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二十四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二十四    把柄
        “你想問甚麼?“藥研問仍持着脇差抵在自己脖子旁的堀川。
        “我只是想知道你知道多少,接下來我會問你問題,你要誠實回答我。“
        “那麼,要看你問不問到了。“藥研道完這句,右手立刻拔出藏在背上的短刀,藥研就是預測到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所以才帶着本體防身。
        藥研擋開堀川拿着脇差的刀,退後幾步,隔開和堀川的距離,堀川看着眼前擺脫了自己而同時進入作戰壯態的藥研,心情難以平復,他露出溫和卻使人感到恐慌的笑容道“你認為你能贏我嗎?“
        “能。“堅定的回答開啟了這場戰爭。
     
       藥研先發制人進攻,堀川見他持刀衝上來,立刻抵擋着,不論藥研如何攻擊,堀川也能擋住,作為短刀的藥研不斷找堀川的破綻,但因為脇差的長度比短刀長,所以在自身防守方面,堀川是佔有優勢,對此藥研沒有理會,仍持續着攻勢,希望可以從中找出克制着堀川的方法。
       “真的很棒,但是既然藥研你不合作,那我只可以向你的弟弟們下手了。“
        “甚麼?“藥研一時反應不來,便被堀川乘勝追擊,藥研從進攻瞬間變成防守,堀川的每一擊也沒有留守,像心裏有甚麼情感在煽動 。
       藥研因為堀川的攻擊而佔下風,在擋下堀川的脇差時,藥研發現堀川碧綠的左眼瞳漸漸轉為血紅色,這是刀劍暗墜的徵兆,在他感到驚訝的時候,堀川的攻勢變得愈來愈強烈,愈來愈猛烈,藥研完全沒有想過堀川會暗墜,從這一刻開始,差不多所有的事也是藥研意料之外。
        “……!“堀川這一下的強勢使藥研手上的短刀打掉,並刺在牆壁上,藥研感到自己的短刀離手後一時反應不來便被堀川用腳踢中自己的肚,那猛力足以將藥研撞上身後的書櫃,“呯!“的一聲,書櫃上的一些書因為藥研的撞擊力而掉在地上,由於這個書庫長期沒人打理,所以四處也塵埃滿佈,堀川走近藥研,一手抓緊藥研的脖子,另一手便將脇差放近藥研的脖子旁,再度造成一個藥研被壓制的一方,只是今次堀川不會再給機會藥研逃走。
        “我勸你今次不要再找機會逃走,雖然我答應了那人不會讓你碎刀,但是我仍可以令到你重傷,如果不想被折磨,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小老鼠。“
        “果然……你不是單獨行動……“已經將眼前的人當成敵人的藥研難受的抓住堀川的手, 企圖擺脫堀川的魔爪。
         “的確是有另一個人,但你猜到是誰嗎?“堀川將刀尖抵在脖子上,以示威脅道“告訴我,在星凌關閉別院時,有多少知情的人?“
        “你問這些……有甚麼…用………“知道藥研沒有正面回答,堀川的手指用力握緊藥研的脖子,像想要將藥研的脖子折斷一樣。感覺到堀川加大力度的藥研,難受的咬緊牙關,不露出一點痛苦的神情。
       看到沒有因為難受而服從的藥研,堀川便露出奸狡的笑容道“看來真的不將五虎退帶來做人質,你也不會聽話的。“
        藥研聽到退的名字,立刻睜大眼,露出震驚的表情道“你…別亂來……“
       “那要看你合不合作了。“堀川知道,不論是現在,還是以前,藥研也很疼愛自己的弟弟,特別是五虎退,所以當堀川說出五虎退的名字後,藥研已動搖了。
        他咬牙切齒,不滿自己所疼愛的弟弟被人拿來當作威脅的道“當中知情的人…有三日月大人,鶴丸大人……山姥切大人,山伏大人,石切丸大人…長谷部…和鶯丸大人……“
