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罪孽三十五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警告:有黑化血腥情節
三十五    
       “來吧!讓我猜猜那木箱在那兒。“天下一振拉開屏門,走進幻天的睡房後,便立刻關上屏門,看着空無一人漆黑一片的房間,心中不知想着甚麼的,露出不為人知的微笑,佔領了一期身體的天下一振,走到來這裏,到底所謂何事?

【粟田口房間】
       “抱歉,藥研,昨晚若不是我,你就不會知道……“
        “不關鶯丸大人的事。“藥研有氣無力的打斷鶯丸的道歉的道“相反若不是因為鶯丸大人,恐怕我會變得更難接近自己被一期哥認為是軟弱的事實。“
        為何會變成這樣,藥研無法了解,只是因為聽到一期哥否定自己的話,便變得如此無力?理智告訴自己要振作起來,一句少少的話算是甚麼,但藥研卻無力反抗,連反駁一期哥,告訴自己事情並不是這樣也做不到……
       “……“看到藥研如此脆弱,鶯丸心知不論怎樣的安慰,也沒法令藥研重新振作,因為傷害了的始終也是傷害了,就好像破裂的花瓶,不論怎樣修補,也會有裂痕。
      “鶯丸大人,你還記不記得誰是艾莫大將?“藥研看向遠方問。
       “……記得……怎會不記得……“鶯丸沉默一會兒,他不想在這時候欺騙藥研,於是他坦白的坐在藥研前道“但因為那時顯現較遲,對她的記憶並不多。“
        “在幻天大將喚醒我的那一刻起,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星凌大將的刀,因為我只記得自己接受了星凌大將的靈力,艾莫大將……振哥……我也一率忘記了……直到……“藥研抓緊雙腳,把整個身體再踡縮起來,再次把頭埋在膝蓋,痛苦的閉上眼道
        “直到……堀川國廣告訴我自己是艾莫大將的刀,我才開始記起在艾莫大將管理時的記憶,即使幻天大將曾經令我振作起來,要我尋求幫助……但我沒想過……沒想過一期哥竟然是……和堀川合謀的人……就和振哥一樣……想要傷害艾莫大將……“

        振哥?回想起來,難怪鶯丸看到那晚的一期一振感覺到奇怪的氣息,原來那種奇異而熟悉的感覺,就是以前和艾莫大人鍛出的「一期一振」的相處時那人散發的氣息,這樣說的話也許就解釋到藥研為何會有如此的感傷……那個「一期一振」一直對自己粟田口的弟弟所說的話的語氣,有着一種支配力,每句話每個詞,也影響着粟田口短刀們的精神狀態,當被讚賞,粟田口短刀會因為「一期一振」的讚美而開心快樂,相反當被批評質問,他們便會因此而自我毀滅,破壞自我……現在的藥研也就是這樣的狀態。
       好一個「一期一振」。鶯丸從來沒有從此無禮說身邊的同伴,但唯獨這個人所作所為,鶯丸沒法接受,倘若鶯丸的想法是真的話,事情就變麻煩起來了。
        “藥研……“鶯丸喚着藥研的名,將手放在藥研的肩膀上,藥研再度抬頭看着鶯丸,鶯丸道“你是否粟田口的刀,並不是由一期決定,你是藥研藤四郎,這個身份,這個名字證明了你的存在,如果連你也放棄自己,還有誰可以幫助你?別被恐懼無知支配自己。“

        “即使是非常重要的事,但記不起來也沒關係嗎?“

         聽到藥研的問題,鶯丸皺了皺眉問“藥研,你不只是為了一期的事而煩惱的,對嗎?“

        藥研微微點頭輕聲道“是和鶴丸國永有關的。“

【本丸   幻天房間】
          “果然在這裏。“天下一振從幻天的衣櫃找到被亂發現的木盒子,若不是堀川將木盒子放在顯眼地方,亂也不會發現,他也不用來幻天的睡房找出來……還真是個麻煩的人,天下一振這樣想着。
        “真的不明白,凡是女性也喜歡將重要的東西收藏在衣櫃裏。“天下一振自言自語道……

        「振哥……」趕來拯救五虎退的藥研,看到自己的短刀刺在天下一振的腹上,他憤怒的神情轉變成愕然……
      「藥研藤四郎,你竟然傷害你的大哥……」天下一振拔出藥研的短刀,怒髮衝冠的看着藥研「哼…連你也要和退一樣背叛我。」天下一振冷笑道。
      「不…不是的…」在藥研想要解釋時,一把刀面黑色的太刀從天下一振的背刺穿他的身體,天下一振看着眼前的刺穿自己胸口的太刀,他露出奸險的笑容,想要恥笑身後持着太刀的兇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天下一振背後的正是第一任審神者---艾莫,她露出詭異的笑容大笑起來道「你輸了,天下一振!你們粟田口幾百年的親情就因我的言靈而被打破,如何?被親人背叛的感覺你感受到嗎?」艾莫拔出太刀,天下一振的胸口頓時血流成河,他左手掩着胸口,轉身看向艾莫。

