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二十七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二十七   支柱
        “幻天大人!“狐之助突然出現在放滿書的桌上,口中含着兩封信模模糊糊的說着。
        幻天放下書,接過兩封信,看了看信封面,一封是列印着超時政府給各審神者有關上星期議會通過的事情,而另一封是一個名叫莉亞的人給她的,幻天問“上星期議會所討論的問題「審神者在本丸是否該擁有手提電腦」通過了?“
        “是,超時政府也認為應該給予審神者一些空閒時間去上網和親友交流一下,故此通過了此議案,但是為了防止審神者沉迷上網而不故工作,超時政府會在當中設定限時,每一位審神者每天擁有上網時間均為四小時。“
       “手提電腦?“坐在幻天旁聽着幻天和狐之助說話的藥研好奇的問,他從來也沒有聽過「手提電腦」這詞,故而感到好奇。
        “嗯…遲些你們就會知道這是一個很有用的工具的。“幻天故作神秘的道,她放下已知道內容的信件,輕柔的折開另一封信,她滿認真的看着信中內容:
     
幻天小姐:
        您好,我是隸屬「本丸特別個案部門」的莉亞,請多多指教。
        關於您本丸的特別情況,我們部門想進一步了解一下,請於領取手提電腦當天(3月20日)到詢問部,給那裏的員工看這信,自然就會有人接應您,請記謹帶同您的近恃前來。
                                                本丸特別個案部門呈上
     
       “……“幻天看了信後微微皺眉,思考了一會兒,嘆氣道“終於輪到我了。“
      “大將?“
      “狐之助,到時候我會帶三日月去,拜託你通知莉亞小姐。“
      “是,幻天大人。“道完,狐之助便憑空消失了,餘下幻天和藥研。
      “大將,你……沒事嗎?“藥研還見到幻天皺着眉,擔心問。
      “嗯……沒事了……“幻天搖頭道,溫柔的聲線傳入藥研的耳朵,令藥研突然想起剛才腦海裏某人的聲音……
    
   
       「藥研,作為我的護身刀,你會幫我嗎?」
     
    
       “艾莫……“一想起那使藥研迷惑的聲音,藥研不禁輕輕喚了此名。
       “艾莫?“聽說藥研突然說出一個自己不熟悉的名字,幻天好奇跟著讀出來。
       “!“發現到自己不經意說出了艾莫此名,藥研立刻搖頭道“甚麽也沒有。“
        見到藥研慌張的樣子,幻天搖頭嘆息道“藥研你總是令人擔心的。“
        “甚麼?“
        “你啊…真的是「太刀心短刀身」,明明前面的敵人比你利害,還是要一口氣衝上前,還真的非常衝動,不顧其他人感受的,剛才也是一樣。“
        “……“想起剛才自己竟然會露出這表情的藥研沉思一會兒,被大將這樣說,還真是不太認同,藥研還是想反駁的道“作為護身刀,不是應該全力以赴盡自己全力的嗎?“
       “如果是以前作為短刀的你,可以這樣想,但是現在作為付喪神的你,擁有身體的你卻不可以這樣說了。“像看穿了藥研想法的幻天溫柔的道。
        “短刀和付喪神有甚麼分別?“藥研記得,以前的自己雖然沒有人身,但也是擁有意識可以思想的付喪神,所以兩者根本沒甚麼分別。
       “當然有分別,以前作為短刀的你,只擁有意識而沒法按心行動,甚麼也不能自已決定,但現在的你卻有着人身,沒人決定你的一切,所以就按着自己所想的行動,就因為以前渴望着自由自在,所以現在就變得衝動了事,藥研你是否一見到敵人就很渴望打敗對方?“
        藥研微微點頭,答案如幻天所料的,幻天露出笑容,再道“所以說,當藥研你渴望打敗敵方的時候,就會一個起勁的衝了上前戰鬥,甚麼也不理會,然後受了傷也不知錯,還說甚麼這些小傷不會理會,藥研你就不懂得了解一下其他人怎樣想的。“
       “……“見藥研仍皺眉,像正思考幻天的話,幻天便繼續說下去“藥研很成熟,有甚麼事也會以不影響他人為先,獨自解決問題,但那麼問題日積月累,日積月累地增加,你的身心靈一定沒法承擔下去,終有一天會因此而崩潰。
        每個人,即使是付喪神,也有一個在自己煩惱不開心的時候,會出現在自己身邊的人。“幻天看向藥研道“藥研你也有的,在聽着我說話的同時,你腦海裏出現的那個人就是能替你減輕負擔的支柱了,那個人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我,但我希望藥研你可以稍微依靠一下那人,將你的問題告訴他,讓他幫你一下吧!“
   
        一期哥……藥研的腦海出現那時在農田裏,一期和自己說的話……
     
        「 我明白了,但是別太勉強自己,有需要的時候,記得告訴我,我一定會幫藥研你的。」
       
        我要將堀川的事告訴給一期哥聽嗎?
     
