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三十七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高虐慎入 (語想應該也算高虐的-_-#),所以說設定已說明一切,另外,文筆差= =|||
三十七
【超時政府】
        “小幻天,不如我們做個交易,我告訴你原因以及我對你本丸所知的一切,而你就要找出我未知的事以及解決當下的難題,好嗎?“
         在幻天正在消化莉亞的話時,她發現了一些事情,於是她開口問“只是解決難題和找出真相?“
        “嗯…沒錯。“莉亞道。
        “不需要向你匯報?“
        “……!“聽到幻天的話,莉亞驚訝的看着幻天,然後反應過來笑了笑回答“除非你想向我匯報,我也不會强迫你告訴我。“
        “很奇怪……“幻天道“但是,為了我本丸的安全,我答應你。“
       “很好。“莉亞走近幻天,並坐在幻天旁,開始訴說她對本丸編號5101所見所聞。
     
       “本丸編號5101的第一任審神者,根據她所填寫的個人資料顯示,她的真名為望月靜音,別名為艾莫,19歲,加入成為審神者目的是想要了解更多有關日本刀的事,初始刀是加州清光,初鍛刀是一期一振,本丸5101在首半年急速發展,很多刀也被鍛出,而出征的勝率也非常高,是個勤力的審神者。
         但是在後半年開始,刀解情況便不斷出現,首把被刀解的刀,是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原因不詳。自此後,每兩星期也有原因不詳的刀在本丸裏被刀解,因為他們的練度較高,當時亦沒有出征記錄,所以我們特別部門開始調查望月靜音的事。
        然後,我們發現了她所填寫的個人資料是假的,而且還是歷史修正者的人員,相信她是為了收集我們的機密情報才成為審神者,在我們準備進入她所屬的本丸拘捕她時,我們收到她本丸的求救訊號,說歷史修正者入侵了她的本丸,我們部門的成員半信半疑的來到望月零的本丸時,便見到四處也是戰後的行跡,在我們詢問發生甚麼事時,本丸的石切丸告訴我們:他們的審神者被歷史修正者抓走了。“
      
       “抓走?明明就是同伴,為甚麼……“
    
      “我們不清楚,那時候的情況非常混亂,但是我們最終也找不到望月零,我們懷疑望月靜音已被歷史修正者抓走了,所以調查也告一段落,然後過了約一星期……研究部門的主管派了星凌來,並說由她解決這本丸問題。“
   
        “……“
   
       “星凌是個很勤力的審神者,只用一星期便把本丸回復原狀,之後每個月,她也會來到超時政府向我匯報狀況,大約過了五個月後發生了檢非違使襲擊萬屋的事件,星凌的近恃-三日月宗近受了很嚴重的傷後,星凌的近恃便轉了為三個月前出現的鶴丸國永,然後再過了一個月的匯報日,星凌突然向我請辭說要離開特別部門。“
   
      
    
       「為甚麼要離開?」同樣的平台,同樣的位置,莉亞不解的問着星凌。
        「……」星凌坐在木椅上,低着頭雙手合十,像在煩惱着一些事情,過了一會兒,星凌才回答「沒甚麼特別原因,只是想和普通的審神者一樣,過着較普通的日子。」
        莉亞走近星凌並坐在旁邊道「星凌,你是否有甚麼麻煩,你可以和我說,我可以幫你的。」
       「……我只是想,這樣做的話,我和本丸裏大家的關係可以好一點。」星凌合十的手緊緊的握了一下道。
       察覺到星凌的動作,莉亞伸出手握着星凌的手臂道「星凌,別說謊了,告訴我,發生甚麼事。」
      「……三個月前在厚樫山找到的鶴丸國永,不是真的找回來,而是從之前的本丸中逃出來的流浪刀……」星凌閉上眼道。
      「那跟你要請辭有甚麼關係?」莉亞再問。
      「……我……我……」星凌眼神恍惚,最後她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道。

        「作為特別部門的成員是不可以感情用事的,但是我郤喜歡上鶴丸國永……」
    
    
    
