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二十六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二十六    陷入
  
       「你是艾莫所鍛出來的刀。」
   
   
         鍛我出來的人……是星凌……
 
        
          一定要記起……誰是我的大將……
  
  
  
          快想起來……一定要想起來……
  
          
           如果想不起來的話……
  
 
        
         「喲大將。我呢,是藥研藤四郎。和兄弟們一起,都請多多關照。」是這裏了,我被鍛出來的記憶……
          藥研隱約的看着眼前也是帶着面具的審神者,他知道這是自己被鍛出的時候的記憶,所以如果和自己的說法一樣,眼前的人就是星凌。
        「藤四郎?你也是粟田口家的刀?」審神者的聲線如水般沉靜,如水般清澈悅耳,毫無污染清純的流入藥研的心裏,使藥研不能把目光從審神者中移開,聽到審神者的問題,他立刻回答「是!」
         「唉…」審神者帶點無奈的歎氣,自言自語道「一振到底有多少個弟弟?」
  
          一振?是指一期哥?星凌大將是這樣叫一期哥的?不,我記得不是,那即是說……
         我真的不是星凌所鍛出的刀……
  
   
         那……鍛出我的人是誰?

       「你是艾莫所鍛出來的刀。」耳邊再度傳出堀川的聲音
 
         艾莫……是誰?
 
 
        「我的名字是艾莫,藥研,你哥一會兒就會來,根據他的要求,希望你可以叫他做振哥,可以嗎。」並不是詢問,而是用命令式的語氣叫道,艾莫的話使人有種無法反駁的氣勢,最初也打算詢問為甚麼的藥研,很快就因為艾莫的強勢而放棄了詢問。
   
    
         我是艾莫大將的刀,那為何我會認為自己是星凌大將的刀?
  
   
       「你們的行為到底是想證明自己對前任的那份純潔而扭曲的「忠誠」,還是向星凌大人發洩你們對人類的不滿?」
       
   
      「 鶴丸國永大人,我同意你所說的說話,既然你是作為局外人,那你可否給我一些意見?」
  
  
     
      是啊…因為無法接受長谷部他們的行為,所以才決定要忠心對待星凌大將,因為再被鍛出的一期哥沒法被弟弟們接受,所以拜託星凌大將幫忙,在一次出征,星凌大將無視石切丸大人的話,將我、退和一期哥放入第一部隊,在戰鬥中一期哥為了救退而受傷,使退對一期哥改觀了,在一次退和平野他們玩遊戲的時候,退主動找一期哥,邀請一期哥一起玩遊戲,那時候不論是誰,也對退的話感到驚訝……
 
