“
   
    
【本丸】
        “清光!“待清光出征完畢回來後,千銀便走上前叫着正準備回房間的清光。
        “千銀?有甚麼事?“清光回頭問。
        “剛分配好內審工作,可以陪我四處走走嗎?“千銀提出的邀請,清光又怎會拒絕呢?
       
     
        很快,千銀便帶着清光走到農田,便看到剛開始畑田審的小夜左文字和江雪左文字,以及坐在一旁觀看着自己的大哥和弟弟工作的宗三左文字。
        “宗三。“千銀叫道。
        宗三往千銀方向看去,看到千銀和清光,淡言諷刺道“我還在想是誰,原來是千銀大人。“
        “還是那麼毒舌吶……“千銀說笑道,然後問“為甚麼要在這裏觀看,不去幫忙?“
        “這不是我的工作,而且……“宗三看向江雪和小夜那兒再道“這樣的話,小夜可以和剛來不久來的江雪兄長培養感情。“
        清光往同樣方向看去,便見到正向江雪介紹農作物的小夜,雖然小夜的樣子也是和以前一樣臉無表情,但清光感覺到小夜是比以前開心的。
       “我想若然宗三也和小夜一起工作,小夜會更快樂。“千銀所說的話使清光帶點愕然的看着自己,而宗三像聽不到般依然看着遠處,但千銀在心裏明白,宗三是故作聽不到的,於是她繼續用溫柔的語氣說“其實宗三你應該明白,所謂竉中鳥也只是你把自己囚禁起來,唯一的解決方法只有面對過去,宗三,好好思考我的話吧!我要走了。“
        千銀道完,便向清光道“來吧!清光。“然後便離開了,清光往宗三那兒看一看宗三的表情,只見宗三仍然臉無表情看着遠方。
          
        千銀這樣說,是甚麼意思?清光一邊想一邊跟隨千銀離開。
    
    
        待清光和千銀離開後,小夜拿着一顆桔梗來,並遞給宗三,輕聲道“宗三兄長,要不要吃?剛摘下來的。“
        “……“宗三看了看小夜,像明白甚麼的露出微笑,接過桔梗道“謝謝,小夜。“
    
          
       千銀和清光經過馬廊,便看到藥研藤四郎、骨喰藤四郎、亂藤四郎和後藤藤四郎,藥研和骨喰正在餵飼馬兒,而亂和後藤正在和馬兒洗澡。
        一看到千銀和清光,亂便立刻大叫“千銀大人。“
        聽到亂大叫,骨喰、藥研和後藤也抬頭一看,後藤看到千銀也立刻道“大將。“
       “千銀大人。“骨喰道。
       “大將、加州殿下。“藥研有禮道。
       清光露出笑容向藥研點頭。
        “大家好。“千銀說着,走近玉庭馬,並撫摸着牠道“好像很開心啊…“
        “當然開心啦,因為我有好好的照顧他們的。“亂活潑的道。
        “亂,別忘了小不點他們也有幫忙打理馬廊的,大家聽到一期哥的話後很努力的完成工作。“後藤補充道,避免亂自己一人獨佔功勞。
        “一期的話?他說甚麼?“千銀好奇問。
       “一期哥說凡事也要做到最好,才會得到大將稱讚的。“後藤回答。
       “嘻…一期真的這樣說?“千銀有點不可思議道“因為一期上次因為故事的事而生氣了一會兒,我還以為他不喜歡自己。“
       “千銀大人,你誤會了,一期哥只是一時接受不到才會生氣,並不是真的責怪千銀大人的。“骨喰開口解釋道。
        “嗯…其實一期哥也非常尊重大將的,上次大坂城堀地活動,大將能幫忙找到後藤,一期哥已經很開心的,又怎會繼續生氣吶!“藥研補充道。
       “誒?甚麼故事?“因為後藤才剛來,對千銀了解不深,當然連千銀寫與他們相關的故事的事也不知道,故此好奇問。
       “……後藤你想知道便要問千銀大人了。“亂頑皮道“我們看過的已被千銀大人下令禁止說和「故事」有關的內容。“
       “嗯…若有機會,再給你看,後藤。“千銀滴着汗道,經過上次被一期訓話後,千銀再也不敢把自己創作的故事給刀劍男士看了。

  
        在之後,千銀帶着我在本丸中穿梭,遇到很多不同的同伴,如石切丸、小狐丸、鶴丸國永、剛來到的大典太光世、山姥切國廣、鳴狐……每看到一把刀,千銀也會和他們談話,詢問近況,問有沒有甚麼可以幫忙,一聽到一些刀較為悲觀,千銀便會用語氣心長的跟他們說話,安慰他們,然後,我終於明白了,千銀這樣做的目的……
  
   
    
      
【前院,櫻花樹】
          “很久也沒有在本丸遊蕩了,感覺比以前更了解他們,清光,不如我們每兩星期也……“
         “千銀,你是否知道甚麼?“清光少有的打斷千銀說話。
        “我?甚麼也不知道,太郎告訴我,這件事要靠清光自己解決,而我只要陪伴在清光身邊便足夠了。“千銀帶點天真的語氣道。
        “他…真的這樣說?“清光反問。
        “你不相信我?“千銀問。
         “不…不是……“清光連忙道,然後低下頭,不讓千銀看到自己的表情。
         
      
        
        真是奇怪……其實一切的事也只是三日月的一句話,但是我竟然變得如此消極,現在還要懷疑千銀,我到底發生甚麼事?
    