    
        “等等!“幻天驚訝的打斷莉亞的話,她站了起來,愕然的問着“我……喜歡……不……星凌喜歡鶴丸國永?“
        “是啊…那時候我聽到也覺得驚奇……沒想到,星凌竟然會喜歡上刀劍他們……“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星凌……不是喜歡三日月的嗎?“幻天一時之間沒法接受莉亞的話,她記得那次找到風鈴後所見到的記憶,三日月向自己告白,而自己是接受了三日月向自己告白,而自己是接受了……接受了……接受了……是接受嗎?……我不知道……

        “嗚…“幻天的頭突然發出劇裂的痛楚,她立刻掩着腦袋,如此衝擊的事實,一直被封閉的記憶如潘朵拉盒子,一被打開,裏面的一切「不幸」便洩漏出來。
   
   
   
   
       「星凌大人,我明白今次的意外是在所難免,但是亦希望星凌大人明白,作為三日月的兄長,我是有義務保護三日月等弟弟們,我很清楚三日月已對你動了心,雖然三日月在人間生活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是三日月仍然是看不透人類,非常容易受情感影響,更何況,我深信星凌大人你也不想因為「這些事情」而引發「不必要」的衝擊,對嗎?」在星凌蘇醒,回復電力之後,石切丸走了進來,對才剛使鶴丸冷靜下來的星凌道。
        「……我明白石切丸大人的意思,從今天起,我的近恃將由三明轉為鶴丸,這裏可以了嗎?石切丸大人。」
       「只要是正確的事,我也不會反對。」聽到滿意的答案,石切丸露出表面仁慈的笑容,看了看正警戒着自己的鶴丸國永,收起笑容再道「鶴丸國永,你今天所說的話不錯,讓所有刀也困惑了一段時間,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再不顧後果說話了,在本丸裏有一些表面看上去和平時差不多,但他們的內心卻已變得瘋狂。到時候,我可沒法保護你、星凌大人的刀和星凌大人安全的……」
   
  
       「星凌,我是不會離開你的,放心吧!因為……我喜歡你!」櫻花樹下,三日月對星凌告白後頭往前接近星凌,沒有理會星凌的反應便親了上去。
        那是三日月受傷過後的一星期。
  
        看到三日月正親吻着自己的星凌,驚訝的看着三日月,星凌知道這樣是代表自己被愛着,然而……
  
  
      「……!」星凌推開三日月的身體,並退後了幾步,拉開了和三日月的距離,只見三日月愕然的看着自己,星凌低頭道「對不起……我想三明你誤會了一些事情,我……我一直也只是把三明當成自己的哥哥,並不是三明心中想的那個「喜歡」…對…對不起……」
        星凌慌張的轉身,想要快速離開這裏,但被三日月抓着手,不讓星凌離開,他道「等等,星凌,為甚麼?是因為我受傷?難道石切丸對你說了一些話……」
 
       「不,跟誰也沒關係,這真的只是我的感覺,三明……我們是沒法一起的……放棄吧…」星凌持續掙扎道。
        「不……星凌,你知道嗎?因為你的溫柔,我才可以活下來,你知道為甚麼當初我自願成為你的近恃,就是因為我想要找到一個真正待我好的人,而星凌你真的視我為人一樣,而不是工具,我感覺到你之前對我的感情是真的,所以說……為甚麼?」
       
        「所以說,我喜歡了另一個人,你這個笨蛋為甚麼會不明白的?」星凌擺脫了三日月的手,大聲叫道,瞬間,星凌便知道自己說錯的看着雙瞳逐漸黯然的三日月,但是說出的話又怎能收回呢?
      
    
          
      「對……對不起……三明……我…我也不想變成這樣。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對不起……」除了說對不起,星凌不知道還可以說甚麼,她在明白三日月的感受後,她沒法對他說出我也是的話,因為在三日月親吻着自己時,內心深處感受到的不是開心,而是慚愧無能,甚至有一刻是感覺到內心在討厭着自己憎恨着自己,但現在對三日月說出這樣的話語,豈不是令到自己更討厭自己……
     
     
    
       「現在還要逃走,還真是受不了……自己的無能……」星凌跑到後院,低着頭道。
    
      
      「你自己是甚麼身份,你自己應該最清楚……」
      
    
      「真的太差勁了……」眼淚從星凌的臉流下來,她自言自語的責備着自己。
           
       
        
