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虛實·緣一

設定:
• 暗黑本丸
• 有暗墮、黑暗情節
• ooc
• 男審神者
• 沒有cp
• 有虐慎入
• 靈感來源:山下RiRi sm27167042
   
  惡夢
      

【2XXX年3月26日,9:25am,XX高中大門外】
        “幸司,俊介。“少女大叫着,被呼喚的兩名少年回頭看,便看到少女走上前,其中一名少年開朗道“雪乃!“
        “幸好在這裏見到你們。“少女活潑的說着,從背包拿出兩份禮物,並送給少年們道“這是送給你們的,若沒有你們的幫忙,我也沒法跟上課程,今天也沒法畢業,非常感謝你們。“
        “謝謝雪乃。“較為成熟的少年接過少女的禮物道。
       “這些小意思啦,不用送禮物的。“另一名少年接過禮物道
        “對了!聽俊介說,幸司你的父母今天回來慶祝你畢業,是真的嗎?“少女-雪乃和少年們邊走邊問。
        成熟的少年-幸司回答“是呀……他們剛才短訊了我,說他們已經從機場乘搭計程車來,應該會趕得及來接我的。“
       “那真是太好了……“
       “才不好!“開朗的少年-俊介打斷雪乃的話道“幸司你父母回來,就該接下擔任致謝辭的工作,給他們一個驚喜呀!你呀!為甚麼要讓給那個拿第二名的女班長呀!“
        “這些職業不適合我的,俊介你應該知道的。“幸司道“而且,如果我真的負責演講,那父母他們一定會提早回來,那會阻礙他們工作的。“
        “真是……你呀…將來一定會後悔的。“俊介帶點生氣說着。
        “嘛嘛…今天可是我們的畢業典禮,就不要再吵了。“雪乃說着,並和俊介一同走進校園。
      
       後悔?
      
       棕髮少年沒有跟上他的朋友,他停在校門前並抬起頭,灰色的雙瞳看着校門前的櫻花樹,正值三月,櫻花樹上開滿粉紅色的櫻花,就好像在作最後的歡迎儀式,歡迎他們回到校園。
   
       
      「嗶嗶嗶嗶嗶嗶……呯!」
      
       “!“幸司像感覺到甚麼的,突然回頭,看着熙來攘往的街道,感到一絲的不安和恐懼,到底發生甚麼事?
       他立刻拿起電話,看到母親在五分鐘前傳送來的短訊,她說着:「我們很快就到的^_^,待會見!」
        在看完短訊後,幸司內心的不安才抒緩了一點,然後,再聽到雪乃的呼喚,他便繼續往前走,走進校園裏。
    
    
   
【XX小學,小四甲班課室】
         “里沙,里沙,為何那麼開心的看着窗外,發生了甚麼事?“女孩問着紥着馬尾辮,髮絲為黑色,正的看着窗外的女孩。
         “嘻嘻,小光,今天是幸司哥哥的畢業禮,爸爸和媽媽會回來一起慶祝呀!“叫作里沙的女孩很開心的說着,然後再度看出窗外種植在校園內的櫻花樹再道“很期待今晚媽媽做的晚餐呀,里沙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和爸爸媽媽一起吃飯了,很期待呀!“
    
    
       當天,不同地方的櫻花樹也因春風而飄落,滿地也是粉紅色的花瓣,就像在諷刺着……

   
【某大街道上】
    
    
        “喂!報案中心嗎?這裏是XX大街,剛剛一輛貨車失控撞上一輛計程車,請快點派救護車來!“
    
   
   
        惡夢永遠也存在,只是剛好今天發生。
    
   
   
