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二十九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有虐請注意。
二十九   矛盾
       第一任審神者……艾莫大人……

       “咯咯 “
       “是誰?“審神者房間傳出溫柔的聲音,五虎退便知道這是艾莫大人在問着他。
       “是五虎退……可以進來嗎?“五虎退深深吸了口氣問着。
       “進來吧。“得到艾莫大人的批准,五虎退緩慢的拉開屏門,便見到振哥和艾莫大人在討論着桌上的一些文件,振哥放下手上的文件,冷酷的聲線帶點溫和的問“退,甚麼事?“
        “有隻小老虎不見了……“看一看腳旁的四隻小白虎,有點害怕的道
       “在我這裏呀。“帶着狐狸面具的艾莫看了自己跪坐在地上的膝蓋,並示意叫五虎退走過去,五虎退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便見到不見的小白虎在艾莫大人的膝蓋上睡覺。
       “我回到房間的時候,便看見牠睡在我的床上,可能因為天氣轉冷的關係,所以牠就睡在我的床上。“艾莫輕輕的撫摸着小白虎的頭道“真的不知道牠是怎樣走進來的,真是可愛啊…。“
         “艾莫大人……我……“
         “艾莫大人!下雪了!“亂突然衝了進來,眼睛像發了光的,把五虎退本要說的話打斷了。
        “亂,難道你忘記了進入別人的房要率先敲門嗎?“振哥問着。
        “抱歉。振哥,艾莫大人。“亂看到振哥那麽認真的樣子,不禁立刻道歉起來,以免得一會兒被訓話。
       “不用緊,亂有甚麼事?“艾莫問。
       “外面下雪了,是今年的初雪啊!可不可以去看雪呀?“亂很興奮的道
        “但是亂你今天不是要練習的嗎?前田他們呢?“振哥看到亂的眼神看向背後的屏門,他便立刻知道他的弟弟在屏門偷聽着,便道“好了,別再躲藏了,出來吧。“
        “……振哥……“聽到振哥溫柔而帶點命令的語氣,前田、秋田、平野立刻走進來,齊聲說道“我們也想看雪……“
        “去看吧,讓你們休息一小時,一小時後要回去手合室繼續練習,知道嗎?“艾莫看到他們充滿期待的眼神,不想去拒絕他們的小小請求的道。
        “啊!是!“聽到艾莫的批准,亂他們也表現得很興高采烈的歡呼着。
        “振哥,一起來吧!“秋田問。
        “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和艾莫大人辦理,你們自己去看吧……“
        “一振,你也去吧。“艾莫打斷振哥的話道“這裏交給我就可以了,你不是說過想跟弟弟們有多些相處的時間嗎?“
        一振看看眼前的文件,考慮了一段時間後,再道“我明白了。一小時後我就回來的,就請艾莫大人休息一下。“振哥站起來道。
        “一振你還是不願意相信我。“這句話使五虎退感覺到甚麼的抬起頭看着故作輕鬆看着振哥的艾莫,振哥回看艾莫,那溫和的眼神一瞬間變得兇神惡煞,像野獸般想要把艾莫殺去,而艾莫也不示弱,隔着狐狸面具也表露出殺手才擁有的殺氣看着振哥。
       “艾莫大人想多了,只是見你昨晚沒有怎休息,所以才希望艾莫大人可以用這一小時稍作休息。“振哥收回那眼神,卻不是因為認輸,為了將來的戰鬥,他不可以有和計劃不相宜的行動,所以決定暫時放下屠刀,留待真正需要的時候才使用
