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語·銀

遺忘之意,你我相遇。夢幻之境,你我重逢。這是注定,還是偶然?




喜歡二次元,喜歡幻想,喜歡作夢,想藉着寫文去提升自己的文筆。「語」是本人的自稱,筆名的全名是千語·銀,請多多指教!

為了證明語有寫文,在此獻上一小段出來,希望明天可以寫完此章@_@

人的一生就是一本故事書

以歲數來表示每一章
那故事的前言一定是在母腹中所聽到聲音
故事的第一章一定是剛誕生時所發生的事情
直至到剛滿一歲
下一章便要開始

以特別事項來表示每一章
一章節可以是遙遙無期
一章節可以是一秒之間

每一章也代表着人生的不同階段
當踏入全新一章的那一刻
誰也阻止不到
已經成長的事實

2017年4月29日
語這一生也不會忘記
歡迎仍未知姓名的你
來到此世界
並為語揭開人生中
從來沒有預想過的新一章節
雖然最初因此沒法接受
雖然最初因此感到空虛
過程中亦因此感到失落
更被你嚇得失控哭出來
但是最後
在看見你的樣子後
內心的空虛感消失了
而且開始期待
和你一起生活
和你一起遊玩
和你一起的快樂時光

致我可愛的妹妹

罪孽三十二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有虐慎入
三十二   消逝
        鶯丸走入後院,便看到一期和堀川在那兒等着自己。在昨天,他收到一封信,那信是由堀川寫給自己的,信中提及到星凌和記憶等字眼,再加上之前長谷部告訴自己藥研暈倒的事,鶯丸很快便推測到誰把藥研弄暈,雖然不知堀川對藥研做了甚麼,但鶯丸相信一定和星凌封閉別院有關。
        這一晚,他提早來到後院,藏在暗處,等待了一會兒,便見到堀川和一期不約而同來到後院,鶯丸很快就了解到堀川和一期是一伙的,再等了一會兒,在鶯丸準備走出來時便感覺到藥研的氣息,見到他走近一期,怕會發生甚麼事便立刻阻止藥研前進。

        “鶯丸友成,你終於都來了,等候你多時了。“看着一期深不可測的雙眼配上冷酷的笑容,鶯丸對此感到陌生,但也為了不被打亂,他故作鎮定的走上前。
        “你好,鶯丸大人。“堀川站在一期旁,同樣露出笑容道。
        “一期我對你很失望,沒想到一期你竟和堀川蛇鼠一窩傷害你自己的弟弟。“鶯丸為了制止他們帶自己「遊花園」便立刻帶入話題,同時這也是為了沒有離開的藥研,讓他知道自己的大哥並不是一個可信任的人。
        “甚麼蛇鼠一窩?我和堀川只是也有該完成的目的,所以才走在一起,而且藥研的事,我只是想要收納情報,所以才叫堀川幫我忙,雖然手法是比較上殘忍,但最終我們也收到重要的情報,鶯丸友成,作為星凌的守門者,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一期冷酷的聲音傳出來,守門者嗎?對於鶯丸來說,一期道出這詞的目的應該是想要猜測自己到底記得多少,於是鶯丸便反問“甚麼守門者,我不太明白你在說甚麼。“
        聽到鶯丸的回答,一期露出輕視的笑容道“你在說謊,鶯丸友成,作為第二個願意接受星凌靈力的你又怎會忘記和星凌相處的記憶?“
       鶯丸露出驚訝的眼神,他沒想到一期已經記起有關自己的事,還拆穿了自己的謊言,一期突然變得那麼聰明,鶯丸不禁認為眼前的並不是他認識的一期一振。

        的確,在鶯丸友成面前的,並不是一期一振,而是佔領了一期一振身體的天下一振

        “你怎會知道……“與其繼續一個謊言掩蓋一個謊言,鶯丸便只可承認「一期一振」---天下一振的話,問。
        “你無需知道我為何會知道這件事。“天下一振道,然後他拿出一本已被火燒毀了約三分之一的記事本並遞給鶯丸,他看着鶯丸友成表面非常平靜,實際很驚訝的表情道“你一直在尋找這本記事本的下落,對嗎?幻天大叫那晚,我在三日月離開了廚房後發現的,我知道你一直在找這記事本,可惜,我深信你想找的東西已被火燒毀了。“
        鶯丸接過那記事本,立刻打開來看,便看到最後亦是最重要的資料已被燒毀了,鶯丸只能看到還沒有被燒毀的一小部分,有着星凌的字跡,那裏寫着:

        「和泉守兼定,暗墜……」
     
  