【2XXX年3月26日,10:30am,XX高中禮堂大門】
         “幸司!“雪乃和俊介拿着畢業證書,在和自己家人見面後,愉快的走近幸司道,看到幸司四處尋找,好奇問“咦?幸司你的家人還沒有來?“
        幸司搖頭回答“還不見他們。“幸司打着電話給他的父母,卻遲遲也打不通,不安的心情再一次浮現出來。
        “北村同學!“此時,一名女老師跑過來,叫着幸司的姓氏。
       “咦?是小谷老師,您有事找幸司?“俊介問。
       “北村同學。“被喚叫小谷的女老師用只有他們聽到的聲線道“剛剛收到XX醫院致電來的消息,北村同學你的父母在來學校途中遇到交通意外,現在已在醫院急救中……
       “!!“幸司聽到後,雙瞳微微睜大,全身也微微顫抖著,像沒法接受般露出疑惑的神情。
       俊介和雪乃聽到後,也一臉不相信的樣子看着幸司。
       “你的妹妹已經在醫院等你,學校已經替你召計程車來,現在已經在學校門口等你……北村同學!“
     
       沒有把小谷老師的話聽完,幸司便往學校的大門走去,他的大腦一陣空白,然後再度浮現的是他的妹妹里沙和他已有三個月沒有見面的父母的樣子。
           
        幸司關上計程車的門,說出要到的醫院名稱,待車子開始往前駛去,他便往窗外看着,渾身的力氣也瞬間被抽走般向後靠着,他不斷安慰着自己別向最壞方面看,一定不會有事的,幸司在心裏不斷說着,祈求着。
      
           
      “俊介,我們可以怎做?“在看不到幸司的背影後,雪乃問。
      “……“俊介不說話,只是看着幸司離開的門口,感到不安,回想起剛才自己所說的話,真是一語成纖的「烏鴉嘴」。
     
          
【XX醫院,深切治療部】
        “里沙!“幸司跑進深切治療部,一看到自己的妹妹和她的班主任-木村老師坐在走廊的坐椅上,立刻喚叫他妹的名字。
       “哥哥!“聽到幸司溫柔而帶點喘氣的聲音,里沙立刻回頭,看到一直在心中說了無數次名字的哥出現在面前,本來忍着不哭的黑瞳如同被打開了的水庫一樣,淚水不斷流出來,里沙立刻往幸司方向跑去,然後便擁着幸司,在幸司的懷抱裏哭泣着道“嗚…爸爸…不論里沙怎樣叫……爸爸也不醒來……哥哥……“
       “甚麼……“幸司皺了皺眉,像沒法接受里沙的話中含義。
       木村老師走近他們,臉有難色的道“剛才醫生已經出來了,北村同學你的父親在送來的時候,便已經搶救無效死亡了。“
       木村老師的話刺穿了幸司的希望,像一塊大石從天而降的打擊着幸司的心臟。
       “那…母親她……“幸司保持着自己的聲線,好讓自己的話在說出來的時候不帶氣喘,同時也希望這個動作能使自己平靜下來。
      “醫生說雖然你的母親的手術很成功,但是基於腦部創傷嚴重,加上在來醫院的時候,腦部曾經缺氧,所以甦醒的機會很微……“木村老師回答。
        “就是說,父親死去,而母親變成植物人?“這句話說出來,就像在自嘲着。
       不用看木村老師的點頭,幸司也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幸司的腦海再度變得一片空白,雙親的遭遇,令他感到無助,他想要哭,想要大叫,想把抑制在內心的一切負面情緒也發洩出來,但是……他做不到。
      看到自己的妹妹在自己的懷裏悲傷的哭泣着,幸司又怎可能在自己最疼愛的妹妹面前發洩情緒……
          
