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銀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銀,請多多指教!

罪孽二十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二十   忠誠(中)
兩天後
        “三日月情況如何?“剛完成一星期出征的石切丸走進會議室,在會議室裏蠋台切、長谷部、藥研、鶯丸、小狐丸等人在這裏等待着石切丸,在這裏的男士擁有着同樣的身份,他們全都是由這個本丸第一任審神者艾莫大人所鍛的刀,在這裏的刀也是代表着不同組合的,如蠋台切是代表着伊達組,長谷部理所當然是織田組,藥研即代表粟田口,他們在這裏所談論的所有內容都被石切丸禁止和其他刀說,特別是由星凌大人所鍛的刀。
       “星凌大人到現在還沒有出來,所以也不知情況如何。“蠋台切回答。
        “大將打算用靈力替三日月醫治,可能需要多點時間。“藥研補充蠋台切的話道,石切丸看看室中的情況,藥研正坐在長谷部對面,他看見長谷部正非常不滿意的看向遠方,而藥研說話的時候也沒有看向正前方,只是低頭說着。
        一回到本丸,今劍便立刻跟他說這星期發生的事情,一開始聽到三日月受了重傷,他感到很驚訝,因為三日月不是那麽容易受傷的人,後來他了解他是為了星凌那小女孩才會受傷,他很快便叫小狐丸通知所有代表去會議室,後來再聽到藥研和長谷部打架,他就知道這事並不簡單,雖然他不太相信作為織田組的他們會因為這件小事而吵鬧,但照情況來看,他們的確是吵架。
        “藥研。“石切丸叫道“因為鳴狐和一期一振在那個事故中碎了刀,你才成為了粟田口的代表,你應該明白「代表」到底是甚麼來的?“
        聽到石切丸在「代表」這詞的語氣比其他的詞更大聲,像特別強調一樣,藥研緊握雙拳,像了解石切丸話中的意思道“是,石切丸大人,我明白。前天的事情是我衝動了事,很抱歉。“以前第一任審神者艾莫大人每個月也會開一次例行會議,那時候主持的是以前的「大哥」,而現在的會議即由三條家的三日月大人和石切丸大人負責帶領,所有的事情也改變了……振哥……
        聽到藥研願意承認錯誤,石切丸滿意的微微點頭“這樣才對,作為艾莫大人的刀,你是應該和同類合作的。好了,回歸前言,我們要開始會議了……“
        在石切丸正講述有關接下來的行動時,長谷部聽着之時,他看向藥研,見藥研正低着頭不知道是在留心聽着石切丸說話,還是在想其他事。長谷部不明白,對於前天的事,自己也有錯誤的地方,但石切丸郤沒有責怪他而責怪藥研……為何?
      
       “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裏……
       “啪!“的一聲,屏門的打開打斷了石切丸的話,所有在場的刀也往屏門看,見到鶴丸冷淡的若無其事進入會議室然後道“這是星凌大人的命令,星凌大人已醫治好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將會在不久之後醒來,為了替三日月治療傷口,星凌大人動用了三分之二的靈力,現在需要時間休息回復體力和靈力,在這段時間,蠋台切將會負責本丸的一切事務,而我鶴丸國永即全權負責照顧星凌大人……
        “且慢,為甚麼我們要聽從你和那個人類的命令?“長谷部不滿的叫道“更何況,就算是照顧那個人類也不會輪到你這把流浪刀照顧!“當初,如果不是石切丸,長谷部是不會同意讓鶴丸國永留在這裏,因為他覺得再多這一類型的人,只會令到這個本丸變得更不安寧。長谷部是從心底討厭着這個鶴丸國永。
        “我覺得由我這個「流浪刀」來照顧是最適合的,因為我並不屬於這個本丸任何人所鍛的刀,作為局外人,我比起「你們」這班念舊前任的刀不是更有資格嗎?“鶴丸聽完長谷部的話後挑釁道。
        “你說甚麼?“確實這話真的如鶴丸所料擊怒了長谷部,正當長谷部打算走上前的時候,蠋台切立刻阻止他,然後道“長谷部,已經夠了……“蠋台切是知道長谷部變成這樣的原因,但他郤無能為力替長谷部解決這問題,只是在旁看着長谷部繼續這讓墜落下去,因為他的無力,藥研才會被打,因為他……長谷部才會……
        見到這情況,石切丸也明白不能再拖延時間 ,他向鶴丸道“我明白了,那今次就照星凌大人的意思去做,請鶴丸國永大人轉告給星凌大人多謝她用自己的靈力醫治三日月大人,作為他的哥哥,感激不盡,希望星凌大人可以快點康復身子,再度為本丸服務。“
          “放心,我會幫你轉達的,阻礙了你們開會議,很抱歉。“石切丸的話和光忠的行動,阻止了長谷部發怒,未能預期看到長谷部震怒的樣子,感到無趣的鶴丸說了這話便拎轉頭,當他打算走的時候,他停下來,再度回看會議室裏,道“作為局外人,有一個問題很想詢問一下坐在各位……