       “兼桑是第一名暗墜者,星凌為了查出暗墜一事便封鎖了別院,星凌拜託你守着別院門口,有甚麽可能會忘記了?“堀川咐和天下一振的話,與此同時亦在質問着鶯丸。
        鶯丸關上記事本,對天下一振和堀川道“的確,星凌她拜託我守着別院門口,但對於別院和有關刀劍暗墜的事我一點也不知道,如果你們想要在我身上找出甚麽線索的話,很抱歉,我幫不到你們……“
        “何必孤軍作戰呢?鶯丸友成。“天下一振打斷鶯丸的話問“我們大家的目的是一樣的,都是希望可以找出事實的真相,所以孤軍作戰對你來說是沒有益處的。“
        “孤軍作戰又如何?對比起和你們合作,孤軍作戰不是對我更有益處嗎,至少不會被當作壞人。“聽到天下一振的話,鶯丸輕笑的反駁道。
       “你始終也不願意加入我們!鶯丸友成!“聽到鶯丸的冷嘲熱諷,堀川沒法再忍受下去,他拔出脇差,指向鶯丸的頸部道“既然是願意歸信星凌的刀,為何不肯和我們合作,難道你就覺得發生了那麼嚴重的事,一個所謂「重新開始」的裝置就可以將所有事情抹掉嗎?“剛才在鶯丸來到後院之前,天下一振向堀川講解和「重新開始」有關的裝置,天下一振對堀川說自己的推測:

        「星凌因為暗墜一事沒法解決,所以星凌便使用了「重新開始」變成了現在的幻天。」

       “鶯丸友成,難道你相信星凌是一個會放棄我們的人嗎?“今晚的堀川在聽到天下一振的推測後,變得很不冷靜,最初答應幫助兼桑的人正是星凌,他沒法接受星凌會放棄拯救兼桑和自己的事實……

       但是堀川怎樣也想不到,天下一振對自己說謊,而自己亦因為天下一振的話動搖起來。
      

       “星凌一定有甚麼理由所以才決定「重新開始」,難道你就不想找出來?“堀川問着,雙瞳開始因為控制不住變成赤紅色。
        “我想。“鶯丸的回答使堀川血紅色的雙瞳消退變回碧綠色,堀川冷靜下來不解問“那為何?“
       “因為我不喜歡你們的處理方法。“鶯丸臉帶堅定的眼神道“你們是否不明白,你們昨天的行動對藥研的心靈造成多大的影響,幸好幻天她察覺到藥研的異況,如果不是,你們該知道後果有多嚴重……“
       “粟田口的刀沒有軟弱這兩字。如果因為這些小事而變得懦弱,那我也不會承認他是粟田口的刀。“天下一振打斷鶯丸的話喝令道。
 
       “……!“天下一振的喝令,使躲在牆壁後的藥研感到愕然,恐懼感突然襲來,使他無力的靠近牆壁,原來在一期哥的眼中,自己的行為是軟弱無能,軟弱無能的刀不配成為粟田口的刀……藥研痛苦的掩着頭腦,像有甚麼東西在藥研的心內被打破一樣,他回想起昨天幻天大將對他說的話,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像在諷刺自己般輕輕說道“支枉甚麼?連最重要的人也不認同自己,我還可以怎做……“
   

        “……!“鶯丸聽到一期一振的話顯得十分驚訝,原本他對一期一振還存有一絲希望,希望他並不是存心傷害藥研,可惜,一期一振反常的心態,使鶯丸對他感到絕望。
        此外,他沒法想像還在偷聽着他們說話的藥研會因為這話而再度受打擊的表情,他不禁自責自己沒有看清局勢再說話,剛才那句話顯現他被堀川的不冷靜給傳染了。從長谷部的話得知藥研暈倒在書庫,他來到幻天的房門前聽到幻天對藥研說的話,通情達理的幻天做了鶯丸本來打算做的事---安慰藥研,使他能平靜下來,但沒想到所謂平靜的時光只度過了一天。
        “一期一振……你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一期一振了。“鶯丸表示失望的道“即使我們目標一致,我也不會加入你們,亦不會意圖阻止你們,不過……“
       “……!“鶯丸拔出腰間的太刀,指向天下一振的頸部,滿殺氣的道“如果讓我知道你們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傷害幻天或其他刀,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看着鶯丸的神情,和那時候鳴狐小叔叔一樣的動作,天下一振無情的笑了出來道“哈哈…哈,以前也有人同樣為了某人而對我說了同一句話,結果,那個人死得不堪設想,鶯丸友成,你真的做好死的覺悟了嗎?“
       “死?“鶯丸收起太刀看了看仍持刀指着自己的堀川,再對天下一振道“從我再度被召喚來這個本丸開始,我已經做好覺悟了。“
       鶯丸無視堀川的脇差,他轉身,踏出第一步,打算離開後院的時候,便聽到天下一振在背後說道“真不明白你們,為甚麼要為一個人類而做到這個地步?“
       鶯丸聽到後停了下來,「一期一振」已知道他所做的一切行動的目的是甚麼,與此同時,鶯丸也明白到「一期一振」說這話的意義何在,他是想要告訴自己,他要調查事實的真相,不是為了其他人,而是為了自己。於是,鶯丸回頭對「一期一振」道“你永遠也不會明白的,因為你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道完,鶯丸便離開了後院,在他走到剛才遇到藥研的走廊時,藥研已不在那裏了,鶯丸歎了歎氣,在內心對藥研說聲對不起,最初他只是打算讓藥研知道自己的大哥不可信任,他沒想到一期一振竟然會說那些話,雖然藥研經常也扮作大人,但其實他的內心卻和五虎退一樣也需要人愛的,在知道自己大哥不認同自己,內心一定很難受,但此時的藥研應該已回到粟田口的房間,如果走過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懷疑,這對他和藥研很不利。
       決定好回自己房間的鶯丸內心想着:藥研,請不要胡思亂想,請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他盼望以上的話語可以傳給藥研就好了。