       “鶯丸大人?“堀川問這一條的原因,是為了測試藥研有沒有說謊,其實他本身也是其中一個知情人,只是一直也沒有在別院出來,所以沒人知道,堀川知道三日月、鶴丸、長谷部等人也知情,但對於鶯丸友成知道內幕的他感到有點驚訝,他問“鶯丸大人知道甚麼?“
        “那時候……鶯丸大人被星凌大將命令守着別院門口,不讓其他的刀男進去……“
        “那他到底知不知道別院裏發生甚麼事?“
        “我……不知道……“藥研感覺到自己頭腦開始缺氣,在這狀態下,他深知自己在接下來有機會會因此而死掉。
        見到這狀況的堀川緩緩放鬆對藥研的束縛,好讓他能透一透氣,方便自己接下來的審問,在感覺到脖子的減弱的藥研,立刻乘機用拳頭往堀川的臉打上去,見到藥研的手迎面攻來的堀川,立刻鬆手避開這一拳,這完全是藥研心中預料的行動,在擺脫了堀川的束縛,退後了幾步的藥研立刻捂住脖子猛力地咳着,像要將大量的空氣吸進肺部裏。
       “真的……是一把討厭的刀……本來只是打算問多兩條就結束,看來現在只可以問一題了。“好像覺得很可惜的堀川並沒有因為藥研的逃脫而感到不滿,他再度舉起脇差,指向藥研問“藥研藤四郎,你還記得鍛你出來的人是誰?“
        是誰?堀川問這問題的目的是甚麼,藥研沒法理解堀川問這問題的意義,鍛他出來的人,會對自己溫柔的人,當然是……
        “星凌大將……鍛我出來的是星凌大將!“那和剛才戰鬥時所表露的堅定眼神再度出現,顯得藥研很堅決的回答堀川的問題。然而,堀川聽到藥研的回答後竟然笑了,恥笑起來,藥研皺眉握緊拳頭大聲問“有甚麼好笑?“
       “因為很滑稽了,看着你那忠心對待星凌的眼神,我就覺得很噁心。“堀川放下剛才掩蓋着右眼瞳笑着的右手,赤紅的右瞳再度出現。轉眼間,在藥研眼前站着的堀川突然消失了。
        “藥研藤四郎,你真的認為自己是星凌鍛出來的刀嗎?“堀川的聲音從藥研的背後傳來,藥研立刻拎轉身看,卻空無一人。他知道暗墜的刀會得到一些比刀劍男士更利害的力量,只要有了憎恨的渠道,那一種力量可以算是無敵的,為甚麼藥研知道,是因為他經歷過……在星凌當審神者的時候,藥研見到暗墜了的鶴丸大人,力量比平時的更強,連一期哥也被他打敗……但,藥研不明白,不明白為甚麼鶴丸大人會突然暗墜……不……暗墜……為甚麼自己好像忘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鶴丸大人暗墜的事好像和自己有關的……但是他卻忘記了……忘記了……
        “藥研藤四郎,讓我來告訴你聽真相……“堀川出現在仍沉思着的藥研身後,在藥研的耳邊,滿惡作劇的輕聲道“你並不是星凌的刀,你是艾莫所鍛出的刀。“
         “!“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藥研,後頸便受到堀川的一擊,藥研的身體倒在地上,回想着堀川的話語,逐漸失去了意識。
  
  
    
        「你是艾莫所鍛出來的刀。」
       
        
          艾莫……是誰?
     
   
   
待續------

語話:今天提早更文,然而這章很難寫的說……可能寫得很差,T_T我可憐的藥研,感覺愈寫愈長篇,離故事完結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以說是現在的情節是整個故事的五分之三,希望六十章內完結(感覺很遙遠…@_@ ),如有不明白的,可以問語的(我很怕因為自己的文筆不好令到大家看不懂o(>﹏<)o),那麼,下章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