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是個奇怪的人,有着奇怪的想法,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請多多指教!

我沒有問題,我就是問題的一部分。 by 二十四個比利-雷根

活擊感想

第一次寫感想,感到奇奇怪怪的。Orz
為甚麼突然想寫感想呢?
第一個原因在於劇情太利害了,讓語熱血沸騰,第一話的藥研,第三話的鶴丸,第七話的第一部隊們,全也是語最愛的刀,三日月、山姥切、骨喰、大典太(^ з^),然後亦因為活擊,語也愛上了髭切和膝丸(^ з^),去到最後一話真的只能不斷打call,第一部隊和第二部隊結合,打1000個時間溯行軍。(^ з^)
第二個原因在於ufo的設定實在是完美的講述了時空的結構,亦解決了語的問題(^ з^)設定已get,感謝活擊。
第三個原因是土方組和陸奧守,在第八到十二話,他們之間的心路歷程實在是非常可敬的,陸奧守和和泉守的成熟,真的不知用甚麼來形容,而堀川就…只是一時看不開,最終也回來,最後語喜歡堀川那句「比起自己的願望,我決定先守護兼桑的使命。」,真的超帥氣😍。

最後最後,語要說一句話,就是「語非常愛你們呀!各位刀劍男士們」😍😍😍😚

活擊完結撒( ´▽` )ノ
第十三集很棒棒呀( ´▽` )ノ
很多話也想說,待語組織一下再寫出來(^ з^)
暫時放着這十張先(^ з^)

語的天呀!@_@
流司和諒諒合作呀!\@_@/
就是清光和藥研……@_@
嗯…不錯不錯……(你想多了…@_@)
超可愛超帥氣!!!@_@

好了,休息時間完畢,去溫習了=皿=

這裏是前來浮上水的語,再見@_@(沉下……)

咳咳咳咳咳……喉嚨痛,鼻水倒流
生病了…很辛苦……=皿=
(只是回了校兩星期)……據說生病的潛伏期約是一至兩星期…(>_今天也要上課,功課還沒有做好,下星期還有很多測驗,快要死了……o_O
誰也好,來救救語……

清光:千,讓我來照顧你吧!
語:好呀…快來現實世界照顧我……

蠋台切:讓我為主上大人煮出充滿營養的湯吧!
語:那你來現實世界餵我吧…

巴形:主上大人,今天的課堂不要去了,留在家中休息吧!
語:堅決不要…來現實世界阻止我吧…

三日月:小千銀,生病不要四處走,那可是壞孩子呀!
語:來現實世界罵我吧…

鶴丸:小千銀,這好像不是太好……

刀劍們:(受打擊……= =|||)

好,到此為止,要準備上課了,再見=皿=

緊急公告

         這裏是語,今天要跟大家說一些將來的事,實不相暪,語今年十六歲,是高中二黨一名,最初為了2019年的公開試,語本來的計畫是2018年2月頭開始不定期更文,5月開始停更,但是……天氣不像預期,在暑假補課的時候,語才真正感覺到高中黨的辛苦,無數的測驗和功課,真的是完全抽不到時間寫文,所以,現在語只好提前宣布,從今週起,罪孽將不定期更,在2018年3月將會全部停更,直至2019年的公開試完結才恢復更文,請各位諒解m(._.)m,語在這裏保證不會棄文,不論是那一個故事也不會放棄,抱歉,就稍微讓語用這約兩年時間為自己將來奮鬥。m(._.)m

發…發生甚麼事……@_@
語因為要溫習測驗,有兩天沒有去本丸@_@
今天一回來,就鍛到意想不到的浦島@_@
去玩活動時,鳴狐中傷真劍必殺@_@
然後意想不到的髭切來了@_@
之後發現平時沒有飄櫻花的大典太和小狐丸在飄櫻花(明明沒有出征…)@_@
最後和髭切單獨練度,髭切也中傷真劍必殺@_@
啊…這一小時,你們把語嚇了五次@_@
清光…鳴狐…大家,你們是在害怕語不再來找你們嗎?@_@

這裏是已忘記更文的語(>_<)

本來打算畫虛實·緣的男主角出來,誰料到當語看到一張帶面具的少年的圖片後,語便情不自禁畫了他出來=皿=……他是誰?他是虛實·緣的壞人-有翔,歷史修正者一名,是他令到刀劍男士們暗墜的( ̄Д ̄)ノ,明明是「暗墜審」一名,為甚麼語要把他畫得那麼帥=皿=,討厭呀( ̄Д ̄)ノ,這樣子的話,男主角-幸司怎算?(>_<)

夢境?