       幸司深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並單膝跪在地上,他伸出手撫摸着里沙的頭,安慰着“里沙,還記得以前父親說過的話嗎?奶奶只是去了一處很遙遠的地方找爺爺,父親也是一樣,父親說他有事要去那遙遠的地方找嫲嫲,所以才聽不到里沙叫他,知道嗎?“
        “為甚麼……爸爸也要到那裏?里沙……不明白啊!“里沙搖頭晃腦,不願意接受父親離世的消息。
        “……“幸司轉變姿勢,把里沙懷抱在自己的懷裏,道“哥哥也不明白,但是我們也要尊重父親的意願,這樣才是乖孩子,里沙是不是乖孩子?“
       “……“里沙在幸司的懷裏點頭示意,同時亦抬頭看着幸司,再問“那媽媽呢?媽媽也要和爸爸一起走嗎?“
       “不,母親她因為工作很疲勞,需要休息一段長時間,在母親休息足夠後,她便會蘇醒過來,所以在這段時間里沙要乖巧一點,知道嗎?“幸司問。
        “嗯…“里沙把自己的頭埋在幸司溫暖的懷抱裏哭着,而幸司亦撫摸着里沙震抖的後背,並同時再度吸一口氣,把傷心欲絕的感覺再度埋藏在心底裏,因為他知道緊接下來的時間不允許自己和里沙一樣放聲痛哭,他可以做的只有靠自己養活里沙和昏睡的母親。
     
    
       

【2XXX年7月28日11:28】
      
        「雪乃。」是俊介傳來的訊息。
      
        「??」雪乃反問。
          
        「有空嗎?我知道幸司在那裏了。」
      
        「真的?在哪裏得知?你不是說你母親不願意告訴你嗎?」
      
        「母親她昨晚總算告訴我,情況不太好,出來再說,十分鐘後,在車站等。」
             
         「ok」
        
【車站 11:40】
        “雪乃。“雪乃往叫她的方向看,便看到俊介踏着單車駛過來,在雪乃旁邊煞停後他道“上來,去找幸司了。“
       “誒誒……是……“雪乃愣住了,但她從短訊中看出俊介的急促,只好點了點頭坐在單車的後座,會令俊介那麼急促,看來事情也非常嚴重。
         
        自從四月參加了他們好友-幸司的父親的喪禮後,他們便沒有再見過幸司,每次到幸司的家門,他的妹妹-里沙也會說哥哥去了做工,還沒有回來,問里沙她哥哥在哪裏工作,里沙也搖頭晃腦說不清楚。俊介的母親知道幸司在哪裏工作,但是卻不願意告訴俊介。
          
        當雪乃坐好後,俊介便立刻開始踏單車往另一方向駛去。
        感受着微微暖風,雪乃開口問“幸司在那裏?“
       “他現在在XXX街道的快餐店,因為快到放工時間所以要趕緊過去。“俊介回答,同時往左邊駛去。
       “為甚麼伯母突然會告訴你幸司的情況?“雪乃抓緊單車的扶手問。
        “昨天我媽跟我吃晚飯時告訴我的……“
      
        
       「俊介你是否想知道幸司在那裏工作?」俊介的母親放下剛喝完的茶,有氣無力問。
        這個問題使俊介停下手,很快吞下剛放進口裏的飯,放下筷子和吃了一半米飯的碗子,滿認真的看着自己的母親,等她說話。
        「唉…」他的母親看到兒子緊張的樣子,歎氣道「最初替他隱瞞,是因為他不希望你知道,不希望你擔心,雖然我是這樣答應他遵守承諾,但近日我聽到便利店的老闆說的話,我不忍心再看到那兒子繼續受苦下去,我告訴你幸司的情況是希望你可以勸他不要再這樣下去,即使他屢勸不改,也要他找一份正職,再繼續下去,他的母親會很擔心他的。」
         
      
        俊介的母親和幸司的母親是大學的朋友,機緣巧合下俊介的母親和幸司的母親於同年也懷孕,為了維持這一份的友誼,她們成為了住在附近的鄰居,並在俊介和幸司誕生後,讓他們互相認識成為如兄弟般親近的朋友。
           
           
       “之前,幸司只會到我媽介紹的便利店工作,但是自七月起,幸司便把便利店的正職工作改為兼職,並在每天清晨五時開始幫忙派報紙,從八時到十二時到快餐店打工,從一時到五時到便利店打工,從六時到十時再回快餐店打工。“俊介解答着。
        “四份工作……這實在太奇怪了。“雪乃驚嚇的說着。
       “所以現在我要去找他問清楚他。“
        