 
        待鶯丸離開後,天下一振對堀川說“今晚的你表現得很不冷靜,堀川國廣。“
        堀川收起脇差,冷酷的道“那又如何?“
        “沒甚麼,既然沒法拉攏鶯丸友成,那我只可找其他人了。“天下一振道。
        “你打算找誰?“堀川看着「一期一振」問。
       “你待會就會知道。“天下一振走到堀川旁再說道“你要控制一下你的暗墜力量,我可不想和一個會拖後腿的人一起行動。“道完,天下一振便往前走打算離開後院。
        天下一振沒有留意到在他說完那話後,堀川所露出的奸狡笑容,他像故意諷刺「一期一振」的笑着道“哈…哈…哈…拖後腿的人恐怕是你親愛的弟弟們呀!“
        天下一振聽到後立刻停下腳步,他回頭,冷酷的雙瞳變得兇神惡煞的看着堀川問“甚麼意思?“
        “哈哈!你所說的木箱我已找到了,不過,你的亂藤四郎卻將那木箱交給幻天啊!“堀川再度笑出來道“一期一振,你看看你自己的眼神,就像要殺掉我一樣。“
       天下一振收起眼神,冷靜下來反諷刺堀川道“感謝你,堀川國廣,事情變得麻煩起來了。“
       “不用謝。“看着走回頭往粟田口房間去的「一期一振」,堀川收起笑容,如果情況許可的話,他真的希望可以殺去這個人,讓自己可以發洩一下情緒,不過,為了達到目的,現在的他只能將這些感覺埋在心底裏。

 
       「真可笑呀,本身就選擇不相信對方,但是就因為對方的某句話而動搖。」
 
 
 
       “星凌……我不會相信你會做這種事情。“

       天下一振走進粟田口房間看向正在睡覺的弟弟們,心中有着甚麼在跳動着,見到五虎退睡得不太安穩的樣子,他蹲下來,撫摸着五虎退的額頭,溫柔的道“退,放鬆下來,振哥答應你,很快我們所有人就會一個不漏的一起在宮殿裏過着幸福快樂的日子。“
       天下一振看向正側身躺着背向自己,不知是否已睡覺的藥研,天下一振的手摸向自己的左胸口,露出了不為人知的笑容。
     

       藥研沒有睡過去,他知道一期哥正看向自己便扮作睡覺,他聽到一期哥剛才對退所說的話,感到驚訝疑惑,不知該怎做……

       很累……想着這些事真的會使人身心疲累,想着想着,藥研閉上開始變得沒光采的雙瞳,昏睡去。

       在睡夢中,藥研祈求着剛才所發生的事不是真實,希望着明天是一個美好和平的日子。


待續---


語話:可憐語的藥研,來語的懷抱盡情哭泣吧!(藥:大將(-_-)……)(^_^;)好像寫得有點過火……  T_T藥研抱歉,你才剛振作起來,現在又受到打擊,一切也是作者的錯=皿=(來怪語啦=皿=)。

