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三十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三十    隱瞞
 「晚上」
         “……“在審神者房間,三日月坐在幻天的對面品嘗着由幻天所泡的茶,因為幻天沒有告訴給三日月是甚麼茶,所以他便神情奇怪的微微喝了一少少茶,像害怕幻天會用甚麽奇怪的東西來作弄他一樣,結果,三日月喝到的茶有點辣的感覺,很快他就聞到一陣薑的氣味,他再品嘗一下,再度確定自己的答案,他放下茶杯,露出微笑道“這是薑茶嗎?“
         “是呀!幸好蠋台切在廚房裏有一些薑在,好不好喝呀?“
         “好喝呀。很久也沒有喝過這麼濃味的薑茶了。“聽到三日月這樣說,幻天立刻鬆了口氣,她還害怕三日月會不喜歡薑茶的味道,幸好三日月喜歡。
        “……三日月……我已經知道了。“輕鬆的環境在幻天說了這話後消失得無影無蹤,幻天認真的眼神看着三日月,三日月便馬上明白幻天句中的意思,她已經知道出征時所發生的事,三日月沉下臉色,問“是誰說的?“
        “是堀川。“幻天回答“晚飯後,堀川來到我的房間告訴我的。“幻天看了看三日月的表情,她歎氣道“今天歷史修正者的作戰方法比以往的不同,我一定要告訴給超時政府的,我知道三日月你是想維護一期,但在這件事上,一期並沒有做錯的地方,所以說三日月你是在擔心我懲罰一期嗎?“
       “不是的……“三日月的眼神顯得對幻天的話感到驚奇,難道堀川沒有將一期疑似黑化的事告訴給幻天聽?三日月想要隱瞞一期的狀態是有原因的,他在那時疑似黑化的一期所散發的不妥殺氣中,感覺到和以前某人所散發的殺氣相似,沒錯,那個人就是在艾莫統治本丸時的近恃---天下一振,三日月不敢想像天下一振回到這個本丸後會發生甚麼事,亦不敢胡亂猜想,所以他選擇向幻天隱瞞,並藉此想要查出一期和天下一振有沒有任何關係。
         “唉…“幻天再度歎氣,無奈的道“所以說這個本丸裏的刀全都是小朋友來的,本來就是小朋友的就要裝大人,而本來就是大人吶,就像小朋友一樣,真是服了你們。“
        “哈哈……那就辛苦幻天照顧我們了。“三日月舉起衣袖,掩着嘴笑着,然後站起來對幻天說“爺爺我可不能太晚睡覺,先睡了,小幻天可別看書看得太晚啊!“向幻天道完晚安後,便離開了。
         在三日月離開了審神室後,幻天便立刻收起笑容,看着剛才三日月喝了只有一半的薑茶,她低下頭,故作輕鬆道“看來他還有事情隱瞞吶。“

         「 三日月爺爺是否大將的支柱?」

       想起今天藥研問自己的問題,幻天露出無奈的笑容道“怎會可能是啊…他是一個甚麼都隱瞞的老爺子,連感情……也要隱瞞着……難道我就那麽不可被相信嗎?“
       

「手入室」
         因應着幻天的吩咐,一期一振要在手入室休息一晚,等待傷口能完全的被治癒,一期一振睜開眼,坐起來,目光銳利的看着除了自己便沒有任何人在的手入室,呼喚了一個名字。
         「狐狸式神。出來吧!」
        出現在一期一振旁的並不是甚麼人,而是這個本丸的狐之助,狐之助看了看一期一振的樣子,本來沒有表露任何感情的臉頰,更是目無表情的聲音卻帶點好奇道“哎呀哎呀……沒想到天下一振殿下真的回來了,這一次博士又猜中了。“
       天下一振聽到後冷笑道“「又猜中」是甚麼意思?不過,現在的我只是在那傢伙最軟弱的時候暫時佔領着他的身體,也不算是回來。“
        “所以你叫在下的名字是想要做甚麼?“
        “告訴我,這個本丸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根據博士給在下的任務,你所問的問題,在下只會告訴你八成的答案。“
        “博士也太惡趣味了,最重要的兩成不告訴給我聽。“天下一振露出無奈的笑容,就好像和老朋友說話般說道。
        “來自博士的回覆:「這才變得更有趣。」“天下一振看着狐之助目無表情的臉孔,就好像透過這臉,便看到那男人諷刺的笑容,他想那人現在一定在透過狐之助的雙眼觀察着這個本丸的狀況,觀察着自己如奇蹟般回來後所有的行動。
        “好。即使沒有那兩成答案,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找出來。“
        “來自博士的回覆:「有志氣,祝您成功。」以及,你的同伴留了一封信給你,那傢伙將信藏在你的枕頭下。“天下一振聽到後,立刻從枕頭下拿出堀川給自己的信,閱讀着。
        那一晚是他吩咐堀川向藥研下手,因為他想了解清楚這本丸的情況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堀川的信是這樣寫着:
      
        「已經聽從你的吩咐,問了你最想了解的問題以及最重要的問題,沒想到你的弟弟那麽頑強,首先,根據你弟的說法,鶯丸友成是其中一個我不知道的知情人士,我已按照那晚你所說的話,約了鶯丸友成明晚在後院會面,接着,在聽到你弟的回覆,我懷疑他的記憶有被混淆的情況出現,因為我的情況和其他人不同,所以只可以說和你預測的一樣。」

