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十六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十六   大人
       “幻天姐姐,幻天姐姐!“一大早,亂像發現了甚麼的,快速走到審神者的房間,非常無禮的拉開屏門,就這樣走進去幻天的房間,直接搖幻天的身體來呼叫幻天起牀。
        “嗯……誰來的……“還處於半睡半醒壯態的幻天思想模糊,因為昨晚又發了惡夢,幻天很晚才再度進入夢鄉,好像才剛進入夢鄉不久,便被人叫醒了。
      “我來的,幻天姐姐!“見幻天姐姐還沒有睡醒的亂,不禁露出頑皮的笑容,大叫道“幻天姐姐再不起來,我就拆了幻天姐姐的睡房!“
        “…………“拆?拆?拆??一向喜歡整齊的幻天模模糊糊的聽着亂說要來反轉她的房間,立刻變得毫無睡意的睜開眼,見到亂藍色的雙瞳,嚇了一跳的彈起身來,結果……
        “碰!……“幻天的額頭撞到亂的額頭,現在他們同樣用雙手按着發痛的額頭。
        “幻天姐姐,好痛呀!“亂皺上眉頭,指着發紅的額頭叫道。
        幻天放下左手,右手掩着額頭平靜的道“亂,你是否不知道甚麼叫做私隱嗎?“
         “……這個……
        “沒有我的批准 ,誰也不可以擅自走進我的房間!清楚沒有?“幻天大吵的聲音在本丸中迴響。
        今天又是一個開心的一天……

       應該是吧……

        “好,今天是內審日,蠋台切和一期負責畑內番,鯰尾和亂負責馬合番,兼定和堀川去手合,藥研和鶯丸也是吧!之後在亂完成馬合審後,就要麻煩藥研和亂手合一下了。“
        “等等,幻天姐姐!為甚麼我要做兩件工作?“亂不滿的反問。
        “為甚麼?“幻天顯露出惡作劇的微笑道“不知道今天是誰一大清早就擅自走進別人的房間呢?亂,這是對你的懲罰。“
        “……我都沒有惡意,只是想叫幻天姐姐看下櫻花樹的花蕾……“亂嘟嘟囔囔細聲不滿道。

「馬房」
         “……啊!幻天姐姐很壞啊!明明我也已經道了歉,幻天姐姐還要懲罰我!“在與幻天和退說再見後,亂便在和鯰尾走去馬房的途中不斷抒發不滿的情緒,鯰尾也開始感到厭煩,於是他邊擦着馬背邊語氣心長道“你別再說,再這樣下去,你就趕不及在幻天大人回來的時候完成兩項內審的。“
       “我知道了……“亂放下裝滿水的木桶,在放下地上的時候,木桶的水被倒了一些出來。亂將刷放入木桶中讓它滋滿水,在鯰尾對面和鯰尾一起擦着這一隻雪白色的馬。
       “話說,這一隻馬是否叫小白球?“亂問着。
       “好像是。“鯰尾把小白球擦得很舒服,使小白球不禁放鬆下來,微微發出嘶嘶的聲音。
       “小白球是星凌姐姐最喜歡的馬。“亂的話使鯰尾停下擦馬背的動作,他猜不到亂竟然在這些時間和他說星凌大人的事,一時之間不知給甚麼反應。
        見鯰尾沒有說話,亂便將自己一直以來想說的話說出來“告訴你,鯰尾,幻天姐姐的眼是澄紫色的,和星凌姐姐的是一樣的。無論是一期哥,蠋台切大人,還是三日月爺爺都叫我們不要在幻天姐姐面前提星凌姐姐的事,因為我是那時候粟田家最遲一個顯現的刀,所以我對星凌姐姐的印象不多,相處時間更是比大家的小,但我卻感覺到星凌姐姐和現在的幻天姐姐都是同樣緊緊保護着某種我不認識的東西,就像一旦那易碎的東西碎掉了,幻天姐姐和星凌姐姐的心也會跟著碎一樣,但一期哥他們沒有察覺到,反而更要拉起圍牆協助幻天姐姐和星凌姐姐保護那東西,這不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會令到事情變得更麻煩,不是嗎?“
       “……就算你這樣說,我們還是跟從一期哥的做法,這樣無論是對於幻天大人,星凌大人,還有我們,也是最好的。“鯰尾想了一會兒,給了一個他自認為是最好答案,隱瞞幻天大人是星凌大人這個事實是三日月大人向我們提出的請求,希望大家可以忘記之前的事,和幻天大人好好的相處。鯰尾自己也是同意,因為自己已經不想再回想那一天所發生的事,可是,現在看來亂並不同意。
        “鯰尾,你是大人嗎?亂停下擦小白球馬背的動作面無表情看着鯰尾,鯰尾也因為亂的問題感到奇怪看向亂。
        “之前,星凌姐姐也是隱瞞著我們一些事,即使是一期哥,還是藥研也不願意說出發生甚麼事,也是面有難色的說我們是小朋友,不會明白的。那時候,我問了鯰尾你,是否只要是小朋友就甚麼也不可以知道,那時候,鯰尾是這樣回答我:
       「大人很多時也喜歡用複雜的解決方法解決問題,但作為青年的我們當然憑自己心意行動,用自己認為最簡單的方法……」
        那時候骨喰也認同的,他也說……“
    