警告:有血腥描寫。
 

 

         “幸好趕得及……“我喘着氣,抬頭看了看巴士站的電子指示板,還有三分鐘巴士才到達,太好了……放假後第一天上學,我可不想遲到呀!

         很快地整理一下校服儀容,我從書包拿出一本生物筆記,盡自己所能,把昨晚抄下的重點全都記下來……甚麽?別誤會,我可不是現在才溫習,只是不想被責罰,用盡每一分每一秒,這叫把握時機。
        “嗶嗶!“聽到有人傳訊息給我,我便拿出智能電話,看到訊息來源後,原本想要溫習的心情轉眼間就消失了,我立刻輸入密碼,並開始閱讀訊息。

那是學生會主席傳給各成員的。

給各成員:
        大家在上學期努力不懈的幫助學生會,我作為主席感到自豪,但下學年還沒有完結,請各位成員小心謹慎,處理不同的事務。然後,在此說明一件事情,副主席---五甲班汝同學、財務--三丙班珍同學和體育部長---四乙班李同學,因為「學業問題」而退出學生會,他們的職位將會暫時空缺,請各位小心,祝一切安好。
主席上

         
        ……沒可能……沒可能的……小珍、汝學姐和李同學才不會因為「學業問題」而退出學生會……小心謹慎……小心……為甚麼學長要突出此兩字……是想要暗示甚麼……是有人要對學生會不利嗎?但那件事不是已經解決了?雖然我失敗了,但其他人也成功……又怎會……

        咦?你問我發生了甚麼事,那一切也要追隨回到半年前……

         我的學校等級很高的中學,老師教學非常嚴謹,測驗考試不過70分數便會被訓話,但這只是表面而已。某天,我和那時仍是插班生的蒼逆發現了這所學校的秘密,原來學校一直在使用一部洗腦機替成績很差、品行也非常差的學生洗腦,改變了他們的人格並不斷灌輸勤力好學的知識,令他們變成一個只懂得讀書的機械。
        當時幸好有主席在,我和蒼逆才沒有被老師發現,主席告訴我們,他舉辦學生會的目的是為了將學校用洗腦機替學生洗腦的事供諸於世,但單憑他一人又怎能成事,所以我和蒼逆便加入了學生會,幫主席忙。

       結果,花了半年時間籌備的計劃,最終毁了在我手上。

       那天,主席分了三組行事,一組負責到資源室複製有關洗腦機的資料,另外兩組負責破壞洗腦機,因為學校裏存有兩部洗腦機,所以我們兩組分開行事,蒼逆和我走到禮堂地下室執行此任務。
        在快要用程式破壞主機時,有位老師忽然開門走了進來,發現了我們,蒼逆迅速反應過來,不管那洗腦機是否完全被破壞,便拔出插在主機的記憶棒 ,拉着我的手從另一扇門逃走。
        很快,那老師已通知了其他老師來追捕我們,我邊跑邊打電話向主席求救,主席告訴我們往他們集合的秘密地點---體育室去,到時候以掩眼法拯救我們。
        在快要跑到體育室的時候,有一個跑得很快的老師追了上來,為了保護我不被抓走,蒼逆推我一把,並回頭截着那老師不讓他再往前走,最終,我被主席救走而蒼逆即被洗腦……
        我知道之後很後悔,即使主席他們安慰我說事情很快就會終結,但我的好朋友蒼逆已變得不再是蒼逆了……
 
        “嗶嗶嗶嗶“電話的震動聲打斷了我的思維,看到來電顯示為主席的名字,我立刻接通電話,問“主席,發生甚麼事?
         “千同學,請留心聽我說,汝同學、李同學和珍同學已被洗腦,我深信他們下一個目標是你,小心身邊的人,在警方那面,他們在昨天已拘留了校長,詢問他事情的真相,相信事情很快就會解決的,所以千同學,你一完要保持理智,直至事情切底解決為止,知道內情的只餘下千同學你和我,所以……請好好保護自己……“
        “主席,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也要好好保護自己,那麼,回校見了。“語畢,我便立刻切斷來電,開始警介着身邊的人,還有兩分鐘巴士才到達,只要這兩分鐘裏沒發現可疑事情,就可安全回到學校……

