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十九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十九  忠誠(上)
        “我都已經說過,這個人類不可以相信,今次已經害到三日月差點碎刀了,下次會輪到誰呀?“
        “長谷部,不要這樣說吧…超時政府已經說了,這次只是意外而已……
       “燭台切,難道你還相信那些人類嗎?就是因為他們艾莫大人才會……
       “長谷部!你明明就是知道……

        在手入室裏,藥研正為命懸一線的三日月爺爺進行治療,在這裏可以清清楚楚的聽到長谷部煩躁的話語和燭台切温和而堅定的語氣反駁 ,藥研看了看坐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大將,星凌雙手握成拳頭,眼淚從長谷部開始發洩情緒便停了下來,像忍受着痛苦,此刻的她不再表現得像個小女孩會為不是自己的錯而辯駁,只是在默默承受,藥研不禁擔憂起來問“大將,你沒事嗎?“
        “……“
        “大將!“藥研見大將沒有回應便再度呼喚,星凌反應過來,看了看藥研憂慮的神情,她連忙道“藥研,抱歉,你可以出去了。“
        “ 誒! “意料之外的回答,星凌的語氣很平靜,像變了第二個人一樣很冷靜處理問題,一時之間藥研不知該怎樣回答星凌“你說甚麼?大將?“
        “藥研,出去吧……我一定會救三明的……放心吧…“聽到星凌說「放心」這字,藥研更加放心不下,但無奈大將的命令是絕對的,所以藥研只好聽從星凌的命令“是,大將。“,他站起來,往屏門走去,他拉開屏門,看看大將沉重的背影,心裏不禁自責起來,他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說了聲抱歉,便關上屏門,離開了手入室。