   
        “清光,我要回家了,感謝你今天陪我。“千銀見到清光正煩惱不已,像不想在這裏增加清光的痛苦,她這樣說道,她向清光道別後便轉身離去。
   
    
       看着千銀離去的背影,清光不知為何,覺得自己很無力,然後他想起一期對他說的話,他便不自覺的伸出手,握着千銀的手,將千銀拉回來。
       錯愕的一瞬間,千銀已被清光拉回來,她的背依靠着櫻花樹,看着伸出雙手將自己困於他雙臂之中的清光,感到驚呆,完全沒法反應過來。
        
   
    
       「偶然一次撒嬌,其實沒問題的。」
   
    
     
        “就讓我稍微撒嬌一次……告訴我,千你喜歡我的理由是甚麼?“清光依舊低着頭,不讓千銀看到自己的表情道。
       “若然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那算是甚麼喜歡……“
       “我不理會!你只要告訴我便足夠了!“清光的吼叫把千銀嚇得反應不來,但在看到清光的雙瞳後,千銀便冷靜下來,因為那是一雙缺乏愛、安全感、自信而掙扎生存的雙瞳。
        “你真的想知道?“千銀淡然道,不再用活潑開朗的語氣說話。
        “!!“清光聽到千銀的語氣,他愕了一愕,這是他第二次聽到千銀用這樣的語氣,但他知道,這是千銀真正的自己,於是,他點頭道“是。“
       “那你聽清楚了……“千銀道,然後一邊數手指一邊道。
   
       “喜歡你的第一個理由,因為你很可愛。“
    
       “喜歡你的第二個理由,因為你是一隻重視外表的小貓咪。“
     
      “喜歡你的第三個理由,因為你做任何事也很認真。“
     
       “喜歡你的第四個理由,因為你是一位盡責的少年。“
   
       “喜歡你的第五個理由,因為現世的一名演員扮演出色的你,使我更喜歡你,更喜歡那名演員。“
   
       “喜歡你的第六個理由,因為你是一位缺乏安全感的少年。“
    
       “喜歡你的第七個理由,因為你是一位缺乏自信的少年。“
    
       “喜歡你的第八個理由,因為你是一位缺乏愛的少年。“
     
      “喜歡你的第九個理由,因為你是一位忠心的少年。“
     
       “喜歡你的第十個理由……因為不論過去是怎樣殘酷。“千銀伸出手,按着清光的心,溫柔的道“你也會把我和「那個人」放在你的心裏,永遠永遠的愛着我們。“
        “……“
        “把痛苦收藏在內心深處,從不說出來,從不發洩出來,是因為清光你從心底清楚明白,即使沒法接受,也必須接受,但是你卻沒法像自己想像的那麼堅強,因為過去的事,你變得更渴望愛,因為過去的事,你變得更特別敏感。
        不要因為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性格而討厭自己,因為這是正常的,
        不要再繼續煩惱了,因為我喜歡的是渴望愛而一直堅持生存的你,我喜歡你,加州清光,不謹因為你是初始刀,更因你是我千銀獨一無二的加州清光,這樣可以嗎?“
   
    
       “……“
       “喂喂…要撒嬌的人又怎會哭的,真是……“千銀抬起手,替清光擦乾不斷從雙瞳中流出來的眼淚道“這樣哭着,可不可愛的。“
       “……“清光擦乾眼淚,帶着深厚的愛意,露出可愛的笑容,用自己的額頭按着千銀的額頭問“這樣可愛嗎?“
       “可愛,這才是語最喜歡的清光。“千銀笑容滿面的回答。
   
       
    
【別院門前】
         “我真的要回家了,清光我們明天見吧!“千銀站在門前,對清光道。
        “千,今天謝謝你。“清光臉帶點紅的道,然後,他的小嘴唇向前傾,往千銀的左臉親了一吻,在千銀再度愕然的時候,她像感覺到甚麼的,往另一旁看去,便看到巴形薙刀正目無表情看着自己和清光。
       “巴…巴形!“千銀大叫一聲,嚇得清光立刻退後,看到巴形看着自己,便知道剛才的舉動被巴形看到,清光的臉立刻變得如蘋果般紅,他連忙向千銀說再見,然後便害羞的快速離開了。
        “清光!“即使千銀叫着清光的名字,清光也沒有回頭看,最終,在再看不見清光身影後,千銀才感到有點害羞的抬起左手觸碰着剛被親吻的位置,輕輕說了聲“真的很可愛。“
    