罪孽三十一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三十一   木盒子
        “鶯丸有事找我嗎?“三日月問着,只見鶯丸看了看三日月頭上掛着的風鈴,他記得這風鈴是那時幻天拿着此風鈴和自己討論着有關星凌的事,都已經是兩個月之前的事。
       “三日月,你有沒有向幻天說過你和星凌之間的關係?“鶯丸突然向三日月提起星凌,使三日月一時沒法反應過來,他想了一會兒,他才道“甚麼意思?“
         “我懷疑幻天對你和星凌之間的關係有所誤會,所以我才想要問你……“鶯丸停頓一會兒,再道“三日月,我開始記起一些和星凌有關的事了,所以我知道你和星凌的事,包括當天在這棵櫻花樹下發生的事,我認為你該向幻天坦白,讓她不再胡思亂想了。“
        “胡思亂想嗎?“三日月重覆鶯丸的話,再故作輕鬆道“我該說甚麼?將所有的事情也說出來嗎?“
        一陣微風再度吹來,他們兩人同時沉默起來,聽着頭上的風鈴發出鈴鈴的清脆聲音,兩人的內心也非常沉重,盡管兩人也為着幻天而想着,但兩人所行的路卻完全不一樣。
        “鶯丸記起某些事我也不覺得奇怪,只是,我不希望這些事會影響到幻天,過去的事實在太痛苦了,我並不希望幻天會因此而受傷。“
        “那就要一直隱瞞嗎?“鶯丸問。
        “如果可以,我當然希望一直隱瞞下去……這也是為了大家……“說完後,三日月故作淡定的再度看向頭上的風鈴,沒有再看着鶯丸,鶯丸聽到後皺了皺眉,閉上眼像在思考着,然後他睜眼,神情冷酷的道“三日月,請你明白,紙是包不住火的,先告辭。“鶯丸道完便回頭,便離開了前院。
       回想着鶯丸的話,三日月歎了歎氣,心情非常複雜的道“我只是希望星凌可以過得快樂,難道這有做錯?“
 

第二天
       “一期哥還有沒有事?“用了一整晚來平復心情的五虎退,在手入室擔心的問着。
       “傷勢已經有好轉的趨勢,應該很快就沒事的。“剛替自己大哥檢查身體的藥研回答,然後看一看仍沒有回頭像對着牆念壁思過的幻天,無奈的道“大將,檢查已經完成了,一期哥已經穿好衣服了。“
        作為一名女生,大將還真很有成熟女子的風範,藥研感歎的想着。
        “唉…總算完成了。“幻天放鬆下來,回頭坐在五虎退的身旁道。
        “既然幻天大人那麼介意,為何還要來手入室?“坐在屏門前的鯰尾道。
        “雖然我擔心一期,但我始終都是一個女孩子,男女授受不親呀。“幻天的臉還帶着一點紅的回答。
        “那為甚麼幻天姐姐不離開手入室一會兒,要對着牆念壁思過?“五虎退好奇問着。
        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在聽到五虎退的話後呆了一呆的幻天驚醒起來,對呀!如果剛才自己離開手入室就不用弄出這個尷尬場面出來……
        “嘛……昨晚不是睡得很好……“幻天弱弱的說道。
         “退、鯰尾,別作弄幻天大人吧。“一期用溫柔的聲線向他們兩人說道。
        “要幻天大人擔心,真是非常抱歉,而且因為我的軟弱,所以大家才會受傷,對不起。“一期向幻天道歉般低下頭,慚愧說道。
        五虎退和鯰尾像害怕幻天會懲罰自己的哥般,擔憂的眼神看着一期和幻天,只見幻天坐近一期,她微微歎了歎氣,看了看藥研,藥研看到大將看着自己,像知曉大將心意般露出微笑。
        “……痛……“幻天舉起手指,碰了碰一期臉上已用貼着的傷口,一期因此而發出輕聲的叫痛聲,他抬起頭,看着對自己露出溫柔笑容的幻天,她那紫色雙瞳凝視着自己,就好像只要這樣看着幻天大人,一期不穩的心就可以變得安穩起來。
        “一期,我從來都沒打算懲罰你,而且這件事錯的不是你,而是歷史修正者,所以別再責備自己了。“幻天道。
        “對呀,一期哥並沒有做錯,大將又怎會懲罰你吶?“藥研附和道。
        “是呀…“
        “咯咯…“屏門傳來敲門聲,得到幻天的許可拉開屏門的亂雙手放在後面說道“幻天姐姐……有些事想要找您幫忙的。“亂看到一期哥立刻問“一期哥,還有沒有事呀?“
        “沒事了,亂你找幻天大人有事嗎?“一期問。
       “嗯…“亂點頭道“是秘密。“
       “那麼,我一會兒再過來,麻煩藥研你照顧一期了。“幻天站起來說道,和五虎退他們說了再會後,便關上屏門問着亂甚麼事,只見亂不說話,伸出左手捉着幻天的手,並開始拉着幻天走到櫻花樹旁才拿出剛才一直藏在背後的木盒子說道“幻天姐姐,這是我剛才在後院找到的。“
        幻天好奇的接過木盒子,並將它打開,只見到一疊寫滿奇怪文字的紙和一枝髮叉,幻天拿出那枝有一隻微小雪白的雪鴞吊掛在頭上的髮叉。
        “很美麗……“她看着那雪鴞,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不禁贊嘆道。
       “鳴……“突然間,一陣的暈眩襲擊幻天的頭腦,使幻天立刻掩着頭,她模糊的聽着亂急促詢問着自己發生甚麼事的聲音。與此同時,她的腦海也傳出一把之前曾經聽過的聲音。

       「嚇到嗎?」……是誰?

