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銀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銀,請多多指教!

罪孽三十六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文筆差= =|||
三十六
       “……喂…國廣…“誰在叫我?

       “醒來吧!你睡了多久呀?“  起來?

       不……起不來了……為了照顧兼桑……已經很累了……再稍微讓我睡多一會兒……
·
·
·
·
·
·
        「堀川!」堀川國廣睜開累透的雙瞳,映入眼前的是正擔憂着自己的星凌大人和二哥-山姥切國廣,看了看四處-別院走廊,是昨晚失去知覺前的地方,回想起昨晚所發生的事,堀川裝作若無其事的將左手放在背後支撐身體坐起來,昨晚的傷雖然沒有再流血,但將身體的重量依附在左手上,才剛結痂的傷口也會被撕裂,並發出陣陣痛楚,但是為了不被山姥切和星凌大人發現,堀川深深吸了口氣,忍受着痛楚。
        「昨晚又發生……」星凌看到堀川睡在走廊,猜測問。
        「嗯…」堀川微微點頭道「比上次還要嚴重,幸好星凌大人的符咒能制止兼桑,若不是的話,鐵鏈便會被他的力量給破碎……」
      「……」星凌沉默一會兒,露出能使堀川提起精神的笑容道「明白了,堀川,來吃了早餐吧,我現在進去看看和泉守,山姥切,麻煩你照顧一下堀川了。」
      「主上大人,要小心。」山姥切提醒道,並看着星凌走進和泉守身處的房間,直至星凌關上屏門,山姥切看着已移動了位置,依靠着牆的堀川。
      「山姥切?甚麼事?」看着山姥切碧綠的雙瞳,堀川不敢直盯着山姥切,轉移視線問。
        山姥切伸出手,抓住堀川的左手,並掀起衣袖到手臂,便見到三條才剛結痂但又裂開了流出血的抓痕。
        「昨晚弄的,是嗎?」山姥切問,堀川收回手,微微點頭,表示正確。
      「為何不去找主上大人治療?」山姥切再問,只見堀川微微搖頭,輕聲道「我不想增加星凌大人的負擔,她已經為兼桑的事而操心了。」
        山姥切聽到後歎了歎氣,從衣袋拿出一條繃帶,再輕盈的握着堀川受傷的手,往堀川的手臂纏了幾圈,溫柔道「即使如此,也要愛惜自己。」
       「嗯…」堀川露出虛弱的笑容道「感謝,二哥。」
 
   
   
        就在山姥切替堀川完成包紮之際,封印着和泉守的房間突然發出尖叫的聲音,堀川和山姥切便立刻衝進房間,看到星凌被和泉守暗墜的氣場推倒在地上,山姥切立刻扶起星凌,詢問她有沒有受傷,堀川看向因四肢被鎖鏈扣着,而像野獸般瘋狂想要用猛力擊破鎖鏈的兼桑,堀川左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胸口,不甘心的咬牙切齒。
       

         暗墜加劇了……為甚麼……為甚麼……

 
 
         「兼桑……」堀川想用聲音使和泉守冷靜下來,減低和泉守繼續暗墜下去,堀川往和泉守方向走前一步,然後便被和泉守發出如歷史修正者一樣的瘴氣,如此利害的氣場把來不及防禦的堀川給倒退,而察覺有異的山姥切立刻以身體保護星凌。

 
        和泉守兼定,拒絕任何一個人走近自己。

 

        待吼叫聲停止,堀川垂下用作防禦的雙手,便看到山姥切放開擁抱著星凌的雙手,星凌站起來靜稍稍走近已經陷入昏迷狀態的兼桑,堀川知道星凌大人是想用體內的靈力加強鎖鏈的堅固,但他也明白這只能拖延時間……。
        「啪!」屏門被某人拉開了,映入堀川眼前的是一身白衣的鶴丸國永,他飛快跑上前,停在星凌前,抓着星凌的雙臂問「小星凌,沒事嗎?」
       「……我沒事。」星凌露出笑容道,然後看到也因為吼叫聲而走進來的石切丸和三日月,便立刻走上前解釋道「剛才是我在用靈力時,不小心驚動了和泉守蘇醒,現在我已經暫時封印了他,稍後便會進行淨化儀式,還請各位先回正院……」
       「星凌……」三日月擔憂不己的眼神看着星凌道「你這幾天已為和泉守暗墜的事弄得身心俱疲,再這樣下去,你會支持不住,倒下的。」
      「我非常同意三日月的話。」石切丸咐和道「或許星凌大人你不知道,你體內的靈力在這幾天的使用已耗損了不少,這些魯莽的行為繼續持續亦只會是兩敗俱傷,還請星凌大人別再感情用事,理智解決暗墜事情……」
        