         “一期哥,和我們一起玩呀?“五虎退對着一臉驚訝的一期道。
        “退……你在說甚麼?“平野問。
        “雖然我知道一期哥不是振哥,但一期哥也是我們的哥哥,我覺得我們不需要在一期哥和振哥之間做選擇。“
        “……“聽到退突然變得不同,秋田、前田和平野也感到奇怪,雖然他們很想反駁退的話,但是他們卻想不到該說甚麼來。
       在遠處聽到退的話後看着秋田他們猶疑的樣子,藥研拍拍坐在旁和骨喰談得興高采烈的鯰尾右肩膀,並用眼示意叫他幫幫五虎退忙,鯰尾像明白藥研意思的捉着骨喰的手走近平野,然後開朗道“我們也一起玩,平野,可以嗎?“
          “甚麼?鯰尾哥和骨喰哥也要一起玩?“前田驚訝道,平時也很少和我們玩的鯰尾哥今次竟然來和我們玩,這簡直嚇到了前田,難道連鯰尾哥也要接受一期哥?
        “有問題嗎?前田?“鯰尾滿惡作劇道。
        “不,不,沒問題。“聽到鯰尾的話,前田拼命搖頭道。
        “那麽一期哥和藥研也來玩吧!“鯰尾對着一期和藥研道。
        “你們真的不介意?“見到這樣壯態,還是不知發生甚麼事的一期疑惑的問,雖然他也很想和弟弟們一起玩,但是如果弟弟們沒法接受自己,他也不打算要求他們接受自己,即使自己很難受,但一期也想要尊重弟弟們的想法和決定。
        “不介意,反正就如星凌大人的話一樣,現在的我們也是和一期哥一樣是星凌大人的刀,所以無分彼此,大家也是一家人,對嗎?骨喰?“鯰尾道。
       “嗯…所以一期哥也一起玩!“骨喰笑着道。
       “沒錯啊!一期哥也一起玩!“五虎退握着一期的右手道。
       “……“聽着鯰尾哥的話,前田他們也沉默起來,一期一振對於粟田口短刀來說不單止是哥哥,更是吉光家的驕傲,不可以反抗,不可以反駁,要聽從兄長的話,這是他們在顯現的時候,從振哥雄偉的氣勢中看出來,他們對振哥的忠誠還要比審神者更要多,所以即使不了解振哥的意圖,他們也會服從振哥的命令……但……在經歷了之前的事,石切丸大人因為藥研哥的承諾而免他們一死,再見到這個一期一振後,他們便猶疑,猶疑是否該聽從這一期哥的話,猶疑是否該繼續這樣下去……猶疑自己是否可以繼續以吉光短刀的身份和吉光家族的代表---一期一振一起生活。
       “其實一期哥和振哥也是一樣,都是吉光家的代表作,只不過他們倆人的性格不一樣,他們也是我們的哥,並不需要從中比較哪一位哥哥更有優勢,在經歷了以前的事後,難道你們還要繼續猶疑?“藥研輕輕露出微笑對着弟弟,並對剛走來站在自己旁聽着自己說話的厚道“難道還要繼續折磨自己?“
       “一期哥,對不起。“沉默之下,秋田率先說出這話,就好像已想通般走上前和五虎退一起握着一期哥的右手道“抱歉一期哥,你會原諒我們以前冷淡對待你嗎?“
        “秋田……“
        “我已經受夠繼續發那些夢了,已經不想再理會振哥和一期哥誰是自己哥了,我現在只是想開心地生活下去。“秋田表露出一副快要哭的樣子道。
        “……一期哥,對不起……“前田和平野聽完秋田的話,也一副快要哭的樣子走上前懷抱着一期道。
       “……我不會責怪你們,因為你們沒有做錯的,我答應你們,不會再令你們受到傷害。“一期單膝跪在地上將前田他們和五虎退懷在自己的懷抱裏道“我會好好保護你們。“
        “嗚……嗚嗚嗚嗚…“聽到一期哥溫柔的聲線,前田、平野、秋田和五虎退也忍不住眼淚,在一期的懷抱裏哭着。
        藥研站起來對厚道“厚,還不去玩?“
       “……“厚看一看藥研,再看一看遠處的一期和弟弟們,他露出微笑道“是,藥研。“
        藥研看了看往一期哥方向跑去的厚,再往另一旁走去,見到躲藏在角落偷聽着他們說話的亂道“還不出來?“
        “你怎會知道我在這裏的?“亂低下頭,移開和藥研對上的視線,像還有點介懷的道。
        “抱歉,之前弟弟們冷淡對待你而我卻沒法阻止,我並不是一個好的哥哥,但是我也想做一些事來補償,可以嗎?“
        “嗯…謝謝,藥研。“亂抬頭眼泛淚光的懷抱着藥研道。
       “終於和好如初了,藥研。“此時,星凌和鶴丸走來,看着藥研和亂抱成一團的星凌開心的道。
        “嗯…感謝大將和鶴丸大人的幫忙。“藥研說道。
        “不用謝。接下來也要麻煩藥研好好照顧你的弟弟和叔叔了。“
        “叔叔?“聽到叔叔這名,亂放手站直起來,和藥研一樣也表露出疑惑的眼神看着星凌,只見站在星凌旁的鶴丸往右邊移開,一直躲藏在鶴丸背後的付喪神終於現身了,他和鶴丸一樣也是銀色的頭髮和金色閃閃生耀,像能看穿一切的雙瞳,他肩膀上有一隻黃色的小狐狸,那小狐狸開口道“啊…啊…這不是藥研和亂,很久不見了,還認得嗚狐嗎?“
        “嗚狐叔叔!“亂聽着那尖銳稚嫩孩童的聲音,很開心的衝上前懷抱着嗚狐,很熱情的道。
        “嗚狐叔叔。“藥研表面上有點酷的向嗚狐點頭,以隱藏心裏的激動,見到藥研有禮的向自己點頭,嗚狐也報以一個微笑點着頭。
        “嗚狐叔叔,我帶您去找一期哥和弟弟吧!他們見到你一定很開心的。“向星凌有禮道別後,亂便握着嗚狐的手往一期哥和弟弟在玩耍的那兒走去,餘下星凌、鶴丸和藥研。
       “藥研你不去玩?“
       “……“藥研沒有回答星凌,只是沉靜的緩慢的單膝跪下,將左手放在右胸膛上,像武士般對着星凌道“為表示我的謝意,我藥研藤四郎願意成為星凌大將的護身刀。從今起直到永遠也會以性命擔保,保護着大將。“
  