         然後,千銀就像沒事發生的回頭問巴形“巴形,有甚麼事?“
        “沒甚麼,只是知道主人將會在這段時間回家,所以前來告訴主人,有一把刀在三十分鐘前擅自走進您的房間,到現在也不出來。“巴形回答。
        “正好我也有事情找他,感謝巴形告訴我,我們明天再見吧!“千銀道完,便打開別院的大門走進去。
        “明天見。“巴形對着已關上的大門道,然後便離開了。
          
          
【別院審神者房間】
           “呼。“千銀走進自己的房間,看着正坐在自己茶几上品嘗着香茶的刀,道“現在的刀還真是自由,連審神者的房間也可以隨便進去的,我說得對嗎?三日月。“
        “哈哈哈!“三日月放下茶杯,看着千銀走近書櫃,正在思考着要帶甚麼書回現世看的道“只是想來找小千銀談天。“
       “真是個休閒的老爺子。“千銀從書櫃上拿了幾本書後道,當她一轉身,便看到三日月站在自己身前,帶點黑化如明月般美麗的雙瞳,正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開口道“還真是頑皮的孩子,對着爺爺可不要帶着面具才行的。“
        “……“千銀收起笑容,往前走了兩步,避開三日月的視線淡然道“老爺子,為何故意對清光說那麼話?“
        “你知道了嗎?沒甚麼,爺爺我只是希望年輕人可以認清事實。“三日月道。
       “知道甚麼?知道除了他之外,還有很多其他刀也喜歡我這個事實?“千銀回頭,滿認真的看着三日月道“清光一直也知道這事,難道你會以為清光有那麽天真嗎?“
       “哈哈,或許啦…“
       “或許?“千銀質疑道“那你真的不了解清光了。“千銀停頓一會兒再道“三日月宗近,我只會說一次,別再打清光主意,你別以為你是天下五劍就可以任意妄為,若再讓我知道你在想甚麼惡作劇,後果自負。“
        千銀道完便從茶几上的手提電腦開啟時空門,到時空門完全打開後,千銀合起手提電腦並拿起來,在走之前再向三日月道“啊…三日月,你是時候要離開我的屋子了,再見。“
        語畢,千銀便走進時空門離開了本丸。
        看着時空門關上的三日月,露出無奈的笑容,自言言語道“啊呀…被討厭了。“



end
       
 




語話:非常長的一篇短文=皿=花了近七小時寫,前天寫了四小時@_@眼睛累累的,發洩完畢。首先,清光^_^你的短文我已完成了*^O^*,蘊含着一些玻璃的糖,不知大家喜不喜歡吶@_@,然後,再度歡迎月下醬回來*^O^*,最後,暑假快要結束了,在此定立目標,希望這週末能更「千銀本丸」預告,然後下週在開學前能更一章「罪孽」@_@,那麼,下次見~ ( ´▽` )ノ

因為小竜景光而發生的衝突?

8月15日16:45pm,在審神者-千銀不在本丸的時候,所有主要成員召開了一個緊急軍事會議,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清光走進會議室,在會議室的有三日月、巴形、太郎和長谷部)
清光:抱歉,因為要整理一些文件,所以遲到。
巴形:不用緊,清光,請坐。(示意坐下)
清光:(坐下來)發生甚麼事?為甚麼突然召開軍事會議?
三日月:加州,限鍛時間已經完結,辛苦你了。(喝了一口茶)
清光:不,一點也不辛苦,我不能替千銀鍛出小龍景光,明明千銀對我充滿期待……
長谷部:最終也是鍛不出來?
(清光失望的點頭)
三日月:加州,放心吧,你替小千銀鍛了鶴丸和小狐丸出來,小千銀也打算寫一篇小故事給你,她才不會因為你鍛不到小竜景光而不喜歡你,相反,我們和小千銀的關係多虧加州你鍛不到小龍景光而有更進一步發展。
清光:誒誒?(愕然)
長谷部:加州清光,你有沒有看過新刀的形象,是一把流浪刀,萬一他教壞我們的主人,該怎樣做?
三日月:沒錯,而且今次小千銀為了鍛這位同伴,變得有點瘋狂,所以我才叫長谷部跟刀匠商議,阻止小千銀鍛這位同伴。
巴形:(點頭同意)
清光:誒誒?你們對刀匠做了甚麼?
長谷部:沒甚麼,只是跟刀匠談談「人生」。(淡定說)
太郎:三日月大人,下次別再用這些方法了,千銀大人也是為了收集刀才變得那麼衝動的。
三日月:哈哈哈,太郎,難道你想要多一位敵人嗎?

………………

太郎:……這裏有的是同伴,沒有敵人。
三日月:哈哈哈,不愧是太郎。
清光:但是這樣做好像不是太好,始終千銀也很想要這刀,所以作為千銀的刀不是應該要實現她的願望嗎?
三日月:加州,你還是不明白啊!(站起來,往清光方向走)
清光:!!(感到害怕,並抬頭看着三日月)
三日月:加州,你喜歡小千銀嗎?
清光:!!為甚麼突然這樣問(臉紅)
三日月:因為你寧願改變自己的形象,也不希望小千銀被巴形搶走。(往巴形看一眼)
巴形:……(淡定看着三日月)
清光:三日月你!……你偷聽我和千銀的對話!(驚訝和憤怒)
三日月:加州,除了因為你是初始刀外,小千銀喜歡你甚麼,你知道嗎?若果再多一名小千銀喜歡的刀,你猜她還會不會繼續讓你擔任近恃?
清光:……!