       “千!“聽到有人叫我,我立刻回頭便見到熟悉的臉孔,是我的朋友---剛才說的新生---蒼逆。
        “蒼逆,早晨了……“看到他滿臉笑容,我還是有點過意不去,語氣帶點冷淡的道。
       “你還沒有溫好生物,今天第一堂就測驗的,不合格的話,我可不陪你吃午飯。“這句話可是以前我為了你的成績好一點而不斷跟你說的,沒想到現在竟然風水輪流轉……嘛…我可跟你不同,我只有你這個「失憶」朋友……
        “一早就溫好了,現在只是覆習,覆習!“我如常的反駁着他,然後想起這個新年假發生的奇怪事情,便問“你這個新年假沒有覆我短訊,是在睡覺,還是去了散步?“我的朋友可是非常從容,優閒,最喜歡的就是散步和睡覺。
         “沒有。忙於溫習中史,現在學習要緊。“哼…我不禁在心裡冷笑一下,那洗腦機還真利害,竟可以將一個如此優閒的人變得那麼勤力,利害……利害,想到現在,我想我不得不佩服校長的發明。
        “千,你的嘴角……“蒼逆拿出一面鏡子照着我的嘴唇,我才見到我的嘴角還沾了些麵包碎,正當我打算抹去它的時候,透過鏡子反射的影像,我見到自己身後的轉角位有個人影正在監視着我……

那個臉孔……很熟悉……我在那裏見過?
……
……
……
……啊!我想起來了!正在監視着我的人是校長的優才兒子!

可惡!再看向電子板,還餘下不夠一分鐘的時間,我就可以回校,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

         “千?“蒼逆不解的看着正煩惱的我,呼喚着我的名。
         我看着蒼逆,回想起之前任務的情形,我不斷在心裡說着:“今次絕對不可以連累蒼逆。絕對不可以。“
       既然如此,那就沒辦法了,我展露出無奈的笑容,將不是太重的書包交給蒼逆,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我撒謊道“蒼逆,我忘記了帶一樣很重要的功課,現在要回家拿,麻煩你幫我拿這書包回校,再見。“不等蒼逆答覆,我便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哼…“心中有種不知明的感覺正在散播到全身,使我不禁露出冷酷的笑容,右手不自覺的除下度數不太深近視眼鏡,將它放在裙袋中,然後活潑好動的我開始進入了認真狀態。

那個學長正跟過來……我感覺到……

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利害。



         不愧是校長的兒子,跟蹤我走了五條街也沒有放棄,看來要換一換方式了,看到不夠十米遠有條天橋可以過馬路,在我這個方向的天橋底有一個貨櫃擺放着,而天橋下其實也有一條行人路給人過,那興建天橋的目的是甚麼,最主要是要用來橫跨舊區到達另一面的商場,雖然覺得這天橋沒甚麼用途,但現在卻覺得有它在是件好事,我走上天橋,學長和我保持着約二十米的距離,當我走到天橋中央時,他剛好上完樓梯,而亦當我走到天橋的盡頭,他也只是走到天橋的中央。
我緩慢地走下樓梯,一步一步貼近靠商店的欄杆,等待學長走到差不多餘下三分一的路程,我顧不及禮儀,一腳踏上欄杆,跳下天橋,幸好只是約兩米高的高度,我才沒有怎受傷的雙手雙腳按在地上,顧不得手部腳部因跳下來所帶來的痛楚,我立刻躲在天橋下,等待交通燈轉綠燈時沿着天橋底過馬路,再躲在貨櫃後一會兒,擺脫那學長。
         我想現在的學長一定猜不到我的行動正在天橋上左看右看。
        綠燈了!我沿着天橋底走,根據着我的計劃行動,在快要到達貨櫃時,我感覺到有一些東西正高速飛來,我立刻躲避到左邊,便見到一枝箭插在地上,我一回頭,便看到學長手持着弩,正在描準着我,切……被發現……那沒辦法了,不論怎樣現在只可躲在貨櫃後再想辦法,再避開學長射出的一箭後,我躲在貨櫃後,喘着氣想盡辦法……
        突然,“呯“的一聲在貨櫃上傳出,有人從天橋上跳下來,怎會突然跑得那麼快,我抬頭見到學長再度用弩指着自己,立刻在他射出箭之際退後幾步。
         “……!“因為外來的引力使我倒在地上,很快,我便從右邊鎖骨的位置感到痛楚,不用睜開眼我也知道自己中箭了。
        我睜開眼,果不其然看到有一枝箭正插在我的鎖骨前,並沒有表現得驚訝,看着學長再從貨櫃上跳下來,我掙扎的用雙手支撐起上半身坐起來。
       “如何?校長命令你來殺掉我?“看着學長走近自己,心知不妙的我沒有打算逃跑,只是在用恥笑的語氣問着。
         “校長的命令是如果你沒有死去的,就要帶回校接受洗腦教育,你將會忘記以及對警方說你們的控訴只是謊言,甚麼洗腦機根本就不存在。“學長手持着一枝箭走近我道。
        “你該知道,我是不會跟你走的,我才不要被洗腦以至失去自我。“
        “那沒辦法了,就請你去死了!“學長走到我面前,右手舉起箭,打算插在我心上,我見壯,顧不得鎖骨所帶來的痛楚,雙手抵制着學長的右手。
         “切……“學長的力氣很大,我咬緊牙關的抵抗着,見他的箭開始接近自己,我的上半身倒回到地上拉開距離,但學長仍窮追不捨,現在可是生死關頭,我不可以在這裏死掉的!

