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十五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十五   萬屋
        “三明,這個很可愛啊!“星凌看着眼前的小白兔玩偶,滿高興的道“果然不來萬屋是一個損失,對上次來已經是四個月的事了!“因為大家也想讓新來的鶴丸更能融入到大家,所以短刀們提議舉辦一個歡迎燒烤會,喜歡派對的星凌當然「舉腳贊成」,並自願去萬屋買材料,於是三日月為了照顧着這個頑皮的審神者,也跟隨着星凌出來。
        “的確很可愛,不過,小星凌不會是忘記了來萬屋的目的嗎?“三日月露出仁慈的微笑,像是提醒着星凌,但星凌卻認為這是三日月腹黑的笑容正警介着她不要胡亂買東西,因為上次胡亂買東西,結果被長谷部下了禁制令,「如若非必要,不可去萬屋」。今次幸好連長谷部也贊成,星凌才可以再來萬屋,星凌慌張的移開看着小兔子的視線道“啊…差點就忘記了,幸好三明提醒我……現在我們快點往雜貨店出發吧!“星凌拉着三日月的手,快步在人群中穿梭 ,往雜貨店方向走去。
          “唉…“

         “要買的材料也買好了,三明,回家了。“
         “嗯。走吧!“三日月和星凌踏出了雜貨店的門口,星凌打算用靈力打開通道回本丸的時候,突然聽到遠處有審神者大叫“快逃!“,星凌和三日月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偵察能力一向較好的三日月見到遠處的街道一遍混亂,而造成這一遍混亂的人正是一群數目驚人的檢非違使!
        “星凌……快打開通道回本丸!“聽到三日月帶點急促的聲音,星凌也知道事態嚴重,立刻嘗試運用靈力打開通道……
        “星凌!“見到遠處的檢非違使不斷靠近,三日月緊張的叫着。
        “三明!我打不開!“不論星凌怎樣嘗試也是打不開通道“我身上的靈力明明是足以打開的,但為甚麼……“可能受到環境的影響,星凌開始表現得慌亂起來,三日月皺起眉頭,這數目驚人的檢非違使,即使有十個作為天下五劍的他也不可能全打敗,這一定是歷史修正者的陰謀,想到這裏,三日月咬牙切齒,沉着發怒的樣子,將手上拿着的食物放下,一手捉着星凌的手,往另一旁跑去,現在的他首要任務並不是和檢非違使戰鬥,而是保護身為審神者的星凌。
         “三明!“
        “星凌……這裏不是有一個公認的傳送門去超時政府的?“三日月記得以前有一個人告訴過他,超時政府的總部是有一個公用的傳送門來往萬屋的。
          “啊…好像是,那傳送門是在萬屋的街頭。“聽到星凌的話,三日月便加快腳步,在慌亂的人群中穿插 。
          三日月捉緊星凌的手臂,怕星凌會在中途因為被其他人撞倒而鬆了手,星凌感到三日月那裏傳來的急燥,即使她感到呼吸困難,即使她見到和自己身份相同的人在因自己的刀被碎掉而跪地上哭泣着,也有不同的刀正和檢非違使戰鬥着,即使她很想幫助他們,但她也只好跟隨着三日月,默默不語的跑着。
        在差不多到達萬屋街頭時,星凌感覺到一股急速的氣息從高空衝下來,而墜落的地點正正是拉着自己的三日月,星凌大叫“三明!“
       在聽到星凌叫道,同時也感覺到氣息的三日月立刻退後,在他退後之際,一名檢非違使跳了下來,那墜力驚人得在他所站的地方出現了裂痕,那同樣作為太刀身份檢非違使盯着三日月,像已把三日月當成獵物正準備攻擊一樣,同為刀的三日月也感覺到那檢非違使把他當做獵物,他拔出刀鞘裏的本體指着檢非違使。
     
        戰爭一觸即發,三日月的本體和檢非違使的異常發紅的太刀互相僵持着,大家的程度竟然不相伯仲,很難從中找誰更優秀,僵持了不久,三日月隔開檢非違使的刀向後退,然後再起勁衝上前,打算快速了結對方,三日月不斷往檢非違使砍去,但不知為何,不論三日月怎樣砍中檢非違使,他也完全沒傷,相反三日月的身體卻不斷被檢非違使擦傷。
       星凌在旁默默為三日月打氣,突然,星凌感到後方傳來的寒氣,她依靠着本能避開另一位從暗處走出來檢非違使的攻擊,檢非違使赤紅的眼瞳映入星凌害怕的表情,星凌明白到自己已沒可能再度避開攻擊,而她亦害怕得雙腳無力跑動,檢非違使舉起他的大太刀,準備給手無寸鐵的星凌最後一刀,星凌害怕得閉上眼,在那一刻,她明白到戰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星凌!“感覺到自己被温暖的身體擁護着,聽到不是來自自己身上被砍中,卻是熟悉的人咳嗽聲音,感覺不到痛楚的星凌震抖的睜開眼,見到眼前用自己身體替自己擋下了致命一刀的三日月正用温和的笑容看着自己。
       “三……三明……為何?“星凌看着滿身是血的三日月,露出快要哭快要崩潰的表情,三日月露出笑意更深的笑容,伸出染滿鮮血的手模着星凌的臉道“因為……我是你的近恃。會這樣做也是應該的……嘛……星凌……有形之物終將消逝,不過是在今日而已……“
  
        “不要呀!三明!不要呀!!“

       “哈!“幻天被驚醒,滿臉也是冷汗和淚水,這是自從她和三日月和好後,第三次發同樣的夢,夢中的情景很真實,使她有時也分不清那裏是真,那裏是假……或許,這可能是以前的記憶“唉…“幻天嘆氣看着窗外的明月,她來了這個本丸已經有兩個月了,即使當中有些不好的回憶,但她卻覺得自己現在有着前所未有的興奮,她很喜歡這裏。
 
       “希望這些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那一晚,她對明亮的彎月許下這個願望。

 
       轉眼間,冬天的雪溶化,春天的花盛開,四季的轉換告訴我們,時間不斷流走,你跟得上嗎?

待續--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