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漫威亂舞企劃」stand beside me (一)

*明石國行線
*ooc
*企劃tap 漫威亂舞
*注意:文筆不太好


兩年前】
    
        「……」黑髮少女睜開銀灰色的雙瞳,第一眼所看到的是灰色的天花板,她模模糊糊往右邊看到,一個人影也沒有。
     
        我為甚麼會在這裏……這是少女蘇醒後腦海出現的第一個疑問
      
       少女坐起來,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她所身處的地方是一間配備了醫療用品,但牆壁和地板也破舊的房間,少女呆滯的抬起雙手,看了看手背,再看了看手掌,看着手掌上的指紋,少女的腦海出現第二個疑問。
     
      我是誰?
    
     
      少女在腦海中不斷尋找,尋找和自己有關的記憶,但她找不到,不論怎樣追尋,也看不到,少女開始慌張起來,她雙手抬高掩着自己的腦袋,她感到害怕,她感覺到自己不見了一些很重要的事,不見了一個重要的人,她對無知感到強烈的恐懼……
     
      忽然的開門聲打亂了少女的思維,少女看着走近自己的男人,紫色的髮絲,戴着四方眼鏡,碧綠的雙瞳,不知為何感到安心的將手垂下。
     
       “你醒來了?“男人用纯正的日語,問少女。
       少女眨了眨眼,思考着男人的話,最後,少女開口同樣用日語問了一連串的問題“你是誰……我又是誰……我在那裏……為甚麼我會甚麼也不記起……“
     
        “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的問題,但是很抱歉,我只可以回答你,你的名字是結城緒希,放心。“男人碧綠的雙瞳看着少女,抬起手撫摸着少女的頭,溫柔的安慰和回答着“現在的你在美國變種人-伽馬基地裏,這裏很安全,不會再有任何危險。“
       
       “伽馬基地?“少女消化着男人的話,看到正溫柔的撫摸着自己頭的手,不知為何有種熟悉的感覺,沉默了一會兒後 ,少女再問“那麼,你是誰?“
     
      「我的名字是明石國行,是你的監護人。」
           
         
       男人的話,少女一瞬間便相信了。
     
      
【現在】
        現在是深夜零時十九分,美國的其中一個郊區裏有一棟已荒廢多年設有防空洞的大廈,普通人不會為了冒生命危險而闖入當中,原因在走入這座大廈的路段猶如走迷宮一樣,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走進大廈裏,這棟大廈是其中一個變種人組織的基地,名為伽馬。
    
       
       “啪…啪…啪…啪……“一連串被消音的槍聲於這基地的六樓傳出,狙擊槍的槍口因為開槍而冒出一些濃煙,狙擊槍的子彈如同火箭般飛快射出,擊中遠處超過二十米的槍靶。
       十七歲已變得庭庭玉立的少女-結城緒希正專心一意的練習着射擊,由於受她的監護人-明石國行的影響,貴為沒有任何異能的她,沒有對變種人感到討厭,相反地,她成為變種人的同伴,為了不成為大家的負累,她每天也到訓練地練習槍擊。
        已認同自己是成人的緒希在上月把自己的黑髮染成咖啡色,給人一種成熟的感覺。

       “啪…“訓練地的大門被人用腳推開,感覺到身受有人的緒希立刻持着狙擊槍回頭,指着進來的人,始終因為自己不是變種人,不時也會被小部分討厭人類的變種人所討厭,因此,緒希在基地也表現出獨立、有個性、不容易屈服的少女。

       看到來者是誰時,緒希立刻垂下狙擊槍,看到那人雙手拿着一袋袋裝滿食資的袋子,她立刻把狙擊槍放回擺放槍的位置,走近那人,從那人手上拿起三袋食資,問“真多食物啊…大俱利領袖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那人-明石國行打着哈欠,像抱怨般回答“在我們準備回來時遇到特勤組,在逃走時,那傢伙突然將所有食資也遞給我,留下一句「掩護我」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幸好我使用幻術逃走,如果不是,我就被抓走了。“
     
