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三十一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三十一   木盒子
        “鶯丸有事找我嗎?“三日月問着,只見鶯丸看了看三日月頭上掛着的風鈴,他記得這風鈴是那時幻天拿着此風鈴和自己討論着有關星凌的事,都已經是兩個月之前的事。
       “三日月,你有沒有向幻天說過你和星凌之間的關係?“鶯丸突然向三日月提起星凌,使三日月一時沒法反應過來,他想了一會兒,他才道“甚麼意思?“
         “我懷疑幻天對你和星凌之間的關係有所誤會,所以我才想要問你……“鶯丸停頓一會兒,再道“三日月,我開始記起一些和星凌有關的事了,所以我知道你和星凌的事,包括當天在這棵櫻花樹下發生的事,我認為你該向幻天坦白,讓她不再胡思亂想了。“
        “胡思亂想嗎?“三日月重覆鶯丸的話,再故作輕鬆道“我該說甚麼?將所有的事情也說出來嗎?“
        一陣微風再度吹來,他們兩人同時沉默起來,聽着頭上的風鈴發出鈴鈴的清脆聲音,兩人的內心也非常沉重,盡管兩人也為着幻天而想着,但兩人所行的路卻完全不一樣。
        “鶯丸記起某些事我也不覺得奇怪,只是,我不希望這些事會影響到幻天,過去的事實在太痛苦了,我並不希望幻天會因此而受傷。“
        “那就要一直隱瞞嗎?“鶯丸問。
        “如果可以,我當然希望一直隱瞞下去……這也是為了大家……“說完後,三日月故作淡定的再度看向頭上的風鈴,沒有再看着鶯丸,鶯丸聽到後皺了皺眉,閉上眼像在思考着,然後他睜眼,神情冷酷的道“三日月,請你明白,紙是包不住火的,先告辭。“鶯丸道完便回頭,便離開了前院。
       回想着鶯丸的話,三日月歎了歎氣,心情非常複雜的道“我只是希望星凌可以過得快樂,難道這有做錯?“
 

第二天
       “一期哥還有沒有事?“用了一整晚來平復心情的五虎退,在手入室擔心的問着。
       “傷勢已經有好轉的趨勢,應該很快就沒事的。“剛替自己大哥檢查身體的藥研回答,然後看一看仍沒有回頭像對着牆念壁思過的幻天,無奈的道“大將,檢查已經完成了,一期哥已經穿好衣服了。“
        作為一名女生,大將還真很有成熟女子的風範,藥研感歎的想着。
        “唉…總算完成了。“幻天放鬆下來,回頭坐在五虎退的身旁道。
        “既然幻天大人那麼介意,為何還要來手入室?“坐在屏門前的鯰尾道。
        “雖然我擔心一期,但我始終都是一個女孩子,男女授受不親呀。“幻天的臉還帶着一點紅的回答。
        “那為甚麼幻天姐姐不離開手入室一會兒,要對着牆念壁思過?“五虎退好奇問着。
        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在聽到五虎退的話後呆了一呆的幻天驚醒起來,對呀!如果剛才自己離開手入室就不用弄出這個尷尬場面出來……
        “嘛……昨晚不是睡得很好……“幻天弱弱的說道。
         “退、鯰尾,別作弄幻天大人吧。“一期用溫柔的聲線向他們兩人說道。
        “要幻天大人擔心,真是非常抱歉,而且因為我的軟弱,所以大家才會受傷,對不起。“一期向幻天道歉般低下頭,慚愧說道。
        五虎退和鯰尾像害怕幻天會懲罰自己的哥般,擔憂的眼神看着一期和幻天,只見幻天坐近一期,她微微歎了歎氣,看了看藥研,藥研看到大將看着自己,像知曉大將心意般露出微笑。
        “……痛……“幻天舉起手指,碰了碰一期臉上已用貼着的傷口,一期因此而發出輕聲的叫痛聲,他抬起頭,看着對自己露出溫柔笑容的幻天,她那紫色雙瞳凝視着自己,就好像只要這樣看着幻天大人,一期不穩的心就可以變得安穩起來。
        “一期,我從來都沒打算懲罰你,而且這件事錯的不是你,而是歷史修正者,所以別再責備自己了。“幻天道。
        “對呀,一期哥並沒有做錯,大將又怎會懲罰你吶?“藥研附和道。
        “是呀…“
        “咯咯…“屏門傳來敲門聲,得到幻天的許可拉開屏門的亂雙手放在後面說道“幻天姐姐……有些事想要找您幫忙的。“亂看到一期哥立刻問“一期哥,還有沒有事呀?“
        “沒事了,亂你找幻天大人有事嗎?“一期問。
       “嗯…“亂點頭道“是秘密。“
       “那麼,我一會兒再過來,麻煩藥研你照顧一期了。“幻天站起來說道,和五虎退他們說了再會後,便關上屏門問着亂甚麼事,只見亂不說話,伸出左手捉着幻天的手,並開始拉着幻天走到櫻花樹旁才拿出剛才一直藏在背後的木盒子說道“幻天姐姐,這是我剛才在後院找到的。“
        幻天好奇的接過木盒子,並將它打開,只見到一疊寫滿奇怪文字的紙和一枝髮叉,幻天拿出那枝有一隻微小雪白的雪鴞吊掛在頭上的髮叉。
        “很美麗……“她看着那雪鴞,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不禁贊嘆道。
       “鳴……“突然間,一陣的暈眩襲擊幻天的頭腦,使幻天立刻掩着頭,她模糊的聽着亂急促詢問着自己發生甚麼事的聲音。與此同時,她的腦海也傳出一把之前曾經聽過的聲音。

       「嚇到嗎?」……是誰?

       「那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嗎?」……為甚麼送禮物給我?