鈴鈴鈴……

清光:啊…千銀回來了……先失陪……(趕緊離開會議室)

太郎:(待清光離開再說)三日月大人,此話說得太過分了。
三日月:哈哈哈,只是希望年輕人可以認清事實。
巴形:……
長谷部……

鈴鈴鈴……
清光:(打開大門)千銀,歡迎回來。
千銀:我回來了,清光,聽說又有新刀了,我們今次要加油努刀啊!
清光:啊…(回想起剛才三日月的話)對不起,沒法幫千銀鍛出新刀。
千銀:(露出微笑)不用道歉,屬於我的刀終有一天也會出現,只是「不是」現在來,我深信很快就可以 把所有的刀劍男士收集回來的。
清光:嗯…千銀要加油……(露出強顏歡笑的笑容)
千銀:……?(發現清光的異況,但是深知現在問並不是適當的時機,故此裝作若無其事)

待續?

語話:三日月,你這樣和清光說話,語要懲罰你做內審十次ヽ(`Д´)ノ……鍛不到景光ToT,然後腦海便出現這樣的情景,嗯…嗯…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語才鍛不到景光=_=…(已瘋(^_^;))好了,小清光那篇故事已經構思完畢,語打算先寫短篇,後寫罪孽,而且,補課實在太忙了,所以上星期跟不到文m(._.)m抱歉~

罪孽三十八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設定已說明一切,另外,文筆差= =|||
三十八
【本丸】
         “嗯…“五虎退睜開雙眼,便看到自己的哥哥們擔心的表情看着自己,包括坐在身旁的藥研哥、鯰尾哥、亂哥和……振哥!
        “呀!“剛才看到振哥-天下一振和回想起那時記憶的恐懼感再次降臨,五虎退坐起來往後退了幾步,害怕得口吃道“別……別過來啊…“
        “退……沒事嗎?“看到自己的弟弟如此害怕,一期便想要走上前安撫一下他,便站起來伸出手,溫柔問。
        看到一期伸出手便使五虎退想起振哥也經常露出溫和的微笑,而背後卻藏着利刃,想要用一切方法傷害別人,一期的小小動作也足以令五虎退栗栗危懼的雙手抱着發痛的頭大叫“不!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呀!“
        “退……“察覺到退正在害怕着自己,一期不解的停下來,疑惑的收回手,腦海浮現出一個想法,退正在害怕着自己。
        “退,發生甚麽事?“看到退的異況,藥研疑惑問,在藥研剛回復心情,和鶯丸大人離開粟田口睡房時便看到亂沖忙的跑過來,聽到亂說退暈倒在大將的房間,藥研連向鶯丸大人道謝告辭的時間也沒有,便急忙的跑進手入室,看看五虎退的情況。
   
   
    
        在眾多弟弟中,藥研最著重的是五虎退。
   
   
    
       “藥研哥!救我呀!“在聽到藥研的聲音猶如遇溺找到救生圈般,五虎退移動到藥研身前,抓緊藥研的衣裳哭着道“救我……藥研哥……藥研哥……“
    
   
      
        而在五虎退心中,除了一期外,能讓他產生安全感的也只有是藥研。
     
  
    
       收到五虎退的求救,藥研摸着五虎退的背,想要安撫因為恐懼而震抖的弟弟,他抬頭對一頭霧水的鯰尾和亂,以及因為五虎退的表現而驚呆的一期道“退的情緒很不穩定,讓我在這裏安撫一下他,一期哥、鯰尾、亂,你們稍微出去一會兒,等我消息,好嗎?“
    
    
   
         因為過去的事,藥研和五虎退成了互相依靠的兄弟。
        
  
  
   
        一期是最後一個離開手入室,他關上手入室的屏門,回想起剛才五虎退的害怕着自己的表情,一期苦惱的抬起右手按着微微發痛的頭顱,他皺起眉頭,道“到底發生甚麼事?“
        “一期。“聽到鶯丸的聲音,一期放下右手看着鶯丸問“鶯丸大人,有甚麼事?“
        看到一期跟平時一樣正常的溫柔對着自己,鶯丸難以想像昨晚就是他對自己和藥研說那些的話語,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而且若然真的和自己推測的相同,要解決這個問題的只有一期自己,但是一期現在還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情況,於是,他以質問的語氣問“在五虎退出事的時候,你在哪裏?“
        “我在……手合室。“一期回答後沉默一會兒,他在手合室嗎?想清楚一點,他在看到天下一振後,便失去知覺,直至過了約一小時後才恢復意識,那他這一小時去了那裏,剛才退的反應,難道真的是自己傷害退?
  