        “哦?那我知道發生甚麼事了,那麼明石,我陪你把這些食物也放好吧。“緒希說着。
        “這樣也好。“明石道。
         
               
       “為甚麼還在訓練地練習?“在把所有的食資也放在倉庫裏後,明石一邊走一邊問着。
       “睡不了。蕾娜姐和煌姐已經睡了,想找加利亞姐談天,但是她和藥研有工作要做,所以就去訓練地練習等你回來。“緒希回答。
        “下次別再等我了,你不去睡覺下一天就會沒精神的。“明石伸懶腰的說着。
        “啊…如果明天可以出去做任務就好了“緒希無視明石的話的說着。
       “別無視我。“說着,明石和緒希便走到他們的房間門前,明石抬起右手,右手神奇的發出白色的煙霧,在離他的右手約三厘米的高度慢慢顯現一條鎖匙,在鎖匙完全顯現後,明石握着那鎖匙,向房間門的鎖匙位插去。
       “你又不帶鎖匙外出!“看到明石的行為,緒希生氣的說着,看着明石用幻術顯現房中鎖匙,那鎖匙神奇的發揮它的作用,為明石和緒希打開門,緒希不滿而帶點無奈的情緒顯現在她的臉孔上。
           
       明石國行是變種人,他的能力是特別的幻術,除了一般的障眼法,迷惑敵人,隱身外,他還可以把一些曾看過的物件顯現出來使用,就像複製一樣,雖然能力很獨特,但若進行實體化,所維持的時間只有一至兩分鐘,不過即使有時間非常短的限制,也不阻礙明石用這能力偷懶的壞習慣。
          
          
      門一被打開,明石手上的鎖匙同時化為煙霧消失了,推開門開燈,看到的是明石和緒希於房間裏養的一隻帶有黑白色斑紋的美國硬毛貓,牠優雅的坐在門前,金色的雙瞳炯炯有神的看着明石和緒希,像在詢問他們“為甚麼那麼遲回來?“
      
       “black。“緒希一看到牠便走進房間,叫着牠的名字,抱起牠放在自己懷中,剛才的不滿情緒一掃而空,她道“我們回來了,hope在那裏?“
        “喵…“像回應緒希般,那貓輕柔的叫了一聲,緒希四處看,最終捕捉到另一隻於房間裏養的白色被毛,耳朵以及眼角也有黑色點的布偶貓正在自己的睡窩裏睡覺。
     
       黑白色斑紋的硬毛貓和白色被毛的布偶貓也是半年前緒希在買麵包時經過一條窄巷找到的,當時牠們正為搶食物而打架,看到牠們身上均有傷痕,緒希不忍心看着牠們受苦,所以隨手拿起兩個箱子,一手一隻貓,放在不同的箱子裏,並把剛買回來的麵包分開一半,放在箱子裏,讓兩隻非常餓的貓能暫時填飽飢餓,看着牠們已平復下來,緒希便帶着牠們回基地,想要收養這兩隻流浪貓,最初緒希擔驚受怕的問明石能否收養,結果明石竟然說沒問題,並為硬毛貓取名為black,而緒希則為布偶貓取名為hope,兩隻小貓最初也因為過去的一些紛爭而一直吵架,但過了一段時間,牠們也放下屠刀,像兄弟一樣好好相處着。
       
       明石和緒希住在同一所房間,雖然房間不大,只能放置兩張單人床,一張書桌,一張茶几,兩個衣櫃,但由於他們也沒有很多行李,所以他們也不介意。
     
        “緒希…既然你不打算睡覺,那麼你三十分鐘後叫我吧…“明石關上門,走到自己的睡床並躺上去,不用三十秒便睡着了。
    
       “誰說我不打算睡覺,三十分鐘後我就不叫你。“緒希皺眉委屈道,看着明石沉睡的樣子,緒希便決定不再埋怨了。
     
      可能是因為今天的任務,累垮了……緒希想着,走近自己的睡床,把black放在床上,拿起床上的睡衣,拉起裝在房間中間的門簾,形成一道牆,緒希就在門簾所覆蓋的範圍裏更衣。
     
    
      緒希更衣完畢,便拉回門簾到原處,把剛才的便服放回衣櫃後,緒希便關上燈摸黑走到自己的床上,打開掛在床邊的提燈,平躺在床上,看着灰色的天花板,聽着窗外不時傳來的貓頭鷹發出的呼叫聲,開始冥想着。
      
   
       “喵……“此時,black走近緒希,在緒希的身旁趴在床上,再度叫了一聲。
       “……“緒希反應過來,看了看black的雙瞳,緒希露出微笑,抱起black,讓black趴在自己的身上,緒希撫摸着black的頭,無奈的自言自語道。
       “不知道「他」何時才不會再把我當成妹妹看待呢?“
        
   
    
    
         
    
待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