        記憶可真奇妙,天下一振這樣想着,他認為這個本丸的刀劍包括自己的弟弟,將艾莫和星凌相處的記憶混淆了,大慨就是將本來和艾莫相處的記憶,被改成和星凌相處的記憶。
       天下一振一直在觀察這個本丸的變動,然後被他發現了這本丸的異況,先不說審神者的情況,經歷過「replay」的刀劍不該會有之前的記憶,經歷過「replay」的本丸更沒可能會留下上任審神者的遺物,經歷過「replay」就等同於一切歸零,不會出現其他不是「零」的事物出現,包括所謂的記憶。
       
       “第二任審神者---星凌是否沒有使用「重新開始」的裝置?“天下一振開始了問問題,他希望可以盡量以是非題問狐之助,殺狐之助一個措手不及,說不在意那兩成答案是騙人的,萬一那兩成答案是甚麼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有可能會因此走錯方向,所以他所想的問題要比狐之助和那男人更長遠更仔細。
        “來自博士的回覆:「真是想得非常仔細。」“狐之助道完停頓了一會兒,像在思考着答案,然後再道“因為這條只有一個關鍵答案,所以不需要作任何隱瞞,答案是沒錯,的確不是是凌使用「重新開始」的裝置。“
        沒想到這一條會答得那麽爽快,天下一振這樣想着,但這也很好,解決了他的大疑問,他再問“若果不是審神者啟動此裝置的話,會對本丸造成甚麼的後果?“
        狐之助聽到後,再度思考起來,今次的思考的時間比起剛才的慢,就好像要考慮多種情況,狐之助開口道“來自博士的回覆:「不愧是天下一振,你比起原本的你還要更聰明,這條問題的答案吾不會有任何的隱瞞,要啟用此裝置所需要的條件是運用審神者的靈力,替本丸的一切,刀劍的記憶作重置,如果沒有審神者的靈力,本丸的一切事物將不會被獲得重置,而再度獲得重新的刀劍會根據過去對審神者的忠誠認定他對審神者的記憶有多深,但這只局限於只作為審神者的刀劍。
        而這個本丸的情況比較特別,因為第二任審神者星凌在任時,有一部分本屬於艾莫的刀劍決定追隨星凌,他們接受了星凌的靈力,成為了艾莫和星凌同時擁有的刀劍,故此直至現任審神者幻天出現時將他們重新召喚,本作為艾莫而決定要跟隨星凌的刀也會根據過去對她倆的忠誠認定他擁有的記憶,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本丸正經歷第三任審神者的管治,他們一直都認為這個本丸只有兩人,那就是星凌和經歷了replay的幻天,所以他們會誤以為和艾莫相處的記憶是和星凌一起相處的時光,所以造成記憶混亂,但這個情況不會維持很久,有一些人開始察覺到了,很快他們便會知道這個真相。」“
        “誰呀?“天下一振聽到後立刻問。
        “這要由你自己找出來了。“狐之助道“來自博士的回覆:「天下一振,吾有一個任務給您,以作為您之前任務失敗的補償,因為吾還沒有找出為甚麼接受星凌的刀劍不會受到反拙的後果,吾懷疑星凌---即現任的審神者幻天和艾莫有着某種關係,吾要您查明此真相,並將仍潛逃的艾莫抓回來。」
       “艾莫她還沒有死去?“對於【博士】所說的,天下一振感到意外。
       “還沒有,那一天她在殺了您後便離開了,雖然那時她已經身受重傷,但沒想到她竟然能逃走。“狐之助回答“如何?天下一振殿下,願不願意接受博士給你的任務……為了你的夢想……“
        天下一振回想起自己的目的,再度回來這個本丸代表着上天給他多一次機會實現自己的理想。沒錯,既是理想,又是夢想,既是計劃,又是目的。
        “我願意接受。“天下一振毫無疑問說道。
        “那需要多少時間?“狐之助問。
        天下一振舉起三隻手,充滿志氣道“三星期。三星期會給博士滿意的答案。“
       “那就好了。“狐之助道
       “再問一條問題,抓到艾莫後,要怎樣做?“天下一振問
        聽到這問題,狐之助像露出奸詐的笑容向天下一振道“作為背叛者,就該和背叛者的下場一樣……如果天下一振殿下找到她的話……殺掉她……在在下看到的地方……殺掉她……

……殺掉她……


         “我要怎樣做?如果天下一振真的復活的話,他一定不會袖手旁觀。“三日月站起櫻花樹下想着,一陣微風輕輕吹來,他聽到頭上傳出鈴鈴的清脆聲音,三日月抬頭,便看到以前送給星凌的風鈴被掛在樹上,因為微風吹來而令到它發出清脆的聲音,正當三日月正疑惑是誰掛上去的時候,有一個人走近三日月,他開口叫道“三日月。“
        三日月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便立刻回頭,他看見鶯丸站在自己的後面,好像有話想說的看着三日月。

【既是理想,又是夢想,既是計劃,又是目的。】

待續----

補充:因為語害怕大家看不懂這篇天下一振和某博士的對話,所以語在課餘時間綜合了語刀劍世界的某些設定,因為說明了是在課餘時間而不是在家,所以語只能用紙筆記錄下來,故此會以照片公開(請不要介意語字醜= =|||),想要尋找語的設定,可以去語的專頁看,而且因為有很多設定包含着戲透,所以只能公開一部分不會戲透的設定,其餘的設定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再公怖。

語話:第三十章了,沒想到語竟已寫了一半,然而這一半卻好像和沒有寫沒甚麼分別T_T(其實並不是,只是前半部分埋下不同的伏筆,不知大家找不找到=0=),而後半部分會開始解說並進入語最期待和最刺激的部分。(或會再埋多一至兩個伏筆=皿=)請大家期待一下吧!下章見!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