        
【XXX街道 11:57】
         幸司從快餐店出來,他拿出電話,從通訊錄裏找家中的電話,按了撥出,放近耳朵,連日來的勞動使他感到疲憊,他不禁歎息着,待對方接通後,他開口道“里沙。“
         “哥哥。“里沙在另一邊說着。
         “在做甚麼?“幸司溫和的問着,這段時間或許不曾見過里沙,但聽着里沙的聲音,幸司的疲憊也立刻消散。
        “做暑假作業。“
        “是嗎?哥今天早上已經做了午飯,放了在雪櫃,待會里沙肚子餓的時候,拿出來放進微波爐裏五分鐘就可以吃了,要小心呀…知道嗎?“幸司道。
       “……知道了。“里沙的聲音帶點失望的傳進幸司的耳朵中“哥今晚也不回來吃飯嗎?里沙已經很久沒有和哥一起吃晚飯了……“
       “哥哥今晚也要工作,所以不回來了,里沙要乖一點……阿姨在做甚麼?“
       “阿姨在沙發上睡覺。“里沙回答。
       幸司抓了抓頭髮,再道“嗯…里沙,哥要去吃午餐了,待會再打電話給你,再見。“
        “嗯…再見哥哥。“
       
       待里沙切斷來電時,幸司才放下電話再歎氣着,然後繼續往前走,往前走了約半分鐘,他便聽到背後有一把很熟悉的少女聲叫着自己。
        幸司回頭,便看到俊介在遠處踏單車過來,而雪乃即坐在後座,呼叫着他。
       果然,始終也會被他們發現,幸司不禁想着。
      
        
       待俊介在幸司前煞停後,雪乃立刻下車,捉緊幸司的手,道“幸司,我們找了你很久,你知道嗎?“
        “你們為甚麼會來?“幸司輕輕擺脫雪乃的手問,當初之所以會選擇離家和學校稍微遠的地方工作,就是避免被他們找到,幸司不希望被自己的好友俊介和雪乃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更加不希望他們對自己流露出同情的樣子。
        “還要說,難道你覺得你一天打四份工作我媽會視而不見嗎?俊介下車道“幸司,我已經通知了便利店老闆你今天請假,我們去公園聊天一下。“
        “看來我是無法反對,對嗎?“幸司問。
        “你也應該看到我帶了單車來,不論你怎樣逃跑,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俊介認真的說着。
        
        “那麼,我們走吧…“幸司自知自己的體力比不上俊介,所以不論怎樣不情願,也不作任何反抗,跟着俊介和雪乃到公園裏。
         
          
【公園 12:05】
         “謝謝雪乃。“幸司坐在長木椅子上,接過雪乃請他吃的三文魚飯糰道。
        “不用謝。“雪乃也拿着一個肉鬆飯糰,坐在幸司的旁邊,小口的吃着,這些飯糰也是雪乃在附近的便利店買的。
        “雪乃,你忘記了買飲品呀!“俊介吃着他的蟹柳飯糰,依靠着自己的單車,站在幸司和雪乃前面道。
        “待會你去買就可以了。“雪乃微微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回答。
        “真是……“看穿雪乃是故意不買飲品的俊介抱怨說,然後看到只顧吃飯糰的幸司,他連忙道“好了,言歸正傳,幸司,為甚麼要辛苦自己?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幸司停下口,把飯糰放下,把目光移向別處,過了一會兒,他開口說“最初的工作,其實只是為了里沙小五要買課本的費用,最初其實也不用那麼辛苦,但是……“
        “但是?“雪乃重覆說。
       “因為我不可以獨留里沙在家裏,所以只好叫了阿姨來替我照顧里沙,然後……在兩星期前,她把我所有的錢也拿去賭博,結果全部也輸掉,在我質問她的時候,她說那些錢是當作她在這個家照顧里沙的薪酬……“
        “甚麼?“俊介目瞪口呆驚訝的看着幸司驚叫着“那個人到底知不知道現在是甚麼情況?“
        “對她來說沒關係,因為她恨不得我的母親死去……“幸司淡然的看着遠處的兩隻麻雀正在地上跳來跳去,像在玩耍一樣,這使他回想起以前父母還在的時候的一些快樂的回憶……
               