         “先告辭。“振哥微微點頭便和亂、前田、平野、秋田一起離開審神者的房間,五虎退沒有跟上,剛才他確實感覺到振哥和艾莫兩人的變化,他們倆人所露出的殺氣猶如在戰場戰鬥着,五虎退不禁張口問“艾莫大人……您沒事嗎?“
        聽到五虎退的話,艾莫收回所有的殺氣平和道“小退你不和亂他們去看雪?“
        五虎退思考了一會兒,再問同樣的問題,然而,艾莫理所當然的回答五虎退的道“我沒事啊,一振的提議也不錯,就好好休息一下吧!“看到自己膝蓋上的小老虎剛睡醒打了個哈欠,走到五虎退身旁,艾莫露出苦澀的笑容道“已經睡醒了嗎?那麽,麻煩小退離開的時候替我關上屏門吧。“
        就好像在抑壓着要爆發的情緒,見到艾莫大人沒有再用溫和的眼神看着自己,五虎退低下頭,心存有鬱結的回答“是……“然後便走出審神者的房間,輕輕關上屏門,向前走了幾步後,便聽到審神者的房間傳出“啪“的一聲,好像有甚麼東西被扔到牆上,然後很大聲的“呯“傳出來,嚇得五虎退立刻走回頭,打算打開屏門時被一隻戴着黑手套的手阻擋着,五虎退往上看,便見到鳴狐叔叔和小狐狸看着自己,鳴狐還做出一個禁聲的姿勢,然後輕聲道“這裏就交給我,不要跟一期一振說。知道嗎?“
        五虎退微微點頭答應鳴狐叔叔,只見鳴狐叔叔點了點頭,邊敲門邊道“主上大人,我是鳴狐,請批准進來。“
        “……進來……“房裏傳出輕微的聲音,鳴狐便拉開屏門,走了進去後立刻關上屏門像想不讓五虎退看到房內的情況,但是五虎退也在一瞬間看到房內的情況,房內一片混亂,四處也是剛才放在桌上的文件,而整張桌更是被倒轉放在地上。
       五虎退將雙手放在胸口前緊緊的握着,他是知道,知道振哥和艾莫大人之間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艾莫大人不喜歡振哥,但沒有將振哥的近恃交給其他刀,這不是很矛盾嗎?五虎退是在甚麼時候發現這些的事?是從兩星期前振哥和艾莫大人就着鯰尾哥出征的事而吵起來,那一刻艾莫大人很大聲的說了這句話
     「你們只不過是數據而已!我創造你們出來,你們就要服從我的命令,憑甚麼反抗?」
        雖然五虎退並不是當中出征陪隊的成員,但他卻在屏門後聽到艾莫大人的這話,雖然不知道數據是甚麼,但是他看到事後鯰尾哥走出來時憤怒的表情,其他的同伴也像受了打擊般走出來,所以那個「數據」是不好的東西,但艾莫大人為何要說這話?
         艾莫大人雖然有點冷漠,但她也有溫柔的一面,被艾莫大人撫摸着自己的頭,五虎退感到很溫暖很幸福。以前,每次邀請艾莫大人一起玩的時候,艾莫大人也是很冷酷的拒絕,但是在大家玩得興高采烈的時候,艾莫大人永遠也是站在遠方,微笑的看着我們,就好像看着我們玩也感受到我們的歡樂時光,既然艾莫大人想和我們玩,那為何每次也只是在遠方觀察着我們。最終,五虎退明白艾莫大人在自己和我們之間畫了一條線,就好像只要艾莫大人或我們跨越了那條線,就會有甚麼嚴重的事情發生了,所以,艾莫大人便一直要求自己要維持着「審神者」的身份,和我們「付喪神」一起生活。
        從那天起,艾莫大人的舉動漸漸變得奇怪起來,少了和振哥接觸,少了和我們談天,經常也留在房間裏不出來,出征內審的事情也交給了振哥和石切丸大人負責安排,一星期也最多離開房間兩次,每次看到艾莫大人露出虛弱的微笑,五虎退也感到自己的心像被甚麼的緊緊的握住,很痛……很痛……

