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回來了

        “不想溫習。“看着眼前厚厚的書本,我垂頭喪氣道,嘛……稍微休息下吧,看了看身旁的手提電腦,裏面有去我代理本丸的傳送器,因為溫習的關係,好像也有一段時間沒有進去了,不如就回去找他們,休息一下吧…
       我開啟手提電腦,開啟時空門,開啟時空門的時間稍微長了些,我不禁開玩笑的想着,他們是否正在修理弄壞的天花板,打掃着走廊呢?,
       待時空門完全打開,我走進去,穿過了時空門,回到我的別院,咦?為甚麼場景是黃昏場景的?我記得……這個本丸還沒有足夠的小判買場景,而且……
        在走廊的角落擺放着一盒盒的褔豆,我驚愕的站立着,誒??這不是我之前的本丸新年活動時拿到的新場景?為甚麼……

         “呀!千銀大人。“白色的狐之助從轉角位跑過來,站在我的腳下,露出可愛的笑容對我說“有一段時間沒有回來了,您能回來真的太好了!

        “誒?“我仍不在狀態的露出愕然的表情,甚麼一段長時間,我只是沒有回來約一至兩星期……

        “踏踏踏踏…“此時遠處傳來一連串高跟鞋跑近的聲音,狐之助像察覺甚麼般同時跳開,從轉角位跑過來,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熟悉,穿著黑色衣裳的身影,那身影一看到我,便立刻一手把我拉入懷裏,並緊緊的抱着我,熟悉而掛念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裏,他說“太好了...千銀,你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我的事情怎樣你都無所謂了……“

        “誒?清光?“我抬頭看着眼前的清光,是我在離開之前才剛剛滿等的清光,剛剛畢業的清光……就是說這裏是我之前的本丸?

        清光放開懷抱,伸出右手,握緊仍不在狀態的我的左手,露出開心的笑容說“來吧!千銀,大家也在等你的。“

        清光帶領着我走到別院的前院,便看到太郎、一期、三日月、石切丸、鶴丸、鳴狐、骨喰和藥研站在大門前,看着我,這……不是發夢?

       “哦呀?小千銀終於回來,我還在想你會有一段長時間不回來。“三日月露出笑容說着。

       “回來就好了,在知道千銀大人回本丸的裝置出現問題,大家也很擔心千銀大人。“太郎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說着。

       “回來真的太好了,弟弟們也很想念千銀大人的。“一期也附和道,然後轉向和藥研說“藥研。“

       “嗯。我現在立刻通知大家,大將回來了。“藥研說着便立刻回正院去。
    

        這真的不是作夢……真的不是作夢?我很害怕,害怕這只是一場夢……

       “啪!“為了證實這是否一個夢,在各人在說話的時候,我打了自己的臉一下,很痛……不是夢……我真的真的回來了……

        在看到我突如其來的舉動,所有人也呆滯旳看着我,四處變得寧靜,而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鶴丸,他開玩笑的說“哈,小千銀你是打算打自己懲罰自己嗎?“

        “千銀,不用懲罰自己……的……“清光走近我,想要看看我的臉的傷勢,但是在看到我的樣子時,他愕然的放下想要安慰我的手。

        回神過來,我才知道自己正在流淚,我雙手掩着自己想要大叫的嘴,想要抑制情緒,我低着頭,不希望被最重要的他們看到自己的樣子。

        此時,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按着我的後腦,並讓我依靠着他的肩膀,我的雙瞳看着那人的黑紅色衣裳,眼淚流滿面的抓着那人的衣裳,開始發洩着一直忍受的眼淚……