  
      「刀解和泉守兼定。」
   
  
  
      「!」聽到石切丸說出刀解此詞,堀川立刻睜大雙眼,盯着目無表情的石切丸。
       
  
        不……不可以……兼桑還可以回復原狀的……不可以放棄的……但是……但是……石切丸大人所言並不是錯……星凌為了兼桑,已變得非常虛弱……再這樣下去,本丸的大家也會有危險……

  
 
        「星凌大人……我……」若然真的沒法拯救兼桑,為了這個本丸的同伴……

        「我拒絕。」就在堀川打算開口說話,同意石切丸的話時,星凌便打斷了他的話,堀川往星凌大人的方向看去,便看到星凌帶點蒼白的臉孔上,流露出堅定眼神的紫瞳,看着石切丸道「和泉守是我的刀,我是絕對不會放棄拯救和泉守的,我明白石切丸大人在擔心甚麼,但是石切丸大人可以放心,我可以在淨化和泉守的同時,保護本丸大家的安全,這樣可以了嗎?」
 
       
        「星凌……」

        「很好,只要你確保你有足夠的靈力維持這個本丸的狀況就可以了。先告辭。」石切丸向星凌有禮的行禮,便離開了。

  
         「……」聽到星凌堅決否定了自己和石切丸的三日月沒有再說話,或許三日月在內心深處也是明白,不論怎樣勸喻,星凌也不會放棄,這就是她的固執,三日月深深看了星凌一眼,便跟隨石切丸離開別院。
  
  
   
         就是因為相信了星凌那句「絕對」,堀川才可以在如此絕望的環境下生存下去,每次看到兼桑暗墜後失控的樣子,堀川的心也會變得絕望悲痛,看到星凌大人在淨化完畢後因精神能力不足連走路也沒法維持平衡,堀川更是感到懺悔。
        每晚,堀川也守在關着和泉守的房間外,低着頭,埋在兩膝之間啜泣着,他害怕着……害怕和泉守會變成敵人……害怕星凌會放棄……更害怕……在失去和泉守的同時……自己再度變回孤獨一人……
   
  
        「與其說別人需要自己,倒不如說是自己需要別人……」
  
   
         堀川不可以失去和泉守-他最重要的家人,在堀川變成赤羽刀,沉澱到海底時,每天每小時每分鐘每一秒,堀川也是在回想以前和和泉守相處的日子,為了看到兼桑帥氣的樣子,從不懂得打理頭髮,變得擅長理髮,為了突出兼桑的帥氣,即使自己能應付自如的任務,也會交給讓兼桑去完成,堀川國廣不可以失去和泉守-他最重要的家人……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左臂上的傷口不但沒有癒合,傷口的四處也淨現黑色的瘀青,更不時發出如瘴氣燒灼的感覺,很痛……很熱……啊…連我也開始……這難道……就是……
     
   
        「堀川!」
    
       「星凌!別過去!堀川國廣已經……」
     
       「呀!」少女的尖叫聲……
      
       「星凌!沒事嗎?」嗆鼻的血腥味……
    
       「對不起……星凌大人……」
    
    
         既然沒法把兼桑淨化,那我就陪伴兼桑一起暗墜,一起刀解……那麼我就可以繼續照顧兼桑,亦不會變回自己孤獨一人……
   
   
         
    
      
     
        白濛濛沒有盡頭的靈界中,一名銀白色的頭髮中間夾雜着一些黑髮的少女,撫摸着寢在自己膝上,正被惡夢纏繞的堀川的黑髮,像想要安撫堀川般,她輕聲唱着,一首較輕快而帶點悲傷的歌曲。
    
   
   
*绝望抱くほど悪いわけじゃないけど/雖也不是感到絕望般那樣差勁
欲しいものは/但希望的東西
いつも少し手には届かない/卻一直得不到手

そんな半端だとね/對這樣没有用的家伙
なんか期待してしまうから/為什麼會有所期待呢

それならもういっそのこと/既然如此不如乾脆
ドン底まで突き落としてよ/將它推入谷底吧

答えなんて言われたって/即使要说答案
人によってすり替わってって/因人不同也會有所改變
だから绝対なんて绝対/所以「絕對」之類絕對
信じらんないよ/不能相信的

ねぇ?/是吧

      「堀川。」
    
     
   