         右手掩着嘴,全身上下也因為忍着取笑而震抖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最終忍受不了,大聲的反恥笑着以為自己已贏的艾莫道「輸的不是我,而是你,XXX!」天下一振道出一個名字。
       「你怎會知道……」艾莫聽到那個名字,澄藍的雙瞳開始轉變為赤紅色,驚訝的看着天下一振問。
  
      「怎會不知道?你輸了,艾莫,輸給自己的情感,如果被她知道,你猜她有甚麼感受……」

     「閉嘴!」艾莫持刀的右手開始震顫着。

     「連自己最重要的人也不拯救,還真是懦弱。」

     「閉嘴!你明白甚麼?」天下一振最後看到的是艾莫流着血淚悲痛的持刀刺向自己的心臟……

        “我會贏的,艾莫。“天下一振打開木盒子,拿出裏面一張張寫滿奇怪符號的紙看,在他將全部紙和筆記本閱讀一遍後也沒法了解當中的含義,天下一振知道這些是暗語,但他卻不知道這些是哪些密碼,然後他想到一個既不用勞煩自己,也方便快捷的辦法,就在他打算將木盒子放回衣櫃之際,屏門突然被打開,天下一振立刻回頭,便見到五虎退戰戰兢兢拉開屏門,看到天下一振看着自己,奇怪道“一期哥?“

【粟田口房間】
         “鶴丸國永大人並不是背叛者,相反鶴丸國永大人才是受害者……“完全沒想到藥研會這樣說的鶯丸吃了一驚,他無法了解藥研話中含義,於是他問“甚麼意思?“
         “我不知道……但這真的是事實,鶴丸國永大人並不是暗墜者,他是被害的,但是……我忘記了,忘記了他是怎樣被害……不論怎樣我也記不起來……“昨晚鶯丸的行動,令藥研回想起一些很恐怖的記憶,即使甚麼也看不清,但恐懼的感覺卻不斷湧現出來,他心底知道那是很重要的記憶,但不論他怎樣鼓起勇氣,也無法回想起來……
         “既然記不起來,就不要強迫自己。“雖然鶯丸很想知道藥研的記憶,了解事實真相,但是在看到藥研的樣子,他便收起此想法,此時藥研最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回復精神……

       「真的是奇怪,只是差一步就可以了解一大半事實的真相,但偏偏為了一個失去信心的付喪神而放棄知曉真相,真溫柔啊…鶯丸……」

        “真的可以?但鶯丸大人不是也想查出真相的?“回想起昨晚鶯丸對一期哥說的話,藥研不解問。
        鶯丸轉摸了摸藥研的頭,溫和的道“你的感覺比事實真相還要重要,所以振作起來,和我一起找出真相,好嗎?“
        “嗯…“藥研微微露出笑容,雖然仍是沒法完全振作起來,但總算肯露出平常的笑容。

【本丸   幻天房間】
          “一期哥,為何會在這裏?“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緩慢走進幻天的房間對着天下一振問。
        “那退呢?“天下一振裝作溫柔,模仿着「一期一振」的語氣問。
        “來找老虎的……呀!“懷中的小老虎跳了下來,和站在五虎退身邊的三隻老虎看着天下一振,可愛的樣子立刻變得兇神惡煞,像要把天下一振吃掉。
        “……“老虎們發出低鳴像在警覺着天下一振。
        “啊?“五虎退不解的看着發出怒吼的小老虎道“小老虎,甚麼事?是一期哥……“
       看到五虎退的老虎如此憤怒的看着自己,天下一振露出帶點詭異的笑容,道“不愧是作為刀劍的吉祥物,即使主人忘記了,但你們也不會忘記曾傷害主人的人的氣息。“
        “甚麼??一期哥?“五虎退完全進入不解狀態,只見其中一隻老虎突然跳起,想要撲上天下一振那兒,在五虎退打算大叫制止小老虎時,天下一振拿出太刀,讓老虎咬緊自己的刀柄,然後再用力將老虎扔到地上,幸好地上有榻榻米的覆蓋,小老虎的傷勢才不重,只是暫時站不起來。
        “小老虎!“看到自己的小老虎倒在地上,五虎退立刻走上前,檢查老虎的傷勢,另一方面天下一振把屏門關上,一面冷酷的看着五虎退。
        聽到關門的聲音,五虎退立刻回頭,看着自己的大哥竟感覺到一絲恐懼,看着大哥冷酷的神情,五虎退像還抱着一絲希望道“一期哥……為何關上門……一期哥……“
        看到大哥面無表情的無視五虎退的問題,五虎退緊張的退後一步,雙手緊握並放在胸前道“不……振哥?“