       「那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嗎?」……為甚麼送禮物給我?

       「因為你和雪鴞一樣冰雪聰明。」我……聰明?

       「你拯救了我……星凌……」星凌……

       「請你救救我……星凌……」星凌……


        「……星凌……你忘記了我嗎?」


        “幻天姐姐!“亂的大叫使幻天清醒過來,她看着亂抓緊自己的肩膀,擔憂的看着自己。
        幻天清醒過來,即使腦海的聲音消失了,但幻天仍記得那一把溫柔而帶點活潑的聲音所說的話,她看一看自己手中的木盒子,難道這是星凌---以前的自己留下的木盒子?她這樣想着,然後抬頭向亂說“亂,我沒事了,感謝你將這盒子交給我,但我有個請求,希望你不要將找到木盒子的事告訴給其他人聽,可以嗎?“
        亂微微點頭笑着答應“當然吶。幻天姐姐可以放心交給我。“
        “謝謝你,亂。“



      「藥研,作為護身刀的你,會不會幫助我,打敗你的振哥?」

       「退!危險呀!」眼見五虎退快要被一把太刀刺中,來不及衝上前拯救五虎退的藥研拋出自己的本體短刀,刺向那敵人的胸部,當藥研走到五虎退旁,他才見到那持着太刀的敵人的模樣,那就是振哥……
        為甚麼振哥要殺掉退?
       「藥研藤四郎!你竟敢刺殺你大哥?」振哥雙眼發紅,兇神惡煞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我只是想要保護退……為甚麼……

       “……“藥研睜開雙眼,幸好剛才的夢不止於會令他嚇的坐起來喘着氣,他苦惱的抓了抓頭,坐起來,看到睡在自己旁睡得比較安穩的五虎退,內心的不安已經消失了,看來今晚沒有發惡夢,藥研不禁想着。
       藥研看向睡在大家中間的睡床,卻見不到一期哥的踪影,不安的心情再度出現,他輕輕的走出粟田口。睡房,希望能找到一期哥去了那裏,事實上,對於幻天大將的話,藥研也是認同的,但是今天鯰尾他們卻一直也在一期哥的身邊,長時間的交談是做不到的,所以如果現在找到一期哥的話,藥研他就打算將堀川的事告訴一期哥。
        藥研緩慢的走到後院附近,看到一個背影跟一期哥很相似的身影,正當他打算跑過去叫着一期哥的名字時,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藥研的背後,他用一隻手捂着藥研的口阻止他發出聲音,藥研一時來不及反應,便只能發出很輕微的唔唔聲,藥研使力反抗,那人的另一隻手很快就緊緊壓制着藥研的雙手,不讓藥研反抗。
        藥研的雙手被壓制着,他無法了解為何自己剛才竟沒法探測到其他人的氣息,他用頭反抗着,希望可以擺脫到捂着自己嘴的手,然後向一期哥求救,但是此人的力氣很大,即使藥研使力掙扎也沒法掙脫,竟然間,藥研的腦海閃過一個畫面使他感到害怕,他猛力的掙扎起來,然後他聽到一把熟悉而溫和的聲音道“藥研,冷靜一點。是我鶯丸。“
        是鶯丸大人……藥研停止了掙扎的動作,但恐懼的心情仍支配着藥研,即使他看不清那個一閃而過的畫面,但他知道那畫面對自己來說是恐怖的存在。
       鶯丸見他輕微的喘着氣,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的動作嚇到了藥研,為了安撫藥研的情緒,他道“藥研,放鬆一點,我不會傷害你的,堀川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是來幫你的。“
       堀川的事!為甚麼鶯丸大人會知道?藥研想着,但聽到鶯丸大人說是來幫自己,藥研便慢慢冷靜下來,喘氣聲亦漸漸減弱起來。
       見到藥研冷靜下來,鶯丸再道“藥研,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來幫你的,一會兒我會放開雙手,但你絕對不可以走過去一期那兒,如果你走過去的話,不論是你,還是我,還是五虎退,還有幻天大人也會有危險,明白嗎?“
        這是一個信任的問題,對於鶯丸來說他是想要相信藥研,亦同時希望藥研會選擇相信自己,他緩慢的放開捂着藥研的口和雙手的手,期待藥研不會逃去一期那兒,最終鶯丸收起手,看着藥研的反應,只見藥研沒有衝上前,他回頭看向鶯丸大人,一如既往認真的表情看着鶯丸,藥研選擇了相信鶯丸大人,為了五虎退和幻天大人。
        鶯丸鬆了口氣,他對藥研說“感謝你相信我藥研,但是現在不是說這些事的時候,明天我會告訴你一些事情,現在你要回你的睡房故作睡覺,不要給堀川和一期看見你。“
        一期哥和堀川?藥研驚訝的睜着眼,只見鶯丸大人已鎮定下來,經過藥研,走到後院去,藥研便聽到一期哥對鶯丸大人說“鶯丸友成,你終於都來了,等候你多時了。“
        “你好,鶯丸大人。“藥研聽到堀川的聲音,為何一期哥會和堀川一起找鶯丸大人。