         護身刀……
         我是大將的護身刀
         但是我卻沒法好好保護你
         我……
   
       ……藥研……
  
       ……藥研……
   
      “藥研藤四郎!“
      “……“藥研睜開眼看到長谷部的雙瞳便立刻滿警覺坐起來。
      “藥研,你沒事嗎?長谷部有點擔心問,但還在沉思在腦海中的藥研沒有回答。
      見到藥研獨自一人,以一個他從來沒有看過藥研的憤怒表情看着遠方。沒錯,是憤怒。長谷部在藥研的眼神中讀出痛恨、苦惱、不安等神情,所以他想一定是發生了很嚴重的事,藥研才會變成這樣。
       “要不要找主上大人來替你治療一下?“長谷部看到藥研的脖子紅了一片,還有一點血流出來便問。
         “不要!“聽到長谷部叫主上大人來,像想起甚麽的藥研立刻大叫,阻止長谷部走出書庫,他緩緩站起來,很激動的對長谷部道“我沒事,這件事不論是大將,還是其他人,也不需要知道!“
        “藥研,你肯定你沒事?真的不用找主上大人?“
       “你不要多管閒事!這跟你無關的!“藥研激動道,這是他第一次對着長谷部吼叫,在自己說完這話後稍微冷靜下來的藥研也覺得自己太衝動了,他苦惱的按着發痛的的頭向長谷部道“長谷部,這件事絕對不要告訴給其他人聽,拜託……“
      “……“看着藥研離開書庫的背影,長谷部的腦海浮現出一段畫面,但在他打算深究下去時,那畫面便隨即消逝。
    
    
     “長谷部,發生甚麼事?“鶯丸聽到藥研很大聲吼叫,便走進書庫,見到滿是混亂的房間問。
    
   
     藥研走出書庫,便迎臉碰到幻天,幻天沒有戴着面具的樣子,澄紫色的雙瞳看着藥研,就和星凌一樣……
       “藥研?你沒事嗎?“幻天見到藥研不太好的樣子,擔心的道。
        “不!“藥研搖頭道,他低下頭不讓大將看到自己的樣子“甚麼事也沒有……“
       見到藥研低沉的樣子,幻天可以百分百肯定發生了一些事,但她並不打算問藥研發生甚麼事,她握着藥研的手,開朗道“既然如此,那藥研就陪我看醫科書吧!“
        “甚麼?“藥研抬頭,看着幻天緊緊握着自己的手,像害怕自己會拒絕後逃走一樣。
        “你是各刀劍男士之中,醫術最高明的一個,不找你找誰呀?“
        像明白幻天此行的目的是想要自己平靜下來,藥研微微點頭,暫時拋下煩惱,跟隨着幻天去。
   
但是……
    
 
 
這樣下去……

真的好嗎?
   
  
  
  
   
 【陷入過去的束縛,只會變得束手無策。】
    
   
    
待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