       “嗚…太過分了……你們……太過分了……“

        不……即使我口裏不斷說着過分,但其實我並不想說這個……我想說的是……

        太好了……太好了……可以回來……太好了……

        不論是誰…求求你……不要再帶走他們……

【時空政府】
         “鈴木大人,為甚麼要幫那個少女?“一隻狐之助跳上辦公桌上問着正看着窗外風景的男士。

        “目的已經達到了,就別再折磨她了,更何況,我只是履行交易內容。“男士回答。

        “交易內容?“狐之助重覆着。

       “不,沒甚麼,希望她接下來會更加愛惜自己的本丸。“男士自言自語的說着。

【本丸】
          千銀伏在清光的肩膀上哭泣着,聽着千銀哭泣的聲音,各人也心事重重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默默的看着千銀。

       當藥研帶着弟弟們走到別院,一期便立刻制止他們想要呼叫千銀的舉動,藤四郎等弟弟們也紛紛止下腳步。

      “嗚嗚……嗚…“清光臉無表情的聽着千銀的哭泣聲,他大概在這一刻才認清自己審神者的真正性格,原來,一向表現得堅強,成熟的她是一個欠缺安全感的少女,其實在狐之助告知他和其他刀千銀的傳送器出現問題時,清光和所有的刀劍男士也無一不表露出驚訝擔憂的樣子,所有的短刀也因為害怕哭了起來,他們和清光一樣,害怕永遠也沒法再看到千銀,雖然清光也很想一同哭起來,甚至想要放棄一切,但是他知道,作為初始刀的他不可以放棄,他知道,作為初始刀該在審神者不在時,負擔起整個本丸的責任,所以他在這段時間也變得堅強起來。
        清光伸出另一隻手,把千銀擁入懷裏,生怕她會再次消失般緊緊的擁抱着她,同時亦想用這個動作安撫自己內心的悶痛。
        “沒事了……沒事了……“清光輕柔的說着,嘗試安撫着千銀。
        千銀的肩膀起伏不定的震抖着,一時半刻也沒法平復情緒。

       “清光……清光……“千銀口中不斷呼喚着“是真的嗎?這不是夢嗎?“

       清光知道,千銀希望從自己口中得到肯定,所以他回答“是……是真的,這是真的……並不是夢……你真的回來了……“

       “嗯…太好了……“千銀埋在清光的懷裏,即使依然流着淚,但也露出微笑,閉着雙瞳,想要永遠把這一刻記在心裏。

       過了一會兒,待千銀平復情緒後,清光放下懷着千銀的雙手,千銀擦乾淚水,露出一如以往活潑的笑容,對清光說“謝謝你,清光。“

       清光也露出貓咪般的笑容道“歡迎回來,千銀。“

       “嗯…“千銀看着站在清光後,擔心着自己的刀劍男士,她雙手放在背後緊握着,大聲的對他們說“大家,ただいま(我回來了)。“

       
       聽到千銀這樣說,大家也鬆了一口氣,而年幼的藤四郎短刀們也淚水汪汪的看着千眼。

       “千銀大人!“
       “主上大人!“

        率先跑上前的是秋田,接着是五虎退,前田,平野,博多和亂,看着六位小男孩跑上前,千銀露出欣慰的笑容,像大姐姐般雙膝跪在草地上,伸出雙手,讓這六位可愛的男孩跑進自己的懷裏,這一連串的衝撞差點把千銀撞倒在柔軟的草地上。
        “嗚嗚嗚嗚嗚嗚嗚……“聽着短刀們在哭泣,千銀強忍着想要再流出來的眼淚,她抱緊六人,換她安撫的道“對不起,我知道這段時間,令你們擔驚受怕,但是從今起,我答應你們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
       “真的嗎?“亂用水汪汪的雙瞳看着千銀,令千銀不忍心的撫摸着他的頭道“真的。我-千銀以審神者的名義答應你們,不會離棄你們,所以不要再哭了,好嗎?“
       
       聽着千銀溫柔的聲線,秋田等人也點着頭,連忙擦乾自己的眼淚,千銀輕輕放下手,站起來逐一撫摸各男孩的頭給予安慰。

       “小千銀有回精神就好,如果千銀一直也是如此,那個一定是冒牌貨千銀。“鶴丸開玩笑的說着。

        “嘻嘻……“千銀單手掩蓋着嘴,笑着並開口道“我決定在接下來的日子,鶴丸也要遠征十天!“

       “十天??“鶴丸驚愕的大叫,並問着“為甚麼?我根本沒有做錯事啊!“

       千銀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道“因為能開那麽大的玩笑,不是鶴丸的所作所為,又會是誰呢?“