        有一天晚上醒來的時候,見不到振哥和鳴狐叔叔的五虎退,靜稍稍的離開房間,便見到不知去了那裏的振哥和鳴狐叔叔在庭園說話。突然鳴狐叔叔拔出腰間的打刀指着振哥,皺着眉用憤怒的眼神看着振哥,雖然五虎退看不到振哥的表情,但五虎退知道振哥沒有因此而害怕起來,五虎退聽到振哥道“為甚麼小叔叔要舉刀指着我?“
        “一期一振,你不要再做會傷害主上大人的小動作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令到主上大人變成現在這樣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你呀!如果你再做傷害主上大人的事,我不會袖手旁觀的。“五虎退聽到鳴狐叔叔的話,不禁皺上眉,振哥想要傷害艾莫大人,為甚麼令到艾莫大人變成這樣的偏偏是振哥……

        到了第二天,艾莫大人難得離開睡房坐,在走廊看着被白雪覆蓋的庭園,五虎退見到艾莫大人,不禁走上前,坐在艾莫大人的旁邊,見到艾莫再度露出虛弱的笑容叫着自己的名字,五虎退沒法再忍受見到艾莫大人露出這樣的表情,他希望艾莫大人可以對着自己露出開心的笑容,艾莫大人和振哥可以和好如初,他立刻站起來,做了一件他事後感到很後悔的事,他不知在那裏取得勇氣,抓緊艾莫大人的手,對艾莫大人道“艾莫大人,我有甚麼可以幫上忙的?為了艾莫大人,我能否做一些事令艾莫大人沒那麽痛苦……“
        艾莫大人顯現被五虎退的話嚇到,但她很快冷靜下來,露出不知名的笑容,一隻手握着五虎退的手,抬起另一隻手並除去面具,五虎退應此而看到艾莫大人的藍色雙瞳,感到不知所措的呆站在雪地上,艾莫大人的銀白色的頭髮在冬天的太陽照耀下顯得非常美麗,即使銀白髮的中間夾雜着一些黑髮,但也沒有因此而變得不美麗,五虎退記得自己曾經問艾莫大人為甚麼艾莫大人的白髮中間有一些黑色的髮絲,那時候,艾莫大人這樣回答他“是兒時染上的,沒想到過了那麽長的時間也沒法變回白色。“
        “的確有件事,只有小退才可以幫我,那小退願不願意幫艾莫大人忙?“聽到艾莫大人問着自己,五虎退微微點頭,答應了。
        “那麽,看着我的雙眼,看着我的雙眼,小退,聽我的,不要相信你家所有人所說的話,只要聽我的就可以了,明白嗎。“
         “明白了……艾莫大人……“看着艾莫大人的澄藍的雙瞳,五虎退感覺到自己好像在一個湖泊上睡覺般寧靜,艾莫大人的話就好像水般流入五虎退的心靈中,令人沒法抗拒。
         在那之後過了很多天,冬天的雪溶化,春天的來臨為庭園帶來很多美麗的花朵,不知是因為甚麼的原因,艾莫大人的情況有好轉的趨勢。當五虎退以為所有事情也會變好之際,有一大群的歷史修正者突然衝入本丸,襲擊他們,在五虎退打算走去艾莫大人的房間通知艾莫大人的時候,便見到一個他永遠也沒法忘記的影像,鳴狐叔叔為了拯救艾莫大人被振哥用刀刺穿胸口,艾莫大人和鳴狐叔叔的小狐狸也同時呼喚着鳴狐叔叔的名字,只見振哥若無其事般拔出刀來,使鳴狐叔叔倒在地上,振哥回頭看,便看着五虎退正害怕看着的自己,便走上前問“退,剛剛的事你看到甚麼?“
        看着眼前沒有將殺去鳴狐叔叔當成一件事的振哥,五虎退感到很害怕,害怕得說不出話,只是震抖的看着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振哥,突然他聽到艾莫大人在房內大吼的聲音“小退!別讓你哥逃走,他剛才想殺我,並殺去你的叔叔,他已經暗墜了,小退!“
        暗墜!一個很陌生但也曾經聽過艾莫大人說過的詞,振哥好像以前江雪大人般暗墜了,所以才想要傷害艾莫大人?
        見到五虎退的雙手握着短刀震抖的指向振哥,振哥用溫柔的聲線問着五虎退“退,我是你大哥,難道你感覺到你大哥暗墜的氣息嗎?“

