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十三(下)

        “幻天大人,我是三日月,可以進來嗎?“三日月的聲音傳入手入室。
       “進來吧……“三日月打開手入室的門,見到幻天跪坐在地上撫摸着坐在自己大腿上睡着的狐之助,見到三日月,幻天停止撫摸狐之助的動作,露出親切的笑容向三日月道“三日月辛苦了,有沒有受傷?“
        三日月搖了搖頭並跪坐在地上“沒有。“
       “是啊……那太好了……“幻天說完後,有點難為情的看向窗外,此後,兩人也沒有說話,手入室裏只有聆靜,這時,幻天鼓起勇氣,看向三日月,除下面具道“三日月,我要向你說聲對不起,對不起,對於星凌的事,我沒考慮到你的感受,自己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對不起。“
      
       「幻天大人認為自己是星凌大人?」和短刀們玩完雪球戰後坐在前院向鶯丸說自己對三日月和對星凌的看法,幻天覺得很無助,希望鶯丸可以幫到她解決困難。
         「嗯…有甚麼可能不是……」
          「……既然幻天大人如此肯定,我也不會說甚麼否定或同意,不過,我想問問幻天大人,您知道三日月他怎樣想嗎?」
         「沒有……」
          「那我認為幻天大人應該問一問三日月的想法,不應該自己想怎樣做就怎樣做,而且這件事上,除了星凌大人外,三日月也算是受害者……」
          

        “你沒有做錯。要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我不斷和自己說您和星凌不是同一個人,卻沒理會到你的感受,更傷害了你,我感到非常抱歉,可不可以原諒我?“三日月露出初見時的那個笑容,幻天也露出想哭的笑容道“甚麼?我才是應該被原諒……“
        “你沒有錯,幻天……你沒有錯,我現在才明白,星凌和你無論性格有多麽不同,是否同一個人,我對你們的感情也是一樣,也是只會為你們而戰。……“三日月站起來,走近幻天,幻天抬頭看着那深不可猜的眼瞳正接近自己,回想起星凌和三日月在櫻花樹下接吻的情景,難道三日月想和自己……但自己已經不再是星凌,三日月不介意嗎?
        幻天憂慮的眼睛不斷轉動,不敢看接近自己的臉孔的三日月,但三日月像沒有理會到幻天的感受繼續往前進,幻天不知自己是否該接受,始終令三日月感到痛苦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選擇了逃避現實忘掉一切的星凌,那就是自己……三日月不介意嗎?
       傾向前的臉孔在差不多觸碰到幻天的嘴停下來,幻天的嘴微震抖的呼吸着,幻天知道三日月沒有再向前的原因,是想讓自己有選擇的權利,那她自己究竟想怎樣,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不應該令三日月感到痛苦,對此她感到很後悔,如果可以補償給三日月,那三日月即不會感到痛苦,所以她……
       在吻上之時,幻天感覺到三日月從嘴唇傳來的温暖,暖透幻天的心,使幻天感到安心,這種感覺比記憶中更要深刻,更要温暖,果然,這些感覺才是真的。三日月……我……

待續--

語話:考完試,立刻補上十三下文,接吻這part比之前描寫得更直接(感到害羞……),發覺這一part不應標籤在其他人那裏(滴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