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十七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十七    大人(下)
「手合室」
          “好了來吧!鶯丸大人!“藥研充滿鬥智的拿着木製的短刀,作好隨時迎擊敵人的準備。
          “讓我來告訴你誰更勝一籌吧!“鶯丸也是充滿鬥智的舉起木製的太刀指向藥研,在比試中,他們倆人也放下前輩後輩的身分,開始了較量誰更優勢的賽事。
       藥研率先進行攻擊,貴為短刀的他擁有比太刀更快的速度,但即使到現在也只是實戰了不超過五次的鶯丸,卻有着太刀本身的沉穩,一下一下沉靜的躲下藥研的攻擊。
       藥研輕鬆自如將短刀從正握改轉為反握,攻擊變得更為凌厲,他跳起來,從上高攻擊,鶯丸持刀抵抗着,然後揮開刀將藥研跳回原位,藥研穩定的跳回到地上,再一個起勁往鶯丸方向攻擊。

       “一期,我想一會兒可以先種蔬菜類,然後再看幻天大人買了甚麽種子回來再決定吧。“燭台切拿着種植工具向一期道。
       “了解,蠋台切殿。“一期拿着一籃種子和燭台切往農田那兒去,途中他們經過手合室,往裏面看,見到自己的弟弟藥研很專心的和鶯丸殿比試,不禁覺得自己其中一個弟弟是藥研在是一件不錯的事,因為藥研非常的懂事。
       “藥研很努力啊!“聽到燭台切的贊嘆,一期露出帶點苦惱的笑容道“藥研很可靠,在我出征的時候也能好好照顧弟弟們,從來也不依靠任何人,不過,作為哥哥的我,也希望藥研能稍微依靠一下我。“因為作為哥哥的他看到藥研很成熟,他想只靠自己做好每一件事,不依賴任何人,正因為如此,一期才可以很輕鬆的照顧其他弟弟,但是每當問藥研要不要和弟弟一起遊玩,藥研也只會拒絕,並說自己已是大人了,藥研一直在強迫自己成為大人的事,一期是知道的。
       看着藥研的身影,一期不知為何竟感到悲傷,這時候,藥研為了躲避鶯丸的攻擊,而快速的九十度轉向左面,他的醫生袍因為高速的轉動而微微飄起,在飄起一瞬間,一期看到藥研腰背上扣着一把短刀,那是藥研藤四郎的本體!
         那是藥研的本體!為甚麼藥研要帶着本體?一期即使不明白,但他卻知道凡是帶着短刀在身的人,不是用來暗殺,就是用來防身,一期了解藥研的個性,他是不會無緣無故殺人,所以藥研帶着短刀是用作防身……難道,藥研覺得自己受到威脅?

       “一期?“燭台切的呼喚,喚回了在思想的一期,一期看了看燭台切,才發現自己分了神,他連忙向蠋台切道歉,然後便和燭台切往農田那兒去。

       “啊!好累啊!“堀川累透得坐在地上“不如大家休息一會兒,好嗎?兼桑?“
        “國廣,你真的很懶惰!“和泉守即使口裏罵着堀川,但他也贊同堀川的說法,自從那次之後,堀川變得很正常,沒有甚麼奇怪的地方,雖然和泉守始終也不了解堀川到底想做甚麼,但是現在的堀川沒有異樣,可以暫時放心下來。
       見到堀川和和泉守也坐了下來休息,鶯丸也停下攻擊看着滿頭大汗的藥研道“今天就這樣吧…藥研,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為甚麼?“藥研好奇問。
       “你一會兒還要和亂手合,休息一下吧。“鶯丸還是和以前一樣,善解人意。
        “我明白了,今天辛苦鶯丸大人和我練習了,謝謝。“藥研向鶯丸鞠躬,以表示致謝,然後放回木短刀到木櫃上,離開了手合室。
        “鶯丸大人很温柔的。“堀川在藥研離開後道。
        “這並不是温柔,只是體諒而已。“鶯丸在和藥研比試的時候發現藥研有點心不在焉,像在煩惱一些事情,讓他休息一下,心可能會平靜一點,鶯丸這樣想着。

        “一期哥。“藥研在走回房間的途中,見到一期和蠋台切正在農田種植,出於好奇心,藥研便走迎他們,看看他們在種甚麽。
        “藥研,手合完了嗎?“燭台切問。
        “是啊…燭台切大人。“
        “那好了,你就暫時代替我的崗位吧!我要去準備午飯,我很快回來。“燭台切放下手上的工作,將頭上戴着的草帽給藥研帶上,然後便往廚房方向去了。
        “一期哥,讓我來幫你。“藥研拿起耙耙蹲在一期旁,打算幫一期忙。
       一期沒有說話,在燭台切完全離開後,他才開口道“藥研,為何要帶着本體?“
 
        “……!“沒想到,竟然讓一期哥發現,藥研放下手上的耙耙,驚訝的看着一期認真的臉孔,不知該回答甚麼,他不可能對一期哥說謊,一期哥是因為見到本體才會問他,所以說謊已是沒有用,但如果說出來,會發生甚麼事,藥研不敢想,如果堀川大人發現了他就是偷聽的人,會怎樣對待他?太多的問題導致藥研發出震抖的聲音問“為何會知道?“
        “在手合室看你和鶯丸殿比試時見到。藥研,究竟發生甚麼事?“
        是否該告訴給一期哥聽?對此藥研感到疑惑,如果我說出來,一期哥會怎樣?說出來的話,一期哥會不會立刻告訴給大將聽?但是,堀川大人到現在也沒有行動和沒有奇怪的行為出現,更何況自己也不明白堀川大人的目的是甚麽,或許等待自己查明堀川大人的目的是甚麼後才決定事情嚴不嚴重……
       這樣想的藥研坦白告訴一期“的確發生了一些事,不過,我可以自己解決的,不需要一期哥擔心。“
        “……是啊…“雖然一期想替藥研分擔一下,但是他一早就知道藥研不會告訴他,於是他展露微笑,舉起手拍藥研的頭道“我明白了,但是別太勉強自己,有需要的時候,記得告訴我,我一定會幫藥研你的。“
       “知道了,一期哥。“

待續---
       
語話:為何有種愈來愈難寫的感覺?@_@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