        “啊……“的確,振哥沒有暗墜的氣息,那為甚麼振哥要殺去鳴狐叔叔……
        “小退,別被你哥的話騙到,他真的暗墜了,只有殺了他,那所有的事也會解決的!“殺去……艾莫大人要我殺去振哥……即殺去自己的大哥……這是怎麽可能做到的事……
         “退,你要聽從這個要你殺去自己親人的審神者嗎?“振哥是我的親人……最重要的親人……振哥是粟田口的驕傲,殺了振哥的話會怎樣……
        “小退!“艾莫大人是我的主人……我也很喜歡艾莫大人……想見到艾莫大人開心笑的樣子……我……該怎做……兩個也是我重要的人……
        “退,你要作出選擇,你要選我,還是艾莫?“
        “我……不知道……“聽着振哥所說的話,五虎退流出悲痛的眼淚,大哭的說道“我不想要選擇……“他說出自己心聲,但艾莫和振哥沒有理會。
        “退!“
        “小退!“雙方也呼喚五虎退的名字,這是曾經五虎退覺得開心的事,但是現在聽着他們叫着自己,五虎退覺得自己的心很痛很痛很痛很痛,為何會變成這樣……大家本身也可以過的很幸福的……為甚麼偏偏要變成這樣……
        “小退!你不是說過要幫我,聽我的話嗎?“艾莫大人的聲音使五虎退想起艾莫大人對自己所說的話。

        「小退,聽我的,不要相信你家所有人所說的話,只要聽我的就可以了,明白嗎。」
        
         我答應了艾莫大人,要聽從她的話,所以,艾莫大人說要殺去振哥,我就要跟着做,這才是作為短刀要做的事……
        身體不經意向前走一步,看到振哥因為刀尖靠近自己而退後一步問“退,你真的打算殺了我?“
       聲音使五虎退想起振哥撫摸自己頭溫暖的大手,五虎退的手不斷震抖着,在親情和忠誠之間,他無法選擇,最終……
       “不要呀!!!!“五虎退舉起短刀大叫着

       “!“五虎退睜開眼坐起來,想起剛剛發的惡夢,他的眼淚再度流出來。
       “發惡夢嗎?“藥研平躺在床上放下看着的書,看着五虎退問。
       “嗯…“五虎退點頭說道。
       “唉…“藥研歎氣,然後坐起來撫摸着五虎退的頭,回想起今天幻天大將所說的話道“退你在剛才也是這樣,甚麼也不說,但是我不會勉強你說給我聽,只是我希望可以成為替退減輕負擔的支柱啊!所以你也可以稍微依靠一些我呀!“
        五虎退微微點頭,表示沒問題的將頭放在藥研的肩膀上隱泣着,藥研微微露出安心的笑容撫摸着五虎退的背,讓五虎退自己的弟弟可以舒服一點。

「手入室」
         因應着幻天的吩咐,一期一振要在手入室休息一晚,等待傷口能完全的被治癒,一期一振睜開眼,坐起來,目光銳利的看着除了自己便沒有任何人在的手入室,呼喚了一個名字。
         「狐狸式神。出來吧!」

矛盾的花蕾,正在盛放。
誰能預知將來的事?

待續----

提示:振哥=天下一振
語話:這章真的是非常長呀!!@_@幸好能寫完,但可能因為兩星期沒寫文,文筆有點差,請見諒m(._.)m,遲些發現有甚麼錯字會改的,請放心( ̄∇ ̄),那麼,下章見

補充:艾莫曾出現的章節:第十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