       “沒想到一期你竟和堀川蛇鼠一窩傷害你自己的弟弟。“藥研聽到鶯丸說這話,藥研再度驚訝起來,然後他聽到一期哥輕笑的說道“甚麼蛇鼠一窩?我和堀川只是也有該完成的目的,所以才走在一起,而且藥研的事,我只是想要收納情報,所以才叫堀川幫我忙,雖然手法是比較上殘忍,但最終我們也收到重要的情報,鶯丸友成,作為星凌的守門者,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那個人就是一期哥……是一期哥叫堀川傷害我……一期哥和堀川是一伙……怎會有可能,怎會變成這樣……

        我最重要的人竟然是要傷害我的人……怎會可能會是這樣……我……

待續---

為甚麼語永遠也要做一些明知自己會後悔的事。
完全沒法了解。
所有人也只是想着自己。
就不能為他人想想嗎?

因為第二張有點蒙糊,所以現在重發,語對此表示抱歉m(._.)m

這就是第三十章的一些設定(請不要介意語字醜和寫錯字=皿=(有沒有寫錯字語也不是很清楚o(>﹏<)o)),若有甚麼不明的,可以問語的^_^

罪孽三十

設定:
*本丸有三任審神者
*三日月照顧了三任審神者
*三日審
*鶴審
*數珠丸擔任重要角色(但好後才出現)
*第三任審神者名為幻天
*第二任審神者名為星凌
*第一任審神者名為艾莫
*暫設定be
*有其他刀劍男士出現 
注意:大量ooc,有大量私設。
三十    隱瞞
 「晚上」
         “……“在審神者房間,三日月坐在幻天的對面品嘗着由幻天所泡的茶,因為幻天沒有告訴給三日月是甚麼茶,所以他便神情奇怪的微微喝了一少少茶,像害怕幻天會用甚麽奇怪的東西來作弄他一樣,結果,三日月喝到的茶有點辣的感覺,很快他就聞到一陣薑的氣味,他再品嘗一下,再度確定自己的答案,他放下茶杯,露出微笑道“這是薑茶嗎?“
         “是呀!幸好蠋台切在廚房裏有一些薑在,好不好喝呀?“
         “好喝呀。很久也沒有喝過這麼濃味的薑茶了。“聽到三日月這樣說,幻天立刻鬆了口氣,她還害怕三日月會不喜歡薑茶的味道,幸好三日月喜歡。
        “……三日月……我已經知道了。“輕鬆的環境在幻天說了這話後消失得無影無蹤,幻天認真的眼神看着三日月,三日月便馬上明白幻天句中的意思,她已經知道出征時所發生的事,三日月沉下臉色,問“是誰說的?“
        “是堀川。“幻天回答“晚飯後,堀川來到我的房間告訴我的。“幻天看了看三日月的表情,她歎氣道“今天歷史修正者的作戰方法比以往的不同,我一定要告訴給超時政府的,我知道三日月你是想維護一期,但在這件事上,一期並沒有做錯的地方,所以說三日月你是在擔心我懲罰一期嗎?“
       “不是的……“三日月的眼神顯得對幻天的話感到驚奇,難道堀川沒有將一期疑似黑化的事告訴給幻天聽?三日月想要隱瞞一期的狀態是有原因的,他在那時疑似黑化的一期所散發的不妥殺氣中,感覺到和以前某人所散發的殺氣相似,沒錯,那個人就是在艾莫統治本丸時的近恃---天下一振,三日月不敢想像天下一振回到這個本丸後會發生甚麼事,亦不敢胡亂猜想,所以他選擇向幻天隱瞞,並藉此想要查出一期和天下一振有沒有任何關係。
         “唉…“幻天再度歎氣,無奈的道“所以說這個本丸裏的刀全都是小朋友來的,本來就是小朋友的就要裝大人,而本來就是大人吶,就像小朋友一樣,真是服了你們。“
        “哈哈……那就辛苦幻天照顧我們了。“三日月舉起衣袖,掩着嘴笑着,然後站起來對幻天說“爺爺我可不能太晚睡覺,先睡了,小幻天可別看書看得太晚啊!“向幻天道完晚安後,便離開了。
         在三日月離開了審神室後,幻天便立刻收起笑容,看着剛才三日月喝了只有一半的薑茶,她低下頭,故作輕鬆道“看來他還有事情隱瞞吶。“