  
       你們的行為到底是想證明自己對前任的那份純潔而扭曲的「忠誠」,還是向星凌大人發洩你們對人類的不滿?“

   
        道完,鶴丸便離開了會議室,留下一眾還在思考鶴丸話中含意的刀男們,藥研見到鶴丸國永離開了會議室後像想清了甚麼的站起來向同樣在沉思的石切丸道別後追了出去。
        “鶴丸國永大人。“藥研在見到鶴丸雪白的背影便立刻叫着對方,再加快步伐追上前,鶴丸聽到有人叫自己便停下來回頭看叫道“是藥研藤四郎,不知有甚麼事呢?“       
        走到鶴丸前面的藥研停下來,向鶴丸道“能否請鶴丸國永大人跟我到粟田口房,我有一些重要的東西想給大將。“
        “重要的東西?你剛才聽完我說的話,你不是想殺了我嗎?“鶴丸滿懷疑的道,不竟他剛才所說的話是惡以中傷他們,使他們懷疑自己一直以來所說的「忠誠」到底是否真的是「忠誠」的表現。
        “不,其實我同意你的說法。“藥研肯定的話語使鶴丸不禁嚇了一跳,他睜大眼睛看到藥研堅定的眼神,便無奈的抓頭髮道“那好,我跟你去。“

       鶴丸跟隨藥研走入別院,這是鶴丸第一次來到別院,因為作為伊達組的他,和蠋台切、大俱利一起在正院的房間裏睡覺,所以他從來也沒有來過別院,他進入了別院後發覺到這裏其實和正院的佈置差不多,只是比正院小一點。
       “我聽過一些短刀們說,之前的一期一振是前任的近侍 ,那為何作為近侍的家族的你們會住在別院而不是正院?“鶴丸好奇問。
       “……“聽到鶴丸這樣問,藥研沉下臉色回答“以前粟田口的所有刀都是住在正院,但自從振哥和鳴狐大人斷了後,石切丸大人和三日月大人開始掌權後,才和本身在別院居住的三條家互調位置。“
  
       “這是可以治療發燒的藥,我聽說如果審神者用了身體裏一半以上的靈力,很容易會出現發燒、頭痛等病徵,頭痛可以用暖水來減低痛楚,而發燒即需要吃藥來治療,如果大將她真的發燒,那麼請鶴丸國永大人將這些給大將吃。“藥研從櫃裏拿出一瓶藥瓶給鶴丸,鶴丸看了看藥瓶,他沒想到藥研和其他的刀不一樣,他看得出藥研很關心星凌的。
       “好,我代星凌多謝你的幫忙。“鶴丸道。
       見到鶴丸國永大人肯接他給的藥瓶,藥研鬆了口氣,展露出剎那安心的笑容,然後像下定決心向鶴丸道“鶴丸國永大人,我同意你所說的說話,既然你是作為局外人,那你可否給我一些意見?“
        “可以是可以的,但你想我給甚麼意見你?“
        “是跟艾莫大人有關的。“聽到藥研這樣說的鶴丸微微露出不明的笑容,很快便道“好呀…不過要等我照顧好星凌大人先再約時間談論吧!“道完,鶴丸便轉身留下了一句話離開了粟田口的房間。
     