        “為何要反抗?“學長問“朋友的背叛,得不到老師的信任,做不到家人的期待,這樣的你理應感到絕望,為何你要反抗?“

絕望?是啊…我這一生從來沒有成功過,結交到的朋友不過一年就會絕交。在學期初,老師會因為我的好動而喜歡我,但到了學期末,老師也會因為我的好動而討厭我……是啊……每一年,我也只是期待平穩安然度過,但結果卻永遠使人失望。

抵抗的力量逐漸減弱,我因為學長的話失神了。

        “還真是軟弱的傢伙。“耳中模糊的傳來學長諷刺自己的聲音,但我卻沒法反駁。

黑暗裏。一對溫暖的雙手從後方覆蓋着我的雙眼,那人在我的耳邊溫柔的說着“千,你不可以死的,把他殺掉吧…“
就好像一觸即發的,我睜開了雙瞳。

       

        少女將插在鎖骨上的箭拔出來,趁那學長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刺進學長的身體裏,學長驚訝的因痛楚倒在地上,看着少女掙扎站起來走近自己,竟然沒有了反抗能力,少女蹲在學長旁,拔出刺在學長身上的箭,然後再刺進去,不斷重覆,不斷重覆,不斷重覆,不斷重覆……直至學長的反抗減弱死亡之際,少女才停手,再度掙扎站起來,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屍體,她竟然沒有驚訝的看了看滿是血的雙手說道“我就是說過,只要我進入認真模式,不論是誰也贏不過我。“

        少女按着正不斷流出血的傷口,往回頭方向走去,走了幾步,她便因為失血過多而倒在地上。

啊…我會死嗎?看着眼前逐漸變得漆黑一片的畫面,腦海裏竟浮現出是那個優閒笨蛋,不知他現在是否已經安全回到學校……

         “千……“

奇怪……為何會聽到他叫我的聲音……而且遠處有一個人正跑過來……這一定是幻覺……很累……很累……就讓我休息一會兒……


        “千!“少年跑近已暈倒的少女,將她扶起來,讓她依靠在自己的懷抱裏,並不斷呼喚着她的名字……

·
·
·
·
·
·
·
·
·

        “!“我睜開雙眼,感覺到從右鎖骨那裏來的痛楚,抬起手往鎖骨方向摸索,卻感覺不到傷痕或被醫治的的行跡,頓時,我便知道,那只是一個夢,一個在其他平行世界生活的我所發生的事情……

完結……


  


語話:自創短文來了*^O^*,原來立flag是有用的^_^,好了,這一篇小故事是語「去年」暑假所發的一個非常中二的夢=皿=,為甚麼「去年」的夢到現在仍記得?全因語的好朋友^_^  @◇白帽◇  某天和她談天的時候,讓語回想起這夢,於是寫了這夢出來(蒼逆下次再來玩吧!( ´▽` )ノ),然後,請留意這篇故事只是初稿(原因:文筆很差= =|||),遲些便會把改正好的故事再放上來的=3=,麻煩你了( ´▽` )ノ  @◇白帽◇ ,那麼,下次再見~=3=

本丸日常
經歷過小竜景光限鍛的事後,再度有連續鍛刀的活動時候,語只是抱着平靜的心去鍛(︶_︺),(雖然是這樣說,但語仍是期待他們四位任何一位會來本丸Y(^_^)Y),結果……大典太和小烏丸也來了\(^o^)/感謝清光(^ з^),最愛你=3=!

短短小劇場@_@
千銀:好了,三日月你今次沒有搗亂,我就原諒你吧^_^
三日月:哈哈…感謝小千銀願意原諒爺爺,不知可不可以讓爺爺做三天近恃呢?
千銀:讓我考慮一下先啦(滿惡作劇說,然後往清光方向走去)清光,感謝你(^ з^)。
清光:可以令千銀你開心就可以了……(害羞////)
千銀:不要害羞了,來陪我看書吧~(^ з^)
清光:嗯(^_-)

好了,今天到此,下次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