       幸司的姨子,他母親的妹妹,從小也不知甚麼原因非常憎恨自己的母親,即使和母親一同來城市工作,但也只是和母親分居,在他姨子工作時因為認識了不良分子,染上了賭癮,自幸司開始懂事後,他的姨子每隔一個月便會來問母親借錢去賭博,不論父親怎樣阻擋怎樣吵鬧,也沒法阻止……
        
         
       “……“雪乃沒有說話,雖然隱約知道幸司家人之間的紛爭,但因為不比俊介更清楚幸司的事,故此她只是沉默的聽着他們對話。
       “我外婆曾打電話來,她問我需不需要回來照顧里沙,但我說不需要,因為我不想外婆那麼辛苦從鄉鎮來,她已經有七十多歲了,不應該再四處走來走去。“幸司道“加上我不想再麻煩你們,所以我才找姨子照顧里沙。“
        
        “……“俊介深知幸司頑固的性格,不論自己怎樣跟他說可以幫忙,幸司也不會答應,所以他連忙把飯糰吃完,從擺放在單車前的背包拿出一張報紙遞給幸司,他看着幸司感到疑惑的眼神,道“這一張全是求職廣告,不要再做兼職了,如果便利店的工作不夠你找足夠的金錢替里沙買課本,在裏面找一份正職工作啦!讓你可以有足夠的金錢,這比你累壞自己的身體還要好百陪。“
        留意到俊介想要幫助自己,幸司接過那張報紙,想要抬頭向俊介道謝,但是卻看到俊介伸懶腰道“去買飲品了,幸司你要綠茶,雪乃你要甚麼?“
       “紅茶,謝謝俊介。“雪乃回答。
       “明白,幸司你快點看,我回來之前你要選好做那一份呀!“語畢,俊介便往剛才雪乃買飯糰的便利店方向去。
       
           
         幸司把飯糰吃完,開始閱讀着求職廣告,雪乃也好奇求職廣告裏有甚麼,故此和幸司一同看着,她看到各色各樣不同的工作,有清潔工、辦公室秘書等等。
       
       “這份工作還真是有趣,到底是真還是假的?“幸司自言自語道。
        “哪一份?“雪乃問。
        “這個,成為特別的審神者,薪酬每年十萬。“幸司指着一個不太起眼的位置,雪乃往那方向便看到一段這樣的文字:
       
       成為特別的審神者,薪酬每年十萬,詳細內容若有興趣,請到以下地址,我們所邀請的審神者年齡只要是15歲以上則可以,若是來求職,請帶同身份證明文件,無須帶同學歷表,有疑問可致電來20160527 找時空政府「本丸特別個案部門」的佐藤先生。
               