         「 三日月爺爺是否大將的支柱?」

       想起今天藥研問自己的問題,幻天露出無奈的笑容道“怎會可能是啊…他是一個甚麼都隱瞞的老爺子,連感情……也要隱瞞着……難道我就那麽不可被相信嗎?“
       

「手入室」
         因應着幻天的吩咐,一期一振要在手入室休息一晚,等待傷口能完全的被治癒,一期一振睜開眼,坐起來,目光銳利的看着除了自己便沒有任何人在的手入室,呼喚了一個名字。
         「狐狸式神。出來吧!」
        出現在一期一振旁的並不是甚麼人,而是這個本丸的狐之助,狐之助看了看一期一振的樣子,本來沒有表露任何感情的臉頰,更是目無表情的聲音卻帶點好奇道“哎呀哎呀……沒想到天下一振殿下真的回來了,這一次博士又猜中了。“
       天下一振聽到後冷笑道“「又猜中」是甚麼意思?不過,現在的我只是在那傢伙最軟弱的時候暫時佔領着他的身體,也不算是回來。“
        “所以你叫在下的名字是想要做甚麼?“
        “告訴我,這個本丸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根據博士給在下的任務,你所問的問題,在下只會告訴你八成的答案。“
        “博士也太惡趣味了,最重要的兩成不告訴給我聽。“天下一振露出無奈的笑容,就好像和老朋友說話般說道。
        “來自博士的回覆:「這才變得更有趣。」“天下一振看着狐之助目無表情的臉孔,就好像透過這臉,便看到那男人諷刺的笑容,他想那人現在一定在透過狐之助的雙眼觀察着這個本丸的狀況,觀察着自己如奇蹟般回來後所有的行動。
        “好。即使沒有那兩成答案,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找出來。“
        “來自博士的回覆:「有志氣,祝您成功。」以及,你的同伴留了一封信給你,那傢伙將信藏在你的枕頭下。“天下一振聽到後,立刻從枕頭下拿出堀川給自己的信,閱讀着。
        那一晚是他吩咐堀川向藥研下手,因為他想了解清楚這本丸的情況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堀川的信是這樣寫着:
      
        「已經聽從你的吩咐,問了你最想了解的問題以及最重要的問題,沒想到你的弟弟那麽頑強,首先,根據你弟的說法,鶯丸友成是其中一個我不知道的知情人士,我已按照那晚你所說的話,約了鶯丸友成明晚在後院會面,接着,在聽到你弟的回覆,我懷疑他的記憶有被混淆的情況出現,因為我的情況和其他人不同,所以只可以說和你預測的一樣。」

        記憶可真奇妙,天下一振這樣想着,他認為這個本丸的刀劍包括自己的弟弟,將艾莫和星凌相處的記憶混淆了,大慨就是將本來和艾莫相處的記憶,被改成和星凌相處的記憶。
       天下一振一直在觀察這個本丸的變動,然後被他發現了這本丸的異況,先不說審神者的情況,經歷過「replay」的刀劍不該會有之前的記憶,經歷過「replay」的本丸更沒可能會留下上任審神者的遺物,經歷過「replay」就等同於一切歸零,不會出現其他不是「零」的事物出現,包括所謂的記憶。
       