  
  
  
       “喂!國廣!“堀川睜開雙眼,便看到和泉守想要發怒般看着自己,他便坐起來,露出一如以往的笑容道“早安,兼桑。“
       “還早安,已經是十二點了,中午了,你現在才醒來,真是……“和泉守雙手交叉,無奈道。
       “哈哈…原來那麽晚的……抱歉……抱歉……“
    
       今次不論如何也要保護兼桑,更要找出背叛者是誰,然後……殺掉他……要在他顯現後……殺掉他……
    
    
    
    
【靈界】
        “你又有甚麼目的……艾莫……“和幻天非常相似的少女,走近仍蹲坐在地上的艾莫問。
        “誰知道?“艾莫展露笑容看着少女反問“星凌,她很快便會來,到時候,你會將真相告訴她嗎?“
        “誰會告訴她真相,即使是自己,也不會告訴她……“星凌決絕的回答艾莫的問題,然後看向遠方道“要知道真相,就自己去調查吧…“
       “嘻嘻…還是老樣子呀…“艾莫露出輕率的笑容道,再抬頭看了看星凌道“真的很羨慕,比自己還要年輕的樣子,比自己還要漂亮的黑髮,我從來也沒有想過原來黑髮是那麼清透,那麼適合你的……“
        聽懂艾莫話中含義,星凌沒有說話,只是坐在艾莫的身旁,和艾莫看着同樣白濛濛的風景道“大慨也是…“

待續-
  
  
  

*歌詞來源:アイロニ    天月
  
   
本丸小劇場
清光:千銀還沒有跟文?已經消沉了兩天……
安定:不是的,昨晚見主上還滿興奮的邊叫我們出征邊跟家人說話-_-b。
清光:所以說,你們不了解千銀,千銀才不是那種將感情展露給其他人看的人,而且,昨天安定你們只是出征了三次就黃臉,把千銀嚇呆了。
安定:那老爺子(三日月)太麻煩了……在我們黃臉的時候,他還在飄櫻花……= =|||
清光:=_=#……
安定:你以為我是你,近恃位置被巴形拿走,還在飄櫻花……←_←
清光:你明白甚麼,千銀說過她要訓練一下不同的刀,三天後再到我做近恃( ´▽` )ノ
安定:話說(轉話題)你知道嗎?巴形他昨天跟主上說要成為主上小說的一角,守護主上……←_←
清光:……他看了劇本?-_-b
安定:(點頭)= =“
清光:……不愧是巴形= =|||……但是千銀應該不會答應他,對嗎?(同樣看了劇本)
安定:……(點頭)= =|||,幸好長谷部還沒有來,若不是的,他可能會不斷詢問主上為何要自己要飾演這種人物……(同樣看了劇本)
清光:……話說,安定你說得太多了,更何況,長谷部在其他故事不是挺好……(看了語所有故事的情節)←_←
安定:的確不錯……只是要和巴形做對手……= =|||(同上)
清光:………………= =|||幸好長谷部還沒有來……
安定:更何況,一期前天來了,看了弟弟給他的劇本後,把才剛寫完一章正在消沉的主上給訓話……-_-b
清光:真的?(去了出征不知道)⊙_⊙,千銀很可憐……
安定:是誰叫她寫這些情節←_←連和泉守看到後也不受控制……只有三日月看了後,笑呵呵說着“很好很好……“= =|||
清光:(幸好千銀在構思這故事時還不認識我(^_^;)……)
    
語:…=皿=錯的永遠也是作者……語明白的……
   
     
    
語話:在寫完這章後,真的有點消沉,堀川被自己寫得很可憐,在本丸裏,語是叫自己做千銀,好聽嗎?(並不= =|||),所以說不可以再讓他們看到自己的故事= =|||,若不是的話,便會被訓話=皿=;歌曲是在語寫文時聽到的,因為有所共鳴,所以便放在此篇章上,請幻想艾莫用溫柔美麗的聲線,緩慢的唱着此歌(^_^;),語仍在努力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寫手,所以仍會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望各位能諒解m(._.)m,那麽,下章見~

评论(1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