           
       “佐藤先生竟然加入了本丸特別個案部門,沒想到呀!“雪乃看着那段文字,出乎意料的說着。
       “啊?“聽到雪乃疑似了解這份廣告的內容,幸司也表現驚訝看着雪乃。
        “啊…“留意到自己說了些不該說出來的事情,雪乃回看幸司,發現已沒法再隱瞞下去,她道“還記得我曾經停學兩年嗎?“
       幸司點頭示意。
       “那段時間,我的家庭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去了這個時空政府做一個普通的審神者,解決家中的問題。“
       “有甚麼工作要做的?“幸司問,看來對這份工作感到非常好奇。
         “做一些很神奇的事,召喚付喪神,和他們一起工作,替他們手入等等,每天也過得很開心的……“雪乃像回想起甚麼開心的解釋着。
        然後又像想起甚麼的,從開心的心情變得失望起來,再道“可是,在我任職兩週年後的一星期,我的身體突然出現問題,我經常也會頭暈,腿軟,身體沒力,在一次暈倒被送到時空政府檢查時,醫生說我過度使用精神力量,已沒力支撐本丸的發展,要求我停止工作休養三年。“
        “那麼在那裏生活的付喪神怎樣處理?“幸司問。
        “我將他們交給我表兄,讓表哥代替我照顧他們,在我休養好後就可以回去工作。“雪乃仰望天上的藍天白雲道“還欠一年半,只要再多過兩年,我就可以回去,跟他們一同生活。“
        “……“幸司露出微笑,聽到雪乃這樣說,他相信雪乃一定非常疼愛那些付喪神。
        “啊…但是幸司你別打算加入呀!“雪乃像回想起甚麼的道“這個「本丸特別個案部門」是不同的,這個部門是審神者不會有屬於自己的本丸和付喪神的,他們要負責解決因為人類的惡意而暗墜失去控制的付喪神,很危險的,為了你的妹妹,你千萬不要加入呀!“
        “……“看到雪乃擔心的樣子,幸司露出微笑,輕輕取笑道“我才不會為了十萬元而和里沙分隔兩地,而且我又不是那麼缺錢,父親有留下一些錢給我和里沙升學,只是我不想把它們用於買課本上,留待真正需要時才使用。“
        雪乃看到幸司露出笑容,她也放鬆下來,總算看到幸司笑了,她這樣想着。
     
      
【17:30】
         夕陽開始西下,俊介、雪乃和幸司一邊聊天一邊於街上走着,就像以前一起放學一樣談天說地,即使離開了高中,他們的友誼也沒有改變。
       走到平時也會在這裏說再見的十字路口,俊介道“待會的工作也要停假,回家跟里沙一同吃晚飯吧!“
       “我知道了。“幸司回答。
       “有甚麼事也不要一個人獨自承擔,告訴我,我一定可以幫你的。“俊介說着,抬起拳頭拍了拍肺腑,再舉起拳頭道“是兄弟嗎?“
        “……“幸司再度溫暖的笑容,像感激不盡的也舉起拳頭,在夕陽下碰着俊介的拳頭,說“是兄弟。“
        雪乃看着兩人碰拳,也露出燦爛的笑容,替他們高興,她相信不論有甚麼困難,這對「兄弟」也能把它們解決。
    
   
  
   
    
【17:40】
        幸司走到家的大門前,看到客廳和二樓妹妹的房間也沒有開燈,家中昏暗的,幸司感到奇怪的從背包拿出鎖匙,開門一看,家裏的情況使他感到極度驚慌,手中的鎖匙也因為他的驚慌掉在地上,發生「啪嗒」的聲音。
        家中混亂不堪,所有的擺放在不同櫃上的裝飾物也亂成一團,一些玻璃物料製成的裝飾品已從櫃上掉下來,形成碎片,家中的情況就像被搶劫一樣。
            
       “里沙!!“幸司驚惶失措的放下背包,連門也忘記關上,鎖匙也忘記拾起的跑上二樓,走進他妹妹的房間,希望可以見到里沙的身影,希望她平安無事的躲在床下等着自己回來。
     
    
 
       可是,在他踏進妹妹的睡房時,並不見里沙的身影。
     
    
     
       “里沙……里沙你在那裏……“幸司神色慌張的自言自語問着,他抬起左手掩着自己的頭腦,退出里沙的房間,無力靠在牆壁上,里沙和姨子突然失蹤一定有原因的,到底發生甚麼事?
        “鈴鈴鈴……“幸司的褲袋傳出耳熟能詳的電話鈴聲,幸司立刻拿出電話,看到致電通知的人是里沙他立刻接過電話,道“里沙,你在那裏?“
       “哥!救我呀!“另一邊傳來里沙慌張的聲音,然後那聲音變得愈來愈少,就像被帶離一樣。
        “里沙!“聽到里沙的求救,幸司更沒法冷靜的叫着。
       