     
        “但是,大將你就不好奇我因為甚麼而煩惱嗎?“藥研不解問。
        幻天搖頭道“不,如果藥研你想告訴我聽,我會洗耳恭聽,但如果你不想的話,我不會勉強你告訴我。“
       藥研睜大眼,眼前的人真的是星凌嗎?從記憶裏映照出來的星凌大將不像會說這些話的人,但眼前的幻天卻真的和星凌擁有相同的臉孔,到底那個才是「你」真正的臉孔。
       這時外面傳出一陣清脆的鈴鐺聲,幻天站起來,再度露出微笑道“他們回來了。藥研,我們一起去迎接他們吧!“
       “大將……“藥研也站起來,像想起甚麼的看着正疑惑的看向自己幻天,他問“那三日月爺爺是否大將的支柱?“
        “不是。“在聽到藥研的問題,幻天便立刻像沒有想過的搖頭道“三日月很溫柔,所以即使有甚麼煩惱,我也不會找三日月,尋求他的幫忙。“
        “但這不是很……
        “矛盾?“幻天像看穿了藥研想說甚麼的道,見藥研點頭,幻天便再道“的確很奇怪,但不是所有有意識的生命也是很矛盾的嗎?“
      
       
        「所有有意識的生命也是很矛盾的,連你們也是。」
    
         
        當幻天和藥研走到出前院時見到三日月他們的情況感到意外,幻天和藥研同時叫着同一個名字,然後便跑了上前。
        “一期!“
        “一期哥!“
        眼前去了大坂城的部隊一隊員無一不受傷,特別是已失去了意識被三日月背着的一期更是受了重傷。
        “為甚麼會這樣的……“幻天走近三日月,擔憂的問。
        看着幻天憂傷的眼神,三日月卻移開視線道“發生了一些意外……一期因此受了傷……“
        “……那麼,三日月麻煩你帶一期去手入室先,我很快就會過來。“像明白三日月不想在現在告訴自己的幻天道。
         “嗯……謝謝……幻天。“三日月道謝後便立刻帶着一期去手入室。
          
        “…鯰尾、亂、退……你們沒事嗎?“藥研確認了一期沒有生命危險便問,卻見到鯰尾和亂臉有難色的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沉默的低下頭。
       “……藥研哥……“身受輕傷的五虎退一步一步緩慢的走近藥研,然後一下子伸出雙手懷着藥研。
      “退……“藥研先是愕然一下,然後感覺到退的身體在震抖着,退正在哭嗎?因為一期哥受了傷?
       “藥研,麻煩你先幫你的弟弟和堀川作簡單的包紮,我待會和一期手入完就會來的。“幻天看了看五虎退,對藥研道。
       “是,我明白了。“藥研向幻天點了點頭,再對鯰尾說“我很快就會來的。鯰尾你能否暫時……“
       “我知道你想說甚麼,暫且交給我吧,你安慰一下退先。“鯰尾拍拍藥研的肩膀道。
       “謝謝,鯰尾。“看着鯰尾的背影,藥研覺得很安心自己有這個好兄弟,然後,藥研看上前,和滿臉笑容的堀川對上視線,堀川走近藥研道“待會要麻煩藥研了。“夕陽在堀川的背後西下,夕陽被堀川阻擋着,就好像要幻滅藥研的希望,吞噬藥研的心靈,但是……
       “無論你怎樣說,事實怎樣擺在眼前,我也是星凌大將的護身刀,這一點無論如何也不會變。“藥研的眼神閃過一絲殺氣,比之前還要堅定的看着眼前的黑暗。
        “我很期待……“堀川再度露出笑容,在藥研旁走過,在藥研耳邊輕聲再說“看到你崩潰絕望的樣子……“
         在聽到堀川的話,藥研沒有理會,只是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再睜開眼,摸了摸仍在哭泣的五虎退的頭問“退,發生了甚麼事?“

待續------
        

語話:最近發生了一些事,語沒法準時週更,真的很抱歉,但之後可能也沒法準時更文,請見諒m(._.)m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