       “啊呀…這樣說的話,小千銀又沒有說錯……依照鶴丸的性格,他可能偷偷走進小千銀的房間,不小心的把傳送器給弄壞。“三日月插口的道,並用衫口掩着說話的嘴。

        “我也很認同三日月殿的話,畢竟這符合鶴丸殿的性格。“一期附和道。

        “你們兩個到底是想在我背後插一刀嗎?“鶴丸無奈的問。

      “嘻嘻…“聽着他們的對話,千銀再度露出笑容,這裏的一切事物也一如既往,沒有改變。

      
      千銀告訴清光等人她在現世還需要考試,所以短期內不會再回來,即使清光等人也露出擔憂的神情,怕千銀會再度消失,但是在聽到千銀向眾人許下「一定會回來」的承諾,他們也點頭默認。

       千銀向眾人說再見後回到審神者的房間,她沒有立刻使用手提電腦回現世,只是雙膝跪坐在地上,叫道“狐之助。“

       “千銀大人,有何吩咐?“狐之助穿過牆壁跳進來問。

       “拜託你幫我聯絡鈴木先生。“對於狐之助透過奇怪的能力穿梭不同地方,四處奔跑,千銀已習以為常了。

       “是。“收拾到命令後,狐之助閉上晶瑩的雙瞳,開始運用身體內裏的能力,聯絡千銀要找的人。

       過了一會兒,千銀聽出已連接的“嗶嗶“聲,即使狐之助閉上眼和嘴,但一把低沉的聲音也從狐之助的身體傳出來,就像電話一樣,那人在接通後便立刻說“喂喂?這裏是鈴木。“
 
      “鈴木先生。“千銀喚着那人的名道。

      “啊…原來是千銀小姐,喜歡我送的禮物嗎?“那人問,語氣帶點期待。

      “為甚麼會這樣的?“千銀顯得有點衝動的問。
      “嘛……就那麽想要知道?“那人開玩笑的說,然後表現得認真的語氣被傳出來,那人道“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開始以及結局,而千銀小姐,你的本丸即將重新開始,不好嗎?“
       “那麼我代理的那個本丸……“千銀問。

       在千銀沒法再回來這個本丸的時間,千銀不願意再度開新的本丸,因此她向她的役人-鈴木先生提出轉職,不論轉去那一個職業,她也不介意,只希望留在時空政府裏,那時候剛好有一位初加入的審神者在入職兩天後便因身體狀況進了醫院,因此,鈴木先生得到那位審神者的許可,在那位審神者住院期間,千銀會擔任該本丸的代理審神者,暫時幫忙照顧一下那裏的刀劍男士。

       “那位審神者已在昨天出院了,並在今天復職,她叫我替她傳話,感謝千銀小姐在這兩個月的幫忙,雖然這段時間,我們也沒有臉對臉的見面,希望將來大家也有機會好好的談天。“鈴木先生道。

        “是啊…她沒事太好了。“千銀說着,沉默了一會兒,她再開口道“感謝鈴木先生的幫忙,能夠回來是我最開心最開心的事,真的很感謝鈴木先生的幫忙。“

        “哈哈哈,不用謝,只要你接下來更加愛惜他們就可以了。“鈴木先生說。

        “是!“


語話: 大阪城flag的第一篇(<_<)感覺寫得不太好(@_@;) 感覺趕不及寫完三篇(°ー°〃)語會努力的乁( ˙ω˙ )厂

日常鍛不到靜靜(=′ー`)
想要靜靜(=′ー`)
想要靜靜( •̥́ ˍ •̀ू )
想要靜靜(〃′o`)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