   
       「真是噁心,這算甚麽?你還是乖乖的留在火場裏,別阻攔我。」
     
    
         一期回想起天下一振最後對他說的話,不禁在心底問了個問題“天下一振,到底你做了甚麼?“
    
    
    
     
【超時政府   平台】
        “幻天,你沒事嗎?“莉亞看到幻天痛苦的掩着頭,便緊張的站起來,擔心的問。
       “哈…哈…“知道了真相的幻天像一時之間沒發接受的喘着氣。
        “是記起甚麼?“莉亞嘗試問,並緩慢的帶幻天回木椅上坐下。
        幻天坐下後點頭示意是,然後便低着頭,讓莉亞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看到幻天低着頭,莉亞無奈的歎氣,再度坐在幻天旁邊道“幻天……“
       幻天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像要將所有負面情緒也呼出來,抬頭露出微笑道“我沒事……接下來發生甚麼事,請莉亞……小姐告訴我。“
       看到幻天露出猶如接受一切,虛假的笑容,莉亞搖頭晃腦照實回答“沒有了,最後我批准了星凌離開,過了兩個月後,便收到本丸的狐之助通知,星凌決定了replay。“
        “是啊…但是只有這些情報,我是查不到甚麼的……“
        “所以接下來就要靠你找本人,去詢問她們了。“
         莉亞的話使幻天愕然的看着她,反問道“本人是指……“
        
        “當然是指艾莫和星凌她們。“莉亞露出神秘的微笑,輕鬆的說道。
   
   
【莉亞辦公室】
         “啊…輸了輸了,不論在那裏也打不贏天下五劍啊!“在和三日月完成了手合對決後,加州清光疲累的坐在地上道。
        “若清光認真一點,我們一定會贏的。“大和守安定叉腰無奈的收起刀道。
        “哈哈!若不是安定你橫衝直撞,不聽指示配合的話,我們一定會贏的。“清光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埃,伸出手對三日月,露出燦爛的笑容道“三日月大人,感謝您與我倆一戰。“
        “我也是。“三日月握着加州清光的手,露出微笑道。
    
    
        “要小心,壓切長谷部。“在三日月握着加州清光的手時,加州清光輕聲細語說了這話,在加州清光鬆手時,他像紳士般向還沒有消化加州清光話中含義的三日月鞠躬道“莉亞大人好友的「後世」,就拜託三日月大人的照顧了。“
    
   
     
【超時政府    平台】
         “誒誒?“原本幻天聽到莉亞說「本人」已經愕然的,在反問莉亞時,莉亞的答案更使幻天一頭霧水“但,艾莫不是被歷史修正者抓走,而且我不就是……“
        “我所指的不是真人……但是呢…又很難解釋給你聽……該怎樣說呢?“莉亞像正自我煩惱的抓着頭髮道,過了一會兒,想到怎樣說的開口道“你要找的是寄宿在本丸靈界裏她們十分之一的靈魂。“
        “誒?“幻天驚呆的看着莉亞,她所說的解釋,令幻天更加不明白,於是莉亞再道“我知道這樣說真的有點難理解,就算是我也不是很明白當中的原理是甚麼,讓我想想用甚麼方式跟你解釋。“
        莉亞再度沉思起來,過了約三分鐘,她道“在超時政府裏,不同的官員也會將replay當成一個靈魂的前生後世,一個審神者決定replay,那他replay前就是前世,replay後便是後世,所以用這個作為解說,星凌就是你幻天的前世,明白嗎?“
        幻天點頭表示明白。
        “每個本丸在審神者啟動運作的時候,也會有十分之一的靈魂被保護本丸的防護網吸取,以作最後防守,這個地方我們稱為靈界。
        而你的本丸情況較為特別,因為艾莫在被歷史修正者攻擊時,他們是沒有打破防護網,而是從某秘道走進去,所以防護網沒有被啟動,而星凌在管治這本丸時啟動了靈力,防護網便會從中吸取星凌十分之一靈魂以平衡她與艾莫靈力之間的差異,最後在星凌離開而你出現啟動本丸運作時,本丸的防護網認定了你和星凌是同一個人,而沒有吸取你的靈魂。
        所以,現在在你本丸的靈界中有兩個靈魂,一個是艾莫,另一個是星凌,而你幻天要進入靈界,找她們並從她們的對話內容找出事實真相和解決當今你所面對的困難,明不明白?“
   
   
       “……啊…我想我應該明白的,那我要怎樣去靈界?“幻天問。
       “在單獨一人時,閉上眼,開放自己的靈力,並想着要去靈界,那過了一會兒,你便到達靈界的。“莉亞道。
       “幻天,到了靈界,你要記清楚我接下來的話,請記着,在那裏,你和星凌是不同的人,不論她說甚麼,也不代表你要認同她的話,你要謹記,你是獨個體,你是幻天,不要受她的話所影響,清楚嗎?“莉亞認真的道。
        “是,我明白了。“幻天說着,然後始終也不明白莉亞此行的目的,於是她再問“但是,我始終也不明白為甚麼莉亞小姐要幫我。“
     
       
         在聽到幻天的問題,莉亞露出微笑道“因為星凌和我一個老朋友也很相似,看到她時,我便想起我那個永不放棄的老朋友,所以我也不相信星凌會選擇replay放棄一切的人,希望你可以完美的完結你和星凌以及這個本丸的故事,這就是答案了。“
        