        “藥研,你出來了?三日月殿怎樣?“一期見藥研走進客廳,便立刻問藥研,只見藥研搖頭嘆息道“大將叫我出來,或許大將想用靈力替三日月爺爺醫治。“
       “我已經一早便提醒了三日月,叫他小心那個人類,他還是不理會,結果現在就變成這樣了。“長谷部還繼續抱怨着。
        聽到長谷部還在說大將壞話的藥研,握緊拳頭,緩慢的走近長谷部,途中,燭台切還是在叫長谷部不要再說下去,但長谷部卻不理會。
       “藥研?“一期見到藥研一句話也沒有說卻走近長谷部便感到奇怪,長谷部感覺得到藥研正靠近自己,便停下說話看着走來的藥研,他看不到藥研旳表情,直至藥研走到長谷部的面前,長谷部才看到那是憤怒的表情。
       “啪“的一聲在沉靜的客廳響起,還沒有看清狀況的長谷部,便挨了藥研一拳,這一拳藥研很用力的打上去,長谷部整個身體被偏倒在地上。
        “藥研,你做甚麼?“一期在長谷部倒在地上時,見藥研還想進一步打長谷部,便立刻站起來捉着藥研的手阻止藥研繼續下去。
        “長谷部!“燭台切猜不到藥研走前的目的,在長谷部被打的時候才反應過來,立刻扶起長谷部。長谷部被打得臉紅了一片,他臉上的傷像火一樣火辣辣的燃燒着,他捂着臉,怒髮衝冠的看着藥研憤怒的表情。
       藥研擺脫一期哥捉着的手再走前一步大叫道“現在大將正在手入室替三日月大人治療,大家也在為三日月大人擔憂,而長谷部你就只是在這裏怨恨大將這個那個,你這樣配成為大將的刀嗎?這難道是你一直以來所說的「忠心」嗎?“已經沒法再忍受這個一天到晚也是在討厭大將的人,大將究竟有甚麽不好?她關心我們,雖然她很笨很純真,但是她不是在我們每次受傷的時候擔心我們嗎?長谷部怎麽可以這樣說大將的。
       在藥研說完後,不論是燭台切,還是一期也不再說任何的話,他們也覺得藥研說的話是對的,作為刀的他們在歷史中不斷的遷移中,他們也會忠心對待不同的主人,但為甚麼現在的他們卻猶疑是否該追隨這個主人,但藥研跟他們不同,他沒有猶疑。
       “哼…大將的刀?“長谷部輕笑着無視蠋台切扶起他的手,搖擺的站起來,身子高過藥研的長谷部,眼神變得更加凌厲,他放下捂着臉的手,然後“啪“的一聲再度傳出,長谷部一巴掌的打下去藥研的臉上,這力度比起藥研剛才打的還要厲害還要狠毒,藥研被這一下打得整個身體也掉在地上,嘴角馬上就流出血來。
       “長谷部殿,停手!“ 即使知道是藥研不對在先,但是站在大哥的立場見到自己的弟弟被打,也是不可以不理會,他站起長谷部面前,阻止長谷部再繼續打下去,他道“長谷部殿,請停……
        “是那個人類所鍛出來的刀,沒有說話的權利。“長谷部的說話打斷了一期的話語,一期聽到了後停下說話猶疑起來,在他想通打算再說話的時候,長谷部一手推開一期,走近正在掙扎站起來的藥研,他抓住藥研衣服上的領帶拉近自己,長谷部的力氣很大,一把手便拉起了藥研,看着藥研嘴角還流着血,在被自己打的地方比起藥研所打的還要痛還要紅,如果不是藥研先激怒他,他是不會打藥研,長谷部咬緊牙關,沉着還要爆發的怒火大叫道“藥研藤四郎!你不可以質疑我對主人的忠誠!“
        “質疑?難道這就是你對大將的忠誠嗎……
        “啪!“話還未沒有說完,長谷部再打了藥研一拳,這一拳在那麼近的距離打下去,藥研的嘴再度流出血來,長谷部再度大叫“聽着!藥研藤四郎!我對任何人,只要是我的主人,我的忠誠比起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但是,只有這一個人類,我不會對她忠心耿耿,聽清楚沒有!“
       語畢,長谷部放下抓住領帶的手,藥研也因為長谷部的動作,而失去了支撐,再度倒在地上,長谷部看了看燭台切和一期,打開了屏門,便看到幾位粟田口的短刀正在門外偷聽着客廳內的情況,他們見到自己也感到害怕的震抖着身體,這也不能怪他們,剛才自己打了他們的哥,不露出這樣的神情才奇怪,這樣想着安慰自己的長谷部沒有理會短刀們就離開了。
       短刀們見到長谷部離開後才鬆了一口氣,他們馬上走進客廳,看看藥研哥的狀況如何,剛才他們也嚇了一跳,藥研哥竟然會罵長谷部大人,還打了長谷部大人一下,他們很少會看到藥研哥會生氣成這樣的,藥研哥會生氣成這樣,一定是因為他沒法再忍受下去了。
        “藥研,沒事嗎?“一期扶起藥研,讓藥研坐起身來,藥研依靠着牆壁,恥笑的道“不愧是我們,跟「他」一樣那麼衝動了事……
        聽到藥研諷刺自己的一期感到很內疚,自己的弟弟在自己面前被打,而自己卻無能為力,他道“藥研,對不起。“
        “一期哥不需要道歉,畢竟一期哥也不了解以前發生了甚麼事,又何必道歉呢?“ 
        “藥研……“
        聽到藥研這樣說的一期沉下臉色,在這裏,除了亂和骨喰外,他和其他弟弟之間只有一點是不同的,那就是在於鍛出來的人不同,鍛出一期的人是星凌大人,而鍛出藥研和弟弟的是前本丸主人艾莫大人,但這對於一期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分別,一期發現沒法了解自己的弟弟,在自己被鍛出之際,弟弟們一見到自己的時候不是叫一期哥,而是叫「振哥」,聽到那麼親切的話語,一期不但感覺不到親切,還感覺到陌生的氣息,在聽到弟弟叫自己大哥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們所叫的不是自己,是以前在這裏跟弟弟一起生活的「一期一振」,當弟弟們發現自己沒有以前的記憶,他們才改口叫回自己「一期哥」,自己沒法溶入他們這個事實,一期一振早就明白。
       

【手入室】
       “我一定會救你的,三明。“星凌開始運用體內的靈力,為臉色仍然蒼白,像快要斷氣的三日月開始進行治療。

        剛好打算走去客廳找蠋台切的鶴丸在手入室門前走過,在走過的那一刻,他感到強大的靈力在手入室內流動,這麽強大的靈力,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他不禁停下腳步,呆呆的看着那手入室的屏門……
       “星凌……“

【正因為是群體,所以才會改變。】

待續---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