        “夠了……亂,別再說了!“鯰尾打斷亂說的話,移開看着亂的視線,望向遠處,看到鯰尾黑瞳變得黯然沒有光采的亂後悔自己說了骨喰這名,因為只要在鯰尾面前提起骨喰, 鯰尾就會變成這樣,想到這裏,亂不禁自責起來。
        過了一會兒,鯰尾開口道“我一直也要這樣認為,不可以回頭,過去不開心的事情,不需要記着,只要活好現在,就已經足夠了,這並不是逃避,只是把握現在。如果真的好像亂你所說,幻天大人在保護一些東西,那我們和她一起保護,並不是正常的嗎?這是我的想法……“
       “很奇怪……“亂在鯰尾停噸那一刻說了這一詞,鯰尾黯然的眼神轉為驚恐的神情“明明這是逃避過去的表現,卻自我認為是把握現在的行為,藉口!通通也是藉口!大人很奇怪啊!“
        亂放下刷子,然後拋下“我完成了。“就離開了馬房,留下鯰尾一人。

        “逃避嗎……“鯰尾看着亂離開的背影,雙瞳變得更黯然失色,這是他從沒有在兄弟前表露出來如此傷心的感情,即使是面對大坂城火災,他也沒有對一期哥表露出痛苦的表情“或許這真的是逃避吧……“
       

       「 骨喰!」鯰尾見到自己最重要的兄弟骨喰藤四郎正和打刀檢非違使對抗,當鯰尾拔出自己的脇差正準備幫骨喰的時候,有一個畫面在鯰尾的眼裏定格,他震抖的看着骨喰的身體被檢非違使的刀刺穿胸膛,然後像播慢鏡的墜落到地上。
      「骨喰!」鯰尾立刻衝上前,接着受傷的骨喰,刺眼的紅血色不斷從胸口的傷口湧出,骨喰睜開紫色的眼瞳,在他張開口打算說話的時候,大量的血便從口中湧出來,鯰尾感到六神無主的想替骨喰掩著傷口別讓血再度流出來,他震抖的看着骨喰,眼淚不斷從眼裏滴下來……
        他聽到骨喰含糊不清的說着“多謝……即使我想不清……你到底是誰……“最後露出欣慰的笑容,再度閉上眼睛。
        「 骨喰,睜開眼吧……骨喰」鯰尾還是不願意相信骨喰會再一次離開他,骨喰的胸口突然發出金黃色的光芒,逐漸覆蓋整個身體,骨喰的身體化為一串串光,然後就消失在鯰尾的懷裏,最後只餘下一把一分為二的脇差掉落在地上。
       這個就是刀劍碎刀的結果,身體不會留下來,只會留下破壞了的刀……
  

 
      「何必如此努力,你們只不過是數據而已。」
  

        「不是,不是這樣的!」鯰尾痛苦的大叫,他左搖右擺的站起來「我會證明給艾莫大人看,我們不只是數據!所以,我……絕對絕對會殺掉你們!」鯰尾舉起脇差,雙瞳通紅的激動地往剛殺去骨喰藤四郎的檢非違使刺去!

      “……!“鯰尾從回憶中醒過來,亂已經離開了馬房,鯰尾舉起右手按着微微發痛的頭,自言自語的道
 
      “哎……艾莫大人是誰?“

 
      小朋友是很敏感的,身邊所發生的事,即使大人不肯告訴他們,他們也感覺得到。

待續---

語話:艾莫是誰就要等待稍後公怖了,請期待下一章(感覺這一章寫得不太好@_@)!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