    
    
待續-
   
    
   
    
語話:前一章有沒有被語嚇到?( ̄∇ ̄)而已,這一章「靈界」的設定,簡直是神展開-_-b(掩面痛哭……)莉亞和幻天的交談終於完結了( ´▽` )ノ可以堅持到這裏真的太好了(>_<),然後,很不幸的,語下星期要開始補課了T_T……嘛……更文應該會繼續的,語會努力抽時間寫的o_O。那麼,下章見( ̄▽ ̄)ノ~

本丸劇場
本丸審神者名字:千銀
標題:讓給我
(清光穿着內審服跑進審神者房)
清光:千銀,甚麼事?
千銀:清光!長谷部來了,網上很多人說他和巴形一起出征會有吵架情節,所以我將他們和一期、短刀們放在一隊,來陪我一起看*^O^*(興奮不已,握着清光的手走近茶几,坐下來,看着出征視頻)
清光:千銀-_-……長谷部才剛顯現,你就別欺負他,很可憐的……(坐在語旁邊)
千銀:來了!*^O^*(裝作聽不到……)



(視頻)
長谷部:巴形薙刀是吧?你這傢伙到底有甚麼企圖?
巴形:企圖?你在說甚麼?
長谷部:你一直黏在主人的身邊啊( ̄Д ̄)ノ



清光:-_-……(才剛顯現,便知道巴形一直黏在主身邊……利害……)(看向千銀)
千銀:很可愛啊~*^O^*
清光:(搖頭嘆息)



(視頻)
巴形:原來如此,看着不認識的刀待在主人身邊,讓你看不過眼?
長谷部:是啊( ̄Д ̄)ノ我沒法相信你。
巴形:長谷部,你是本丸裏第一把刀會對我說這些話語,但是對於沒有傳說的我來說,只有這一任的主人,而你不是。
長谷部:所以……←_←
巴形:讓給我。
長谷部:我拒絕ヽ(`Д´)ノ……咳咳(︶︹︺),而且這也不是我來決定的事,決定的是主人……



千銀:啊呀!很可愛呀!真的很棒呀(^ з^)……讓給我……太棒太可愛了!(^ з^)
清光:……(沉默)
千銀:啊呀!這次真的變了後宮了*^O^*(還在興奮)
千銀:……!(感受到有人從背後懷抱着自己,他的頭依靠在自己的肩膀,心想着: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清光:吶……千(叫着千銀的別名),你以前是不是說過自己是白髮銀髮控的。
千銀:對呀,甚麼事?^_^
清光:我想把頭髮染成白色,好嗎?
千銀:⊙_⊙…(間明白,露出微笑故意問)為甚麼?
清光:我不會把千讓給這個人。(看着視頻裏巴形戰鬥的樣子)
千銀:嘻嘻…(心想:不愧是小貓咪,回頭看到清光悶悶不樂的樣子,便碰了碰清光的臉)笨蛋……不要靠改變自己去惹人喜歡,要讓別人喜歡真正的你……而且,我喜歡清光,清光是我的初始刀,要靠着這優勢去贏其他對手,給自己一點信心,你一定沒問題的。
清光:……(︶︹︺)(還是悶悶不樂)
千銀:(往清光的臉親了一吻)好了,別再悶悶不樂了,要出征打檢非(第一次看到檢非出現,緊張起來)出征名單清光、巴形、三日月、石切丸、次郎和太郎,麻煩你通知大家了,清光(^_-)
清光:……我會努力的,待會見,千銀。


【打檢非完畢,勝利,清光,巴形和石切丸受傷】
(清光手入完畢,跑入審神者房,便看到長谷部正和千銀說話)
長谷部:主人,我聽蠋台切說,主人有寫作的喜好,而且當中有不少故事是關於我們,不知道可否讓我看一看?
清光:……⊙_⊙(收消息收得很快……)
千銀:……那個……(@_@;)(已沒收所有借給刀劍們看的故事情節記錄表)
清光:長谷部,千銀說那些故事需要改動,所以長谷部你還是等千銀修改後才看啦(^_^;)
長谷部:是啊…那麼我去準備出征了,不打擾主人做功課了,先告辭。(離開了)
千銀:呼……thank you 清光,已完成手入了?
清光:嗯…(坐在千銀旁)做功課?
千銀:嗯,暑期功課,要快點做完他們啊,咦?你來做甚麼?
清光:巴形還沒有手入完,所以來陪你,可以嗎?
千銀:可以呀。(^_-)拿(遞耳機給清光)陪我聽歌吧!
清光:嗯^_^



另一面
安定:清光你這傢伙,手入完畢之後便忘了要內審←_←又是餘下我一個人內審(生氣ヽ(`Д´)ノ)