       “第二任審神者---星凌是否沒有使用「重新開始」的裝置?“天下一振開始了問問題,他希望可以盡量以是非題問狐之助,殺狐之助一個措手不及,說不在意那兩成答案是騙人的,萬一那兩成答案是甚麼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有可能會因此走錯方向,所以他所想的問題要比狐之助和那男人更長遠更仔細。
        “來自博士的回覆:「真是想得非常仔細。」“狐之助道完停頓了一會兒,像在思考着答案,然後再道“因為這條只有一個關鍵答案,所以不需要作任何隱瞞,答案是沒錯,的確不是是凌使用「重新開始」的裝置。“
        沒想到這一條會答得那麽爽快,天下一振這樣想着,但這也很好,解決了他的大疑問,他再問“若果不是審神者啟動此裝置的話,會對本丸造成甚麼的後果?“
        狐之助聽到後,再度思考起來,今次的思考的時間比起剛才的慢,就好像要考慮多種情況,狐之助開口道“來自博士的回覆:「不愧是天下一振,你比起原本的你還要更聰明,這條問題的答案吾不會有任何的隱瞞,要啟用此裝置所需要的條件是運用審神者的靈力,替本丸的一切,刀劍的記憶作重置,如果沒有審神者的靈力,本丸的一切事物將不會被獲得重置,而再度獲得重新的刀劍會根據過去對審神者的忠誠認定他對審神者的記憶有多深,但這只局限於只作為審神者的刀劍。
        而這個本丸的情況比較特別,因為第二任審神者星凌在任時,有一部分本屬於艾莫的刀劍決定追隨星凌,他們接受了星凌的靈力,成為了艾莫和星凌同時擁有的刀劍,故此直至現任審神者幻天出現時將他們重新召喚,本作為艾莫而決定要跟隨星凌的刀也會根據過去對她倆的忠誠認定他擁有的記憶,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本丸正經歷第三任審神者的管治,他們一直都認為這個本丸只有兩人,那就是星凌和經歷了replay的幻天,所以他們會誤以為和艾莫相處的記憶是和星凌一起相處的時光,所以造成記憶混亂,但這個情況不會維持很久,有一些人開始察覺到了,很快他們便會知道這個真相。」“
        “誰呀?“天下一振聽到後立刻問。
        “這要由你自己找出來了。“狐之助道“來自博士的回覆:「天下一振,吾有一個任務給您,以作為您之前任務失敗的補償,因為吾還沒有找出為甚麼接受星凌的刀劍不會受到反拙的後果,吾懷疑星凌---即現任的審神者幻天和艾莫有着某種關係,吾要您查明此真相,並將仍潛逃的艾莫抓回來。」
       “艾莫她還沒有死去?“對於【博士】所說的,天下一振感到意外。
       “還沒有,那一天她在殺了您後便離開了,雖然那時她已經身受重傷,但沒想到她竟然能逃走。“狐之助回答“如何?天下一振殿下,願不願意接受博士給你的任務……為了你的夢想……“
        天下一振回想起自己的目的,再度回來這個本丸代表着上天給他多一次機會實現自己的理想。沒錯,既是理想,又是夢想,既是計劃,又是目的。
        “我願意接受。“天下一振毫無疑問說道。
        “那需要多少時間?“狐之助問。
        天下一振舉起三隻手,充滿志氣道“三星期。三星期會給博士滿意的答案。“
       “那就好了。“狐之助道
       “再問一條問題,抓到艾莫後,要怎樣做?“天下一振問
        聽到這問題,狐之助像露出奸詐的笑容向天下一振道“作為背叛者,就該和背叛者的下場一樣……如果天下一振殿下找到她的話……殺掉她……在在下看到的地方……殺掉她……

……殺掉她……


         “我要怎樣做?如果天下一振真的復活的話,他一定不會袖手旁觀。“三日月站起櫻花樹下想着,一陣微風輕輕吹來,他聽到頭上傳出鈴鈴的清脆聲音,三日月抬頭,便看到以前送給星凌的風鈴被掛在樹上,因為微風吹來而令到它發出清脆的聲音,正當三日月正疑惑是誰掛上去的時候,有一個人走近三日月,他開口叫道“三日月。“
        三日月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便立刻回頭,他看見鶯丸站在自己的後面,好像有話想說的看着三日月。

【既是理想,又是夢想,既是計劃,又是目的。】

待續----

補充:因為語害怕大家看不懂這篇天下一振和某博士的對話,所以語在課餘時間綜合了語刀劍世界的某些設定,因為說明了是在課餘時間而不是在家,所以語只能用紙筆記錄下來,故此會以照片公開(請不要介意語字醜= =|||),想要尋找語的設定,可以去語的專頁看,而且因為有很多設定包含着戲透,所以只能公開一部分不會戲透的設定,其餘的設定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再公怖。

語話:第三十章了,沒想到語竟已寫了一半,然而這一半卻好像和沒有寫沒甚麼分別T_T(其實並不是,只是前半部分埋下不同的伏筆,不知大家找不找到=0=),而後半部分會開始解說並進入語最期待和最刺激的部分。(或會再埋多一至兩個伏筆=皿=)請大家期待一下吧!下章見!

罪孽星期三前更,請等多語一會兒m(._.)m

嚇到語了⊙_⊙,沒想到一早起床便見到50名粉絲,語期待了這天很久很久了,真的很感謝大家的關注,你們的喜歡,你們的支持,肯定了語要繼續寫下去的決心=3=,希望大家可以繼續支持語的故事世界,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o^)/