       「呀?是小星凌,你不是在前院和三日月談天的嗎?」鶴丸不知從那兒走來,見到星凌的背影好奇問,但在看到星凌回頭滿臉眼淚,他便收起充滿陽光的笑容,放下手上拿着的茶壺和茶杯,走上前,個子較高的他,低下頭,溫柔問「發生甚麼事?」
        「……」星凌將剛才的事告訴鶴丸聽,鶴丸聽到後,便明白為何星凌會這樣跟三日月說,正準備開口安慰星凌時,他一瞬間察覺了背後一些不妥的事,於是他便改口道「星凌,你知道嗎?當天你不單止拯救了瀕死的我,還幫助我讓我回想起怎樣笑,怎樣做回自己。從那一刻開始,我已決定了將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也交給你,所以……」鶴丸從衣袋拿出在萬屋買的一技有一隻微小雪白的雪鴞吊掛在頭上的髮叉出來,並把它插在星凌的柔順的黑髮上道「你之前說過的現在也要對現呀……接受我的愛啦…星凌……」
      
      「鶴丸?」一時之間不知鶴丸說甚麼的星凌,只見鶴丸懷抱着自己,和三日月一樣親吻着自己,正想要推開鶴丸問甚麼事時,卻透過鶴丸的身後,看到小狐丸在遠處看着自己,瞬間領悟鶴丸的計劃,於是她緊緊的回擁抱鶴丸,並閉上眼,接受了鶴丸的吻。
      
     
       
       【被封鎖的潘朵拉盒子不止一個,而你有勇氣去打開全部嗎?】
     
     
     
【本丸前院】
         “蠋台切,有件事情想問問你。“長谷部坐在蠋台切的身旁道。
        “甚麼事?“
        “三日月和主人是甚麼關係?“長谷部看着遠處問,聽到後蠋台切皺起眉,苦惱道“為甚麼這裏問?“
        “因為……“
        “蠋台切大人!長谷部大人!“一把活潑的聲音打斷了長谷部的回答,他們回頭看,便見到亂跑了過來擔憂的表情喘着氣問“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見過……一期哥和藥研?“
        “在很早之前,一期在這裏走過,往農地那兒去,而藥研即沒有,甚麼事?“看到亂擔憂的臉孔,蠋台切關心問。
        “退暈了在幻天姐姐的房間,不論鯰尾和我怎樣叫他,他也不醒來,現在鯰尾已帶了五虎退到手入室,但是我去了手合室卻不見一期哥。“亂解釋道。
        “亂,甚麼事?“一期從轉角走出來問,看到自己的大哥的亂激動的走上前,重複道“一期哥!退暈倒了,你快去手入室,我現在要去房間找藥研,感謝蠋台切大人和長谷部大人幫忙。“語畢,亂便往另一旁跑去。
        聽到亂的話,擔心五虎退情況的一期立刻往手入室方向跑去,留下還反應不來的蠋台切和長谷部。
     
    
  
    
【櫻花樹下】
         「三日月大人。」厚藤四郎走近不知在想甚麼的三日月,並道「有緊急的事需要向你稟報的。」
        才剛被星凌拒絕的三日月回頭,眼神黯然失色道「有甚麼事,跟石切丸說便可以了……」
        「石切丸大人出征了,石切丸大人說過,若他出征不在本丸,有甚麼事便向三日月大人稟報。」厚藤四郎神情冷酷回答。
        「唉…」三日月無奈的歎氣道「是關於甚麼的?」
        「是關於藥研藤四郎和鶴丸國永。」
        
     
【後院】
       「……」在感覺到小狐丸離開後,鶴丸離開了星凌的嘴唇,道「抱歉,但這是我剛才想到的唯一方法。」
       星凌搖頭道「不,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才對……」
      「嘛……」留意到星凌仍在低落,鶴丸露出微笑道「雖然剛才的動作是計劃,但是對你說的話以及這個髮叉也是真的,所以,在這段時間,就讓我來陪伴你,好嗎?」
        星凌的點頭,同意鶴丸的話。
     
      
     
待續-
    
     
※「」:為過去
※ “   “ :為現在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