(手入室)
巴形:藥研,能麻煩你手入快一點,可以嗎?
藥研:……抱歉,請巴形大人再等一會兒=皿=




語話:語的本丸真的快要變成後宮了=皿=,這種情況,語只可以說,不如寫一篇戀愛的故事出來*^O^*好像很有趣*^O^*(其實只是想自得其樂一下=皿=),好了,等語構思好,再放上來(^ з^),罪孽後面的情節太悲傷了,要放一些歡樂的文平衡一下( 別給藉口自己 =皿=),那麽,下次見*^O^*

罪孽三十四,為各位呈上

「請在看完此章後再看以下的文字。」

語話:等待語有新電話使用後,語就會將此章轉回文字版的m(._.)m,很想念語的電話T_T

補充:在第二十二章裏,狐之助並沒有明顯說明被襲擊的日子,所以幻天才沒有留意,至於原因是甚麼,大家就要猜一猜了,在這裏給大家一個要思考的提示,到底狐之助是「忠」還是「奸」的?

今週更不到文,送上邊寫文邊照官方設定而畫的可愛清光……嘛……ooc有點兒嚴重@_@但還是語可愛的小清光(^ з^)

罪孽三十三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三十三     莉亞
【3月20日,超時政府總部】
           “你好,我是來見莉亞小姐的。“幻天將前幾天狐之助給她的信遞給詢問部的人員,而三日月就站在幻天的後面,想着昨晚幻天要求自己的事情……
    
        「三日月,明天我要去超時政府一趟,你來陪我呀…」快要睡覺之際,幻天對着正在陪伴着自己的三日月道。
        「去超時政府做甚麼?」三日月好奇問。
         「見一個人……」幻天思考了一會兒再道「三日月,去到之後,希望你可以答應我,不論發生甚麼事也不要出手阻攔,包括,我看似有生命危險。」雖然不太了解為何幻天要這樣說,但看到幻天如此認真的樣子,他便答應了。

         沒想到竟然是見這個人……三日月想着:莉亞大人……是星凌的上司,那時候,星凌每月的20號也會來總部找莉亞大人,即使三日月也曾經跟星凌來找莉亞大人,即使只是有幾面之緣,但在三日月眼中,莉亞大人並不見得是善良的人……看來她今次找幻天的目的,並不簡單,可能是和星凌有關。
 

       “三日月,這裏呀。“幻天喚醒了三日月的思考,剛才詢問部的人員已證實了幻天的身份和信件的準確性,現在他正準備帶幻天和三日月去莉亞的辦公室,三日月走上前,跟上幻天的步伐。

      在走路的過程中,他們沒怎樣說話,像是給超時政府的規模嚇到了,幻天和三日月看到有很多穿着白袍的人在走來走去,神態非常緊張,幻天不解的問了問走在前面帶領着他們的人員發生了甚麼事,那人員卻只是回答,沒甚麼事情發生,這裏的人一直也處於繁忙時間,請不要在意。

       過了一會兒,那名員工帶了幻天和三日月走到一間辦公室的門口,向他們說這裏就是莉亞大人的辦公室,然後就離開了。

       “呼……“幻天像想要冷靜下來般呼出一口氣,她看向三日月,故作輕鬆道“三日月,記得呀……不要做任何事……“
         “我明白了。“幻天有禮的敲了敲門,並隨後打開門,和三日月一同走進辦公室裏。

【本丸】
        “退,你在做甚麼?“正在找藥研在那兒的鶯丸看到正不斷東張西望的五虎退友善的問。
        “是鶯丸大人……小老虎不見了……“都怪亂哥,五虎退帶點不滿想着,亂哥將幻天姐姐在萬屋買回來的氣球也吹爆了,把在場的小老虎們也嚇走了,弄得五虎退現在要四處走小老虎。
        “難怪剛才聽到呯呯聲啦…“聽到五虎退的話,鶯丸感歎道“退,我走過來的時候看不見你的小老虎,你不如去另一邊找一找吧…“
        “是……感謝鶯丸大人。“五虎退對鶯丸稍微躹躬便往回走,看着五虎退的背影,鶯丸想起自己在本丸四處遊蕩的目的,他叫停了五虎退,並問“退你知不知道你的大哥和藥研在那兒?“
        一期在那裏,只是鶯丸隨口想問一問的,並沒有任何目的,現在的他最不想見到的就是一期。
    
       “一期哥在手合室練刀法,而藥研哥在睡房休息。“雖然不太了解鶯丸大人找一期哥和藥研哥有何事,但五虎退也照實情告訴給鶯丸大人聽。
       “藥研還在睡房裏?“鶯丸顯現對此感到驚訝的重覆五虎退的話。
       “嗯…今早藥研哥說有點不舒服,所以便不出來了……“五虎退點頭並擔心的道。
       “……“看來今次打擊對藥研太大了,鶯丸想了想,安慰一下正在擔心的五虎退便往粟田口的睡房去。