       “……你好……北村幸司對嗎?……“另一邊傳來一把既低俗而使人討厭的男人聲音,他說着“我們無意把你可愛的妹妹抓來,但是你親愛的姨子欠我們的錢太多了,又遲遲不還,迫於無奈才這樣做,如果你想自己的妹妹和姨子沒事的話,千萬不要報警求助。“
       “你是高利貨債權人?“幸司喘氣着,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問。
       “沒錯,聰明的兄長應該知道要怎樣做,三天後包括利息,請還二十五萬元。“那男人說。
        “二十五萬!“這簡直是晴天霹靂的消息,幸司瞪大雙瞳,咬緊牙關忍耐的說“我只是一個剛畢業的高中生,怎樣拿二十五萬出來?“
        “聽你親愛的姨子說,你父母留了些錢給你,用那些錢還債啦!“男人輕佻道。
        “那些錢是父親留給我們升學的……“
        “我不理會,我要的只是二十五萬,如果你三天後也還不到二十五萬,那時候別怪我帶你可愛的妹妹和你姨子到黑市場賣給販賣人口的人,用她們來還債!“
       “我警告你!不要碰里沙呀!“幸司直眉怒目道。
       “那要看你能不能夠在限期內找到足夠的錢了,在你找到足夠的錢再打電話來,我再告訴你怎樣做。再見。“男人切斷了來電,幸司則低頭不語收起電話。
    
        
  
    
       “啊啊!“
       “鏗鏘……“在幸司大叫下,走廊櫃枱上擺放的花瓶被幸司掃下來,花瓶跌倒在地上破裂成多片小碎片,看着地上的碎片,像已把內心的不滿全部發洩出來,幸司無力的依靠着牆壁,並坐在地上喘息着。
     
        “該死……“一向有禮的幸司,說出如此粗俗的話語,可見他已生氣得極點。
     
        “母親……我應該怎樣做……“多少的生氣,便會換來多少痛恨自己無能為力的憎恨,幸司抬起左手掩着自己的臉孔,企圖隱藏自己想要大哭的情緒。
  
      
        「幸司,你看!」溫和的母親抱着一個剛出生的女嬰兒,走到才剛八歲的幸司眼前道「這個就是你的妹妹-北村里沙,以後你就是她的兄長,要好好照顧她,知道嗎?」
       「……」
       「除了父母外,她就是幸司你最親的親人,所以不論發生甚麼事也要保護她,知道嗎?」父親從後走來,撫摸着幸司的頭問。
       「明白了……」
    
   
  
        從那天起,幸司已決定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妹妹,如父親所說的一樣,好好保護里沙……
    
  
  
        「為了你的妹妹,你千萬不要加入。」
     
  
 
 
       幸司醒悟般抬頭,他不顧地上的碎片走下樓,從背包拿出俊介給的那張求職廣告,像找到救星的,把地上的鎖匙拾起,關上大門,離開家,往大街道跑去。
     
      
       「為了里沙,不論多麽危險,我也要保護她。」
      
【18:25】
        幸司跑到一座辨公室大廈門口喘氣的停下來,看着仍沒有閉門的大門,他鎮定下來的走進去,並走進升降機,按上求職廣告中寫着的樓層的數字,當升降機的大門打開,幸司平復起伏不定的情緒走出去,看了看標誌的名稱,他甚麼也不理會的推開另一道大門道“不好意思,我是來找佐藤先生的。“
     
         那個標誌寫着「時空政府本丸特別個案部門」
       
       
       
          
      
待續   
     
       
    
       
  
語話:終於考完試了(感到高興^_^),用了一天半才寫好這一章(手速慢-_-#),因為這篇是長篇故事,所以每章篇幅會較長(有可能一章會分成上中下發佈),大約下一章便會轉移到暗黑本丸,同樣希望大家喜歡,有甚麼感受或評論請隨便說出來,感謝大家閱讀,下次更新再見。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