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銀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銀,請多多指教!

罪孽 十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BE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十    虛夢

                一期……一期!
  
        “這裏是那裏?“一期睜開眼,見到自己身處一個像沒有盡頭,四處也是漆黑一片的地方,正當他打算向前走一步的時候,不了解發生甚麼事的他被無型的物品撞到了頭才明白自己被四道透明的牆壁囚禁着,正在想是否該用刀打破牆壁離開這裏時,他聽到有腳步聲一步一步走近自己,便警介着四處。 腳步聲停止了,一期感覺到那人就在透明的牆壁前,但一期卻見不得那人,他開口問“你是誰?“

            「為甚麼你不害怕……」

         “為甚麼我要害怕?“一期聽到那人們的聲音,為甚麼是那人們,是因為一期聽到的不止是一把聲音,他聽到很多把男生和女生重疊的聲音,但感覺告訴他聽眼前只有一個人看着自己,所以對於對方的甚麼身份,一期仍然很疑惑。
      
             「對黑暗存有恐懼的人不是你…………沒錯……對黑暗存有恐懼的人是另一個,一個全身也是白色的人……」

         “白色?全身也是白色……“

           「一期一振,害怕的是火。對嗎?」

        火!聽到這個字,一期的腦袋再次劇痛起來,他再度按着頭,這次的劇痛比起剛才的更為厲害,一期緩緩蹲下來,吃力的喘着氣。他不明白,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感到劇痛,和剛才一樣,一說到過去的事,一期就會感到痛楚,明明自己的弟弟們也記得的事,為甚麼身為哥哥的他卻甚麼也不記得?

          「一振,知道為甚麼你會忘記了過去的事嗎?」

        一期痛苦的抬頭,見到一個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女正看着自己,一直在說話的是她嗎?

       「 因為你不願意接受真相。」

         重疊的聲音沒有了,取移代之,是一把少女的聲音,她緩緩走近一期,那道透明的牆不知何時消失了,她站立在一期的眼前,看着正和過去掙扎的一期。

         “啪!“一期看到地上突然掉下一個狐狸面具,他立刻抬起頭,見到一個銀白髮中間夾雜着黑髮絲,赤紅的眼瞳,蒼白臉孔的少女正冷酷無情看着自己。
        “幻天大……“不是,不是幻天大人,應該是……“星凌大人!“
        一期感覺到眼前的少女就是自己一直記不起的星凌大人,但是……

          「 並不是,我不是星凌,也不是幻天,一振,你想知道真相嗎?我可以幫助你,但後果是怎樣,我不會理會……」
       
         少女彎下腰,視線仍然從高處看下一期,一期看着少女的雙瞳,赤紅得像被吸進去的瞳孔,使他一時之間來不及反應回答少女,便被少女用食指按着一期額頭的中央。

            「一振,我期待的事,只有你可以幫我完成,我需要你的幫忙。」

        “你不是我的主人,為甚麼我要幫你?“

           「……你是誰?我都不是和你說話。」

         少女收起手,看着滿臉問號的一期道。

       「我在和我的近恃說話,但那個人並不是你,那個人是……」

       「天下一振! 」

         “一期哥!“
         “一期!“
         “……!“ 一期睜開雙眼,看到今早才鍛出來的藥研和幻天正擔心的看着自己。
        “藥研……幻天大人……我怎會……“一期緩緩用手臂支撐自己坐起來。
        “鶯丸大人剛才在大廳喝茶,見到一期哥突然走進來暈倒在地上,便立刻找我和大將。“見大哥想坐起來,便上前邊緩助一期坐起來,邊解釋道。
        “我想一期你可能有點累,所以先會這樣,今晚早點休息吧!“幻天温和的道,然後轉向和藥研道“藥研,麻煩你幫我照顧一期,我還有一些事要做。“
      “交給我啦!大將!“

         待幻天離開後,一期便問“弟弟們呢?“
         “大將知道一期哥怕他們知道後會擔心,所以便叫了燭台切大人帶他們去後院玩耍。“藥研回答,見到一期沒甚麼表情微微點頭,藥研關心問“一期哥,你沒事嗎?“
       “藥研,前任的事,你記得嗎?“
      “雖然感覺很奇怪,但我記得某些片段,以前,前任大將很喜歡捉弄我,那次大將和三日月爺爺留下我一個人照顧鶴丸國永,真的很……
       “接下來呢?在鶴丸殿來了兩個月之後,不是發生一件事?“
        “嗯……“藥研抓着頭髮,想着“好像是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接着,大將好像封鎖了別院,不讓任何人進去,所有人都要重新分配主屋的房間……但是,發生了甚麼事呢…我就不是太清楚了……現在想起,也覺得有點奇怪。“
        “是啊…“
       “咦!亂他們又說一期哥不記得以前的事,為甚麼一期哥又會記得……“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醒來,就記起這些了……“難道那個不是夢?現在的我記得由星凌大人所鍛出來,到突然被鶴丸殿殺害………那段時候所有的記憶我都記得一清二楚,但問題是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鶴丸殿要殺我,我全都不知道,在那件嚴重事件發生之後,知道內幕的刀劍男士很少,就算詢問他們,他們也不會說出來。我印象中好像鶴丸殿,三日月殿,大俱利殿,燭台切殿和鶯丸殿也知道內幕。說起來,記起自己突然被殺害的一期竟然沒有恐懼的感覺,就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一樣。

        「原來如此,那天就是災難發生的第一天?第一個暗墜者被那個主謀傳染了,心靈弱少的他控制不住,暗墜了。所以才要封鎖別院,不怪得為何之前一直也找不到他,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國廣!“堀川站在櫻花樹旁,聽到一把懷念的聲音,便拎轉身,見到和泉守兼定正走過來。
        “兼桑,你來了。“堀川走近和泉守,很開心道“ 果然主上大人很利害啊!“
        “國廣。“
       “甚麼事?“
       “在你腦海中有沒有一個少女和主上大人差不多樣子的記憶呀?“和泉守滿疑惑的回想剛才見到主上大人的時候,像見到另一個人,一個和泉守很熟悉,但卻記不起是誰的少女,在他打算問主上大人的時候,鶯丸大人突然衝進來,說一期大人暈倒了,主上大人聽到後,便往大廳去,就這樣喪失了問問題的的時間,希望一期大人不會有事了。
         “沒有。會不會是兼桑自己幻想出來的?“果然,兼桑忘記了星凌大人的事,是因為那件事?不要緊,兼桑忘記了是一件好事,因為兼桑不需要記起以前的事。放心吧!兼桑,我會用我所有的力量保護你和星凌大人,就算要我不擇手段……

那一天,第一個被感染成為暗墜者的人就是……XXXXX

待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