【莉亞辦公室】
        幻天打開門,和三日月一同走進辦公室裏便見到名字叫作莉亞的女士現正用觀察的眼光看着幻天,她擁有着一把棕色的短髮,戴着一副沒有鏡片的深藍色方形眼鏡,她的雙瞳是迷人的棕色,就好像一些富貴人家的女兒高傲的打扮。
        “歡迎你,幻天,請坐。“莉亞示意在自己面前的坐位,露出微笑般道,她的背後有兩名的付喪神站着,單憑他們的容貌以及掛在腰間的刀,幻天認出他們便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你好,莉亞小姐。“幻天坐下來有禮道,而三日月即站在幻天的背後,警視着四周。
        “原來幻天的近恃是三日月宗近,真的不可少看現在審神者的靈力,幻天你是何時鍛出三日月的?“莉亞的笑容增添了一份神秘的問。
       “……一個月前。“幻天想了一會兒後道。
       “……!“三日月驚訝的看着幻天的背影,他沒法了解幻天要說謊的理由。
        “嗯……幻天小妹妹,「說謊」可是壞孩子來的……“
        “啪!“在幻天還在思考莉亞的話的意思時,一聲拍掌聲傳出來之際,幻天的脖子已被一把打刀抵着。
        “幻天!“看到幻天被加州清光挾持着打算拔刀的三日月衝上前,在快要拔出刀這刺向加州清光之際,大和守安定拔出刀出現在三日月的眼前直指向三日月的脖子,三日月這才停下來,那打刀的刀尖還差一點便可以刺中的。
       “根據狐之助的數據顯示,三日月宗近可是你第一把鍛出來的刀,幻天妹妹,我可是最討厭有人說謊的。“莉亞站起來同樣穿着白袍的,雙瞳帶點黯然的看着幻天道。
        “還請幻天小姐誠實回答主上大人的問題。“加州清光滿殺氣冷酷的道。
        “那麼,下一條問題,幻天你有沒有發現自己在本丸裏的另一面?“莉亞問。
  

         果不其然!幻天看着莉亞危險的笑容,剛才幻天是故意說謊,看下莉亞的反應,總算知道莉亞想問自己甚麼……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幻天也只可按照實情說出來……

        “我……知道自己是本丸裏第三任審神者,亦是運用replay重新開始的星凌。“

        聽到幻天的回答,三日月皺眉,心情非常複習的不知想着甚麼。

       “為甚麼會如此認為?“
       “因為……我發現了一本記事本,那記事本使我記得某些星凌的片段……但最後,我把那記事本扔掉了。“幻天道。

       “……!“三日月驚訝的看着幻天,到底幻天想要做甚麼,他沒從了解。
 
       “為甚麼扔掉?“莉亞顯現不了解幻天的行動,但她卻完全地相信幻天的話。
        “因為我想要和自己本丸的刀劍開心和平的相處,過去甚麼對我來說已經不需要了。“幻天的回答使莉亞感到驚訝,彷彿記起甚麼的露出友善而帶點苦澀的笑容道“即使是曾經失憶,但性格卻非常相似……清光,安定,收起刀吧。“
        一句命令,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無聲收起刀,加州清光在收好刀後對幻天露出可愛的笑容,像要說聲抱歉般向幻天點了點頭後,便走回莉亞的身後。
        “幻天,可以陪我去平台散步嗎?“莉亞拿下眼鏡,瞬間變得溫柔般問“但是只可是我們兩人。“
        “那三日月?“幻天看了看三日月問。
        “清光和安定會和他一起留在這裏,等待我們回來,放心吧,他們不會傷害三日月的。“莉亞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道。
        “那好了。“無奈的幻天只可聽從莉亞的吩咐,站起來,向三日月說聲不用擔心她,便跟著莉亞走出辦公室。
       在莉亞和幻天離開後,三日月便立刻聽到拔刀的聲音,他回頭看,便見到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同時拔出刀,滿殺氣般看着三日月。

        幻天,你的本丸不論是過去,還是將來,也注定着不會和平的。

待續---
       
     

語話:冷酷的清光,好帥呀@_@,另外,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大家,38天後語就要面臨考試,今次考試語可要非常認真對待,要開始進入備戰壯態,所以接下來可能沒法週更了,還請大家見諒見諒m(._.)m,那麽我們下章見。

2月21日,是語的生日,語的家人帶了語去正做刀劍亂舞主題的cafe慶祝,語一進去理所當然變成了花痴@_@,實在是太美妙了,雖然看不見鶴丸,但見到清光可愛的樣子,簡直不需要吃甚麼甜品,也感覺到很甜蜜(^ з^)
p.1:語帶了小藥研和小清光去那cafe(卻遺忘了帶小一期來,語很後悔= =
p.2:這是笑面青江的特飲(發光的假冰=0=)
p.3:清光很可愛!
p.4:長谷部很型氣的站在門口歡迎審神者( ̄∇ ̄)
p.5:三日月和一期很帥!(這就是語後悔遺忘了帶一期的原因)
p.6:語在那cafe抽的(運氣不太好,抽不到鶴丸和清光(︶︹︺),但竟然抽到三日月和山姥切( ̄∇ ̄)嚇到語了!)
p.7:叫了飲品後送的(( ̄∇ ̄)和泉守可愛~)
p.8-p.9:cafe店的牆壁佈置,全都很可愛@_@
p.10:最後送上清光帥氣的一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