       「因為你和雪鴞一樣冰雪聰明。」我……聰明?

       「你拯救了我……星凌……」星凌……

       「請你救救我……星凌……」星凌……

        「……星凌……你忘記了我嗎?」

        “幻天姐姐!“亂的大叫使幻天清醒過來,她看着亂抓緊自己的肩膀,擔憂的看着自己。
        幻天清醒過來,即使腦海的聲音消失了,但幻天仍記得那一把溫柔而帶點活潑的聲音所說的話,她看一看自己手中的木盒子,難道這是星凌---以前的自己留下的木盒子?她這樣想着,然後抬頭向亂說“亂,我沒事了,感謝你將這盒子交給我,但我有個請求,希望你不要將找到木盒子的事告訴給其他人聽,可以嗎?“
        亂微微點頭笑着答應“當然吶。幻天姐姐可以放心交給我。“
        “謝謝你,亂。“

      「藥研,作為護身刀的你,會不會幫助我,打敗你的振哥?」

       「退!危險呀!」眼見五虎退快要被一把太刀刺中,來不及衝上前拯救五虎退的藥研拋出自己的本體短刀,刺向那敵人的腹部,當藥研走到五虎退旁,他才見到那持着太刀的敵人的模樣,那就是振哥……
        為甚麼振哥要殺掉退?
       「藥研藤四郎!你竟敢刺殺你大哥?」振哥雙眼發紅,兇神惡煞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我只是想要保護退……為甚麼……

       “……“藥研睜開雙眼,幸好剛才的夢不止於會令他嚇的坐起來喘着氣,他苦惱的抓了抓頭,坐起來,看到睡在自己旁睡得比較安穩的五虎退,內心的不安已經消失了,看來今晚沒有發惡夢,藥研不禁想着。
       藥研看向睡在大家中間的睡床,卻見不到一期哥的踪影,不安的心情再度出現,他輕輕的走出粟田口。睡房,希望能找到一期哥去了那裏,事實上,對於幻天大將的話,藥研也是認同的,但是今天鯰尾他們卻一直也在一期哥的身邊,長時間的交談是做不到的,所以如果現在找到一期哥的話,藥研他就打算將堀川的事告訴一期哥。
        藥研緩慢的走到後院附近,看到一個背影跟一期哥很相似的身影,正當他打算跑過去叫着一期哥的名字時,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藥研的背後,他用一隻手捂着藥研的口阻止他發出聲音,藥研一時來不及反應,便只能發出很輕微的唔唔聲,藥研使力反抗,那人的另一隻手很快就緊緊壓制着藥研的雙手,不讓藥研反抗。
        藥研的雙手被壓制着,他無法了解為何自己剛才竟沒法探測到其他人的氣息,他用頭反抗着,希望可以擺脫到捂着自己嘴的手,然後向一期哥求救,但是此人的力氣很大,即使藥研使力掙扎也沒法掙脫,竟然間,藥研的腦海閃過一個畫面使他感到害怕,他猛力的掙扎起來,然後他聽到一把熟悉而溫和的聲音道“藥研,冷靜一點。是我鶯丸。“
        是鶯丸大人……藥研停止了掙扎的動作,但恐懼的心情仍支配着藥研,即使他看不清那個一閃而過的畫面,但他知道那畫面對自己來說是恐怖的存在。
       鶯丸見他輕微的喘着氣,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的動作嚇到了藥研,為了安撫藥研的情緒,他道“藥研,放鬆一點,我不會傷害你的,堀川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是來幫你的。“
       堀川的事!為甚麼鶯丸大人會知道?藥研想着,但聽到鶯丸大人說是來幫自己,藥研便慢慢冷靜下來,喘氣聲亦漸漸減弱起來。
       見到藥研冷靜下來,鶯丸再道“藥研,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來幫你的,一會兒我會放開雙手,但你絕對不可以走過去一期那兒,如果你走過去的話,不論是你,還是我,還是五虎退,還有幻天大人也會有危險,明白嗎?“
        這是一個信任的問題,對於鶯丸來說他是想要相信藥研,亦同時希望藥研會選擇相信自己,他緩慢的放開捂着藥研的口和雙手的手,期待藥研不會逃去一期那兒,最終鶯丸收起手,看着藥研的反應,只見藥研沒有衝上前,他回頭看向鶯丸大人,一如既往認真的表情看着鶯丸,藥研選擇了相信鶯丸大人,為了五虎退和幻天大人。
        鶯丸鬆了口氣,他對藥研說“感謝你相信我藥研,但是現在不是說這些事的時候,明天我會告訴你一些事情,現在你要回你的睡房故作睡覺,不要給堀川和一期看見你。“
        一期哥和堀川?藥研驚訝的睜着眼,只見鶯丸大人已鎮定下來,經過藥研,走到後院去,藥研便聽到一期哥對鶯丸大人說“鶯丸友成,你終於都來了,等候你多時了。“
        “你好,鶯丸大人。“藥研聽到堀川的聲音,為何一期哥會和堀川一起找鶯丸大人。

       “沒想到一期你竟和堀川蛇鼠一窩傷害你自己的弟弟。“藥研聽到鶯丸說這話,藥研再度驚訝起來,然後他聽到一期哥輕笑的說道“甚麼蛇鼠一窩?我和堀川只是也有該完成的目的,所以才走在一起,而且藥研的事,我只是想要收納情報,所以才叫堀川幫我忙,雖然手法是比較上殘忍,但最終我們也收到重要的情報,鶯丸友成,作為星凌的守門者,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那個人就是一期哥……是一期哥叫堀川傷害我……一期哥和堀川是一伙……怎會有可能,怎會變成這樣……

        我最重要的人竟然是要傷害我的人……怎會可能會是這樣……我……

待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