        “終於認出我了,退。“天下一振露出笑容道“還以為你已經忘記了我這個大哥。“
        “為甚麼……振哥……不是已經……“
        “死掉?“天下一振說出五虎退心中的話,往五虎退的方向邊行邊道“是啊…但我復活了,為了我們的將來。“
        

        “為了我們的將來?“五虎退重複着天下一振的話,看到天下一振走近自己,他害怕得再次退後,拉開自己和振哥的距離。
        看到弟弟如此害怕自己的天下一振,停下腳步問“退,你在害怕着我?是因為「艾莫」?“
        聽到「艾莫」,五虎退便回想起那晚的事情,在同樣的房間,艾莫大人要求自己殺掉最重要的振哥,在自己在掙扎的時候,藥研哥為了拯救自己刺傷了振哥,最終,振哥被艾莫大人所殺……

       「你就是如此,做事不顧後果,就是因為你這種任意妄為的做法,所以你才會輸。」天下一振恥笑着刺向他心臟的艾莫道。
       「你以為我會沒留後路給自己……?你以為只要殺了我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別天真啦……」天下一振靠着最後口氣,依靠艾莫的耳朵道「歷史修正者已經來了,將背叛他們的人抓回去,所以,你輸了,徹底輸了。」
  
 
      
        「艾莫大人,歷史修正者攻進來了……」看到室內的情形,石切丸愕然的站在門外,看到站在門旁呆滯的五虎退和藥研,他走進艾莫的房間,看着艾莫身前和身後各有一把碎刀,小狐狸站在艾莫大人的背後,那裏的碎刀該是鳴狐,這樣說的在艾莫大人前的便是「一期一振」,石切丸如此想着。
        石切丸走近正發呆的艾莫道「艾莫大人,危機已解除了……所有事已解決了……請隨我到後院休息吧……」
        「不……還沒有解決……」艾莫像無意識的道,像在回答石切丸般自言自語,她拿起剛用來殺去天下一振的太刀遞給石切丸,有氣無力道「替我收藏它,一個只有你才知道的地方。」
        「艾莫大人,你要去那裏?」見艾莫大人想要離開,石切丸立刻問。
        「……」艾莫看了看藥研和五虎退,再道「鳴狐的計劃失敗了,若不是藥研的幫忙,我也殺不了天下一振……所以……石切丸……留所有粟田口家的刀一命。」
        「是……」
        「等等……艾莫大人……」五虎退抓着艾莫大人的手,正想要開口問為何要殺掉振哥時,便被艾莫大叫別過來的話和被艾莫推開的動作給打斷。
         被推開的五虎退驚呆的看着已不再是如水般清澈,並變得如火般混濁的雙曈,眼角還有點血淚的艾莫大人,感到不知所措,他只聽到艾莫大人道「別惹我!你們只是我對付天下一振的棋子!已沒有任何價值了,所以……別再跟來!」

          
 
        “退,你被騙了。“,天下一振打斷五虎退的思維道“艾莫她欺騙你,所有的審神者也不是好人,所以…別再反抗我了,我要你做甚麼,你就做甚麼,聽清楚了沒有。“天下一振走近五虎退,抬手撫摸着五虎退的頭道。
        “……!“五虎退感覺到振哥正在摸着自己的頭,像觸動到甚麼神經,不敢抬頭看着振哥,口吃問“振哥……想要……做甚麼……“
       “想要做甚麼?暫時不可以告訴退聽,但是現在就請退休息一下吧…“天下一振打了五虎退後頸一下,五虎退便暈倒下來,深深的看了暈倒在地上的五虎退,天下一振將木箱放回衣櫃,便拉開屏門,直接離開房開。
       

         之所以會流血淚,是因為絕望,亦因為怨恨。

 
 
  
 

待續

語話:終於完成這章了=皿=這一部份的分鏡太多,=皿=有很多事情也要在這部分說明……=皿=,靠着那非常差的文筆,真不知何時才能完結-_-#,在此預告一下:這章後的情節會開始沒那麽歡樂,請做好心理準備(>﹏<)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