       「你是一把忠誠的刀,藥研藤四郎。」
       

        聽到鶴丸大人如此說自己的藥研,不禁感到心意一暖,但是藥研怎樣也猜不到這房間裏一直也有一個人在偷聽着藥研和鶴丸的話,那人從藥研進來開始便藏在衣櫃裏,那人打開衣櫃讓藥研知道這房間其實是有人的。
       藥研聽到背後傳出衣櫃打開的聲音,立刻回頭看,見到五虎退和他的老虎走出來,五虎退那呆滯的眼神看着藥研,問“藥研哥打算向鶴丸國永大人說甚麼?“
        知道是退之後,藥研放下警介心,友善的向退道“沒甚麼,只是有一些事情想問一問鶴丸大人的意見,為甚麼退躲在衣櫃裏?“
        “和前田他們玩捉迷藏……“五虎退的聲線很平淡,沒有了以前那種活潑的聲音,自從前任大將離開了本丸後,退便變成這樣子了。
       藥研不忍心見到退這樣的樣子,可是他郤沒法使退對大將和前任大將改觀,他其實是明白退的心情,但正因為明白,就更加不明白為甚麼要有這樣的情懷。
        藥研摸摸五虎退的頭道“那退繼續躲藏吧,我不會說給前田他們聽退躲在那裏的……“
       “是一期哥捉我們……“五虎退低下頭解釋道“剛才我和前田他們在庭園裏玩球,然後……一期哥走來說想和我們一起玩,接着厚哥就立刻提議玩捉迷藏要一期哥捉我們……
       “退……“明白了弟弟們是想用捉迷藏去躲避一期哥的藥研打斷退的話。
       “是……是厚哥提議的……“怕藥研用因此而罵自己的五虎退繼續低頭不敢看向藥研。
       “那亂和骨喰有沒有和你們一起?“藥研問。
       “骨喰哥和鯰尾哥在庭園談天,而亂哥就……在……在……“
        聽到退結結巴巴的說話,藥研就知道他的弟弟不願意和大將所鍛出來的刀交往,藥研單膝跪下,抬起退低下的頭,讓退看着自己,藥研道“退……“
        “我不喜歡這個一期哥……振哥和艾莫大人何時才回來,我很掛念他們……“五虎退皺眉咬緊牙關,像強忍淚水的看着藥研,這一些的感情,退已忍受了很久很久了,以前因為藥研哥和大家也不會說「艾莫大人」這些敏感字眼,所以退也和大家一樣隱藏自己的感覺,但剛才聽到藥研哥提到艾莫大人,退已經到了極限了。
        聽到五虎退說「掛念」和見到退想在自己面前表現得堅強的藥研心一緊,像被人緊緊握着自己的心臟一樣,他雙手把退懷在懷抱中盡量控制自己的聲音不會震抖的道“退很堅強……但是現在可以哭了……“
        聽到藥研哥說這話的退像打開了心窗,讓眼淚不斷流下來,從忍泣到大哭,他震抖着身體,不斷發洩忍受了足足一個多月的悲痛,藥研不斷撫摸着退的後背使退能舒服一點,聽着退哭泣的聲音,藥研咬牙切齒的閉上眼睛,阻止自己會被退傳染的哭出來,雖然他和退一樣很掛念大哥,無疑以前的他們生活得很開心很幸福,但是……現在的他卻痛恨無能為力的自己,痛恨不能像振哥一樣能照顧弟弟的自己,痛恨令到自己和弟弟們現在痛苦掙扎的艾莫大人……

        鶴丸走到審神者房間的屏門前,看了看手上的藥瓶,自言自語的道“今次你猜對了,藥研……“鶴丸拉開屏門,在房內,星凌臉紅紅的睡在牀上,她皺眉喘氣的睡著,這徵狀告訴鶴丸聽她正發燒 。
        沒錯,星凌為了醫治三日月,她用盡了自己的靈力,現在倒下了。

        「你們的行為到底是想證明自己對前任的那份純潔而扭曲的「忠誠」,還是向星凌大人發洩你們對人類的不滿?」

待續---
語話:心痛我藥研和小退ToT,另外因為語1月要考試,所以接下來可能